嚴師出高徒──華佗學藝


現在,人們稱讚醫生的高超技術經常用「華佗再世」這個詞語,充分體現出華佗醫術的高明。那麼,華佗是怎樣跟師傅學藝的呢?

華佗的師傅是個老郎中,這人脾氣古怪,與眾不同。那時候,各行各業師傅收徒弟,是把徒弟當奴僕使喚,洗衣煮飯,掃地倒尿,什麼累活髒活都做。這老郎中不是這樣,他在書房門口貼了一副對聯:

不倒尿,看水穿石悟訣竅
莫洗衣,見病如親學功夫

誰要是來學藝,就先到書房門口對聯下來「考」一下。

這天,華佗來投師,老郎中還是不改老規矩,把華佗帶到門口,讓華佗看了對聯,問道:「華佗,你記住嗎?」

華佗說:「記住了:不倒尿,看水穿石悟訣竅;莫洗衣,見病如親學功夫!」

「好。你懂這個意思嗎?」

「我不懂。我慢慢學吧!」

「好!」

老郎中高興了,因為好多年輕人來投師時,都說:「懂。」一懂就壞了,老郎中就不收了。因為講起來簡單,做起來複雜啊!於是,老郎中帶著華佗到後園,指指水檐下一塊青石說:「什麼時候,水滴石穿,你就學好了。」「嗯!」

第二天,老郎中開始門診了。一天下來,老郎中看了五個病人,全要華佗把病例記下來。記一個,老郎中問一下:「華佗,你怕麻煩嗎?」「不怕。」「華佗,你怕辛苦嗎?」「不怕。」吃了晚飯,老郎中把華佗叫到跟前,說:「華佗,你把今天五個病例,查對一下醫書,看看用藥有無差錯處。」

華佗在燈下,對著病例,翻著醫書,一行一行地看著。五個病例弄好,也差不多二更鼓盡。華佗伸個懶腰,打著呵欠,感到疲勞。於是脫衣上床。剛好上床,老郎中來了,他說:「華佗,我來給你講課。」華佗只得起來。講完課,老郎中說:「師傅引進門,修行在個人。你自己看吧!」於是,老郎中向外踱著,學著老夫子的腔調,哼著詩:「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用功時……」華佗聽著老郎中的詩,不覺舌頭一伸:「好嚴的老頭兒,這比洗衣倒尿難多啦!」又用心地看下去……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老郎中都這樣要求著,華佗勤奮學習,毫不鬆懈。

一年下來,華佗的病例已記了一千五百多個。這日,老郎中問道:「華佗,一千五百多個病例中,有多少黃疽病?」華佗說:「三十二個。」老郎中又問:「這三十二個用藥都相同嗎?」「沒有一個相同。」「為啥!」「根據老師教導,因為病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初患和復發等不同情況,因此用藥各不相同。」

華佗像背書一樣地回答,老郎中高興得直點頭。直到晚年,他才收了這麼一個稱意的徒弟。華佗的功夫過細、過深,使他佩服,老郎中戲謔地說:「看樣子,水滴石穿快了!」華佗謙虛地說:「早咧!」

一天,一個產婦難產,去請老郎中和華佗。老郎中到了產婦家,沒費多大工夫,孩子就生下來了,可是落地沒有聲音。老郎中招呼華佗說:「這是羊水悶的……」華佗沒等老郎中說完,就彎下腰,用嘴吮吸著胎兒嘴裡的羊水,孩子「哇」的一聲哭了。產婦全家高興極了,熱情地款待了師徒倆。

師徒倆高高興興地回到家,走到檐下,老郎中指著青石說:「細水滴穿青石,全靠功夫深啊!」華佗點點頭!走到書房門口,老郎中指著那對聯說:「華佗,如今你領會了吧?」

華佗望著老郎中,懇求他說:「老師啊,我還是領會不深。」老郎中高興地說:「你的話對啊,學無止境嘛!當初我行醫時,就遵循兩條:一是多熟讀醫書,多臨症;二是對病人‘不是親人,勝似親人’。你如今兩條都已具備,就出師去闖吧!常言說得好,‘只有狀元的學生,沒有狀元的老師’,我相信你將來會大有作為的。」

華佗牢記老郎中的話,依依不舍地告別了師傅。果然,他後來行醫出了名,名氣比他的師傅還響,還大,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