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慶:我為隋牧青律師作見證(組圖)

2018-01-26 06:56 作者: 張國慶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隋牧青 律師
隋牧青律師(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1月26日訊】二十多年前,我與隋牧青是戰友、十年前,我們是心靈知已、五年前,我們把酒臨風;一年前,我們精誠合作,全程援助陳犯雲飛的「尋釁滋事案」,但就是這次,他因在成都新津縣看守所接見當事人陳雲飛時,有拍照取證之嫌,引發獄方追責,這也成為他如今被廣東有關方面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理由之一。

為陳雲飛辯護,本已是極富勇氣的非凡之舉,難能可貴的是,隋牧青在全程代理中,除了往返成都至廣州的機票外,他全程未取分文報酬。這差不多也踐行了律師職業的至理名言:鐵肩擔道義,刀筆訴民情。

這其實是一樁非常繁複的公民人權官司案,每一段經歷和點滴的回憶,都充滿傳奇。

2015年3月25日,陳雲飛因煽顛和尋釁滋事罪身陷囹圄,成為成都新津縣看守所裡的憨逗囚徒,我旋即會同冉雲飛和譚作人先生一道,與陳雲飛的家屬和親人商榷,共議為他尋找辯護律師的事宜,幾經推薦、遴選,我們最終將目光一致投向廣州著名人權律師隋牧青,他的辯護風格和維護當事人權益的膽識和勇氣,在江湖盛傳已久,令人欽佩不已。

當我們試探著把邀請電話挂過去時,沒想到隋牧青二話沒說,就爽快應承下來,他還特別表示,陳雲飛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傳奇好漢,他將全程法律援助,不收家屬分文。

但僅僅過去3個月,那年7月9日,因眾所周知的「律師門事件」,隋牧青律師隨即也失去了自由,鐵窗漫漫,時局艱難,我們雖然不住地為他禱告,卻也不知他前面的吉凶禍福,只得忍痛臨陣換將,重新邀約廣州的劉正清律師與成都冉彤律師搭配組合,組成陳雲飛案律師辯護團。

2016年12月26日,陳雲飛案一審,控辯雙方對陣激烈,並就庭審程序發生了摩擦,甚至還出現了抓扯,場面沸騰成了一鍋粥,陳雲飛當機立斷,當庭解聘律師,一審法棰剛剛敲響即告流庭。

此時,隋牧青在經歷半年的牢獄之災後,雲開霧散,重回人間,陳雲飛案一審流庭次日,他便匆匆給我挂來電話,要求重回辯護團隊,我那時與上海張培洪律師剛好聯繫上,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便留有餘地的告訴隋律師,容我們商議後再給他回覆。

我與冉雲飛和譚作人先生照例走民主協商機制,我這次定意要請張培洪律師作主要辯護人,是因為他具備與隨牧青律師同樣的勇氣和睿智,但張培洪律師還是基督徒,他能帶給陳雲飛一些屬靈的生命安慰。剛剛受洗歸主的冉雲飛馬上附和了我的觀點,表示認同,就在我們最終確定聘請張培洪律師的那一刻,冉雲飛突然來了個腦筋急轉彎,他說且慢,張培洪律師已報讀華西聖約神學院,正從律師向傳道人轉型,我們暫時不要打擾他的好。

儘管我仍有堅持,但投票結果是2:1,我服從了冉雲飛和譚作人的最終決定,但作為補充,我特別推薦自己所在的成都秋雨聖約教會年輕的郭海波律師作他助手,這樣仍然能在刑辯與屬靈生命安慰上各得其所。

這時已是2016年最後一天,我當即通知隋牧青律師,請他盡快來成都一趟,與地方法院銜接,查考電子案卷,並與當事人陳雲飛盡快見面,為庭審的到來作周密、穩妥的辯護準備。

隋牧青果然就是雷厲風行的人,元旦剛過,他就迫不及待飛到成都,既來之則安之,直到後來陳雲飛二審結束,隋牧青每次來蓉,都棲憩在我家裡,他是資深的基督教慕道友,我們雖然也會有一些小的紛爭,但那段時間,弟兄和睦同居,總有說不完的時事,道不盡的話題,他是一位視野開闊、學識豐富、情感充沛、胸懷天下的良心人士。

2017年1月12日,我陪同隋牧青律師和郭海波律師前往成都新津縣看守所探訪陳雲飛,那天一切都很順利,尤其讓我感動的是,探訪結束後,隋牧青律師還刻意找到看守所領導,為陳雲飛遭受的不當處罰和應有的公民權利,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交涉,隋牧青辦案觀察入微,作風老道老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事後,我特別發了一則微博,向社會各界簡略介紹這次探訪的情況。

陳雲飛

令人匪夷所思並眼界大開的是,隋牧青在探訪時用手機特別拍了一張陳雲飛獄中照片,他笑嘻嘻地轉給我,說你看看這個「壞人」現在是胖了還是瘦了?我驚喜莫名,問可以發出去嗎?隋牧青說拍了就是拿來發的,下午3點左右,我又補發了一則微博,並把這張照片也發了出來,這是陳雲飛與外界失聯近兩年後的首次「露面」,從現實到歷史都彌足珍貴。

陳雲飛

箴言書說:「但義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這似乎就是對隋牧青此行的預表,就在回程的路上,陳雲飛在獄中不當受刑留下的傷痕,老是在他眼前晃動,他心裏磕磕絆絆,十分難受,覺得律師就應該鐵肩擔道義,把真實情況記錄下來,於是決定第二天再次前往新津看守所探訪……次日,探訪結束時,當隋牧青決定拍下陳雲飛肘部的疤痕,並接受陳雲飛遞出來的書面材料時,遭到獄方強力阻止,並從日午留置到次日零晨後才予以釋放。

這是隋牧青在14日凌晨透過微信朋友圈發出的簡短情況通報。

隋牧青

縱觀整個過程,隋牧青一直是知法守法者,他甘為當事人冒險,主意也是收集證據,維護法律和當事人共同的尊嚴,但奇怪的是,就在此事發生整整一年之後,2018年1月22日,隋牧青律師突然接到廣東有關方面「行政處罰預先告知書」,該告之書稱,根據隋牧青在北京某法庭與成都新津縣看守所發生的「違法事實」,決定對隋牧青作出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

這已成為2018年開年之初轟動中國律師界的大事。

我不知道怎麼來安慰隋牧青律師,但我知道他比我更加堅強,我只想站出來為他作榮耀的見證,他的確是一個好律師,好到肝膽相照,好到情同手足,好到傾蓋如故,好到榮辱與共……他律師職業生涯,因著這些美善的見證,必將充滿鮮花和掌聲和美名!

魯迅曾說:「中國一向就少有失敗的英雄,少有韌性的反抗,少有敢單身鏖戰的武人,少有敢撫哭叛徒的弔客;見勝兆則紛紛聚集,見敗兆則紛紛逃亡……」這入木三分的讖言,於隋牧青是一種意味深長的褒賞,我擷錄下來,連同盛開的臘梅花,貼在中國隆冬的窗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