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季風書店「關」後記(圖)

2018-03-21 09:26 作者: 於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3月21日訊】季風在1月31日被迫關閉後的一週內,遣散了絕大多數員工,除了遣散費和交錯的眼神,相互間只有無語凝噎。家當能賣的賣,能送的送,還有少許就留在原地了,比如那件《創造亞當》的玻璃屏風。1100平米的季風書園空空蕩蕩,如同2013年搬進來之前的場景,就好像期間什麼都未曾發生過。志願者們在2月7日季風頭七的那個夜晚,默默地拿來食物和酒,在書店遺址舉辦了一場地下運動會。然後,我們就遁形了。

有位好心的交大校友阿珍說:「把剩下的書架和書搬到我這兒來吧,我這有個新開的家居生活館需要書香,也給你們留一個讀書兼善後的地兒。」真是雪中送炭,她一定是那位田螺姑娘!於是我們趁月黑風高帶著二十幾個書架、三千本圖書以及五位同事,搬進生活館的一隅。不掛招牌,不做經營,不通知讀者會員,不接待狐朋狗友,深居簡出,基本脫離那個喧囂的新時代。每天當窗理書架,對鏡貼憑證。出版社的尾款,部分儲值會員的餘額,以及季承者的善意……我們不希望失信於任何人,不想以任何理由使季風成為爛尾。

這樣挺好,我們和這個世界互致白眼但互不干擾。經過了一個春節假期的調整,我們的心態已然祥和,情緒相當穩定。新的地方雖然不大,但一如書店般的安靜。遺憾的是,書欲靜而風不止。不知從哪兒得到的消息(佩服監控技術力量之高超),沒出三天,先是物業頻頻登門,說我們給他們帶來了大麻煩,他們按指令給每個書架上的書拍照,告誡我們不准賣書(沒想賣)、辦活動必須申報(沒想辦)。之後是公安出場,找我那位好心的校友談話,警告她不得接納我們在此地辦公。物業按指令每天早中晚三次來現場巡查並向公安匯報情況,另有便衣不定時出沒。物業經理已近崩潰,我那位校友也心力交瘁。所處園區的上級大領導傳話,如果我們不搬離,將終止園區和我那位校友的場地租賃協議(太任性了)。

這著實令人心焦!如此低調地隱身於此,已漸入修心養老狀態,居然被快速捕獲並驅逐,那是否意味著在上海任何一個角落都無法放下一張季風辦公桌?各位長官,在這張辦公桌上,我們要處理出版社的應付款,要償付儲值會員的餘額,要如約給季風會員提供新書信息,這些不辦不行啊,一諾千金變成一地雞毛,那誰來收場?這會不會給新時代添亂?

有種感覺叫春光明媚下的走投無路。

為了不給校友惹更大的麻煩,我們必須要再搬一次了,還好,這次的家當已經不剩什麼了,書和書架都留下,我們每人一個包袱皮兒,就可以昂首上路了。只是,去哪兒呢?(如有好建議,歡迎致電——收留熱線18301750392)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