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泉佃:狗如此,人如何?(圖)

2017-10-25 09:37 作者: 李泉佃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善良和愛,使人性閃耀光輝(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Pixabay)

【看中國2017年10月25日訊】我跟有過很深的幾次交集。

遠的,就不說了。近的一次,是四年前。

那一年,年近九十的父親,身體嚴重不適,只能坐在輪椅上。深感來日無多的他,開始交代後事,包括幾天前,宅子裡溜進來的那條流浪狗。

這條有著黑白相間花紋的母狗,不僅瘦骨嶙峋,而且渾身惡臭,進我家時,已是奄奄一息。

即便鄉下盜狗賊猖獗,但它仍「安然無恙」,毫髮無損,可見它是何等的落魄,何等的悲哀。

剛開始,它只是在我家宅子外,透過柵欄,怯怯地看著在院子裡晒太陽的父親。

已是言語不清的父親,突然有一天,跟我妹妹說,得把它叫進來。

父親甚至說,它肚子裡有小狗。

我們都驚訝於父親的清醒。

我們遵從父親的意願,將它請進了家門。

沒多久,它脫胎換骨似的,身上的瘡疤好了,皮毛油光發亮,肚子果然鼓了起來。父親說的沒錯,它是有了身孕。

它的到來,讓父親久違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家人面前。

可是,才個把月,父親就走了。神奇的是,本來好好的它,竟然也無疾而終,跟著父親走了,讓我們唏噓不已。但它,留下了三條小狗。

父親在世時,老愛講宿命

記得,他講過一則故事。說是有個漢子,三十多歲了,還沒討到老婆,便去找相命先生,想問個究竟。先生跟他說,早著呢,你的另一半,還在襁褓裡。還說,她就在某個山村,若不信,你找去。漢子聽了,甚為失望,但也有些好奇。於是,翻山越嶺,到了一個山旮旯;突然,聽到嬰兒哭啼聲。循聲而去,一隻破搖籃裡,躺著一個女嬰。漢子悲從中來,心想,等她要等到猴年馬月。於是,拿起一塊小石頭,砸向女嬰額頭。女嬰「哇哇」大哭,漢子慌不擇路,跑回了家。

可是,漢子等啊等,媒婆跑斷了腿,媳婦依然沒著落。到了五十出頭,雲開日出,漢子終於抱得嬌娘歸。一天,妻子梳頭,漢子看到她額角有塊疤痕,問咋回事。不料,妻子說,小時候,不知哪位狠心的,趁她睡著,拿石頭砸了她的頭。漢子聽了,抱住妻子,痛哭流涕。

想起父親的宿命論,就想起那條流浪狗。或許,前世,它與我家,與我父親,有過什麼因緣。

有一天,跟一位愛狗人士聊起此事,她建議我一定要看看《一條狗的使命》。

我是極少進影院的。想去,《一條狗的使命》已過了映期。正遺憾,有線電視網路恰好在推介這部電影。

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將自己關在家裡,將自己的感情,注入到影片中那條叫貝利的狗身上。

早前,曾被《忠犬八公的故事》這部電影虐得死去活來,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而如今,《一條狗的使命》再次讓我淚水漣漣。

影片在敘述的過程中,以溫情的底色,搭建了那條流浪狗四段命運的藝術張力。鏡頭裡,一條狗悄悄睜開了眼睛,先要猜猜自己是誰,從貝利到艾麗,從蒂諾到巴迪,不同的名字,演繹的是不同的「人生」:生為流浪狗的淒苦也罷,幸為寵物狗的安逸也好;還有,警犬的無畏,喪家犬的無奈,一條狗,每一次生命蝶變的背後,呈現的是處境更為複雜的人類個體:受傷的少年,獨居的警察,自憐自艾的單身奼女,被家暴的家庭婦女……但他們最終都因一條狗的緣故,收穫了圓滿的人生。

導演的高明之處,在於沒有讓影片停留在過度悲傷的敘事,而是通過流浪狗每一世生命的飛躍,窺探生命背後的人類行為——親密的,冷漠的,疏離的,熱情的,卑微的,浪漫的,以及永恆的……並竭力通過自己的——一條狗——的努力,讓人間充滿溫情。

愛是個永恆的話題。尤其當下,大家都在談愛,甚至經常無中生有,以愛的名義,去命名一些本是平凡的日子,讓人覺得過於做作,過於矯情。

而真正的愛是什麼?讓我們聽聽貝利生命最後的一段獨白:首先要開心,力所能及的事情,要竭盡全力地去幫助別人;舔你愛的人,對過去的事不要一副苦瓜臉,對未來也不要愁眉苦臉,活在當下。

《一條狗的使命》,自始至終沒有提及「使命」二字,但貝利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無非要告訴我們:竭盡全力地去幫助別人。

貝利的前世今生,父親的宿命論調,歸集到一個問題:狗如此,而人如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