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黃奇帆

2017-09-29 10:02 作者: 東方安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餵,奇帆同志嗎?」「是是,我是黃奇帆」。「奇帆同志,如果對國務院的工作有意見,可以通過正常的組織程序提出來嗎」。「溫總理,我…………」。這是黃奇帆擔任重慶市長後,回上海和舊友吃飯,席間發了點牢騷,第二天就被中南海的溫家寳知道了。溫家寳是什麼人,溫家寳是線人。在中共體系內,還有一條線是針對黨內的。項英就是被線人警衛員幹掉的,龔楚也差一點,朝鮮戰場上的督戰隊就是整這盤菜的,政治部主任具體落實。

溫家寳修理,黃奇帆肯定不服氣,但也無可奈何。在黨內,比的就是政治能量,跟懂不懂經濟無關。黃奇帆的本事,就是能裝矮人。裝矮人不稀奇,能裝到被別人看起來自然而然、真心誠意,這是大本事。薄熙來看見鄧樸方的輪椅車過,躬身謙讓,這不是裝矮人;黃奇帆鑽在薄熙來脖子底下「如魚得水」,這才是裝矮人。說白了,是一副奴才相。我知道我在做奴才,大家也知道我是做奴才,並且我把奴才做的沒有半點屈辱感,反而有滋有味,這是黃奇帆的過人之處。

在重慶,黃奇帆經歷了六任書記,兩個男女做夫妻,還時不時有磕碰。在這個體制內,上下級,就是主子和奴才的關係。大凡有點個性的,或者邊緣化,或者挂冠而去,或者有紅色背景。黃奇帆能在夾縫裡生存,並且做出點成績,實屬難能可貴。正是薄熙來任上,給了他施展的空間,所以這個「如魚得水」,也並非全部馬屁,也有由衷之言的成分。「懷才而遇」,作為一個有抱負的官員,還有比這個更幸運的事嗎!何頻說,薄熙來落馬,黃奇帆沒怎麼落井下石,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然,還是薄熙來任上,有一張圖片,黃奇帆穿著軍大衣,冒著寒風,坐在軍用卡車上,視察重慶的城市建設。圖中的黃奇帆貴為市長,有些寒酸,連一個局級幹部也不如。說明黃奇帆在薄眼中,屁也不是,我替黃奇帆不值,也佩服黃奇帆的耐氣。忍常人所不能忍,耐常人所不能耐。這也是黃奇帆之所以成為黃奇帆的原因。明顯,薄熙來是在挫挫他,他卻似乎甘之如飴,不時捋一下掛在頭頂的三根額毛,接受採訪一臉狡黠。讓我感覺薄熙來想對他撒氣,一拳打在棉花上。也許,這就是侍奉六任市委書記而不倒的秘訣。黃奇帆這個人,一臉人精、有福相,也似乎玩得轉道家心法,「抱樸、守雌、懷柔、示弱」。我跟黃奇帆離了十萬八千里,得不了黃奇帆半毛好處,我就佩服他一個把奴才做到骨子裡的人,又能伸展了才智,也不枉為官一場。有多少人「天生我材必有用」豪氣在官場內耗中消磨殆盡。

黃奇帆從上海外放重慶,本來是為了完善履歷,提升升遷空間。不知為何在重慶踏步了這麼些年。官場上,稍一不慎,就是滅頂之災。當年,上海培養的三個後備幹部陳良宇孟建柱黃奇帆,現在看來,黃奇帆最弱。本文開頭黃奇帆被溫家寳吃癟,就是一例。發個牢騷就能被內線偵知,說明官場上,人人沒有安全感。接電話的時候,作為人精的黃奇帆背上一定冷汗直冒。在我看來,黃奇帆的第二個關卡,是帶了七十輛坦克,奔赴美領館,妄圖沖關,抓王立軍。在瓜民看來,黃奇帆是受命於薄熙來,似乎很容易擺脫干係。但擁兵、帶兵,在有司看來,是忌諱中的大忌諱,當年五大司令對調,就是控制軍權,對軍人帶兵尚且忌諱,不要說外客帶兵了。但黃奇帆接受鳳凰採訪,神情輕鬆,顯然是高層有人替他說話,擺脫了干係。至於今後會不會老賬新翻,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要弄你,再說得清楚的事情也說不清楚。「伍豪事件」、「高崗事件」、「叛徒、工賊」,歷史上例子不要太多太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