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事件向內引火 腐敗入「芯」 江綿恆被揪出(圖)

2018-04-22 11:35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興事件已向內引火,除倒逼中國科技自主,或延燒科技腐敗問題。
中興事件已向內引火,除倒逼中國科技自主,或延燒科技腐敗問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4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高科技企業中興通訊受美國政府制裁,中國在高科技領域與美國的巨大差距引發中國輿論深刻反思的同時,陸媒披露,中國官場腐敗亦在科技領域存在,官方每年在相關領域投資上萬億的科研經費,不知花到什麼地方去了。公開報導顯示,被稱「中國第一貪」的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在這一領域布局頗多,連有「中國芯之父」之稱的鄧中翰,也傳是江的利益關係人。不過江家在這一塊的利益近年已被當局觸碰。

陸媒揭晶元科研領域腐敗:錢都花哪去了?

美國政府日前宣布,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出口包括晶元在內的美國產品。由於中興幾乎所有產品領域都依賴美國晶元,讓中國產業界、民間和官方都措手不及。

陸媒《新財富》4月21日報導說,從沒有像這一刻這麼清醒地感知到「無芯之痛」,意識到國產自主化「趕英超美」言之過早。

針對有批評指,「晶元工程師吐槽:共享自行車燒錢幾百個億,尖端科技卻鮮有投資」。報導糾正說,實際上,中國在半導體領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資金,規模數以萬億計。問題在於錢花到不該花的地方去了。

據悉,中共十三五規劃期間,政府第一次以市場化投資的形式推動半導體產業鏈的發展,成立投資基金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為大基金)。

大基金股東們實力強大,包括中央財政、國開金融、亦莊國投、華芯投資、武岳峰等資方,還包括中國移動、上海國盛、中國電子、中國電科等電子信息公司。大基金於2014年9月24日成立,初期規模1200億元,截止2017年6月規模已達到1387億元。現「二期」正在醞釀中,規模或達1500-2000億元。

大基金撬動了地方政府層面的產業基金,截止至2017年6月,規模達5145億元。大基金撬動的資金即將直逼一萬億元,且不論這還是10個月前的數據。

截至去年11月底,大基金已成為38家公司的主要股東,覆蓋17家A股公司和兩家港股公司。大基金和國內另一個半導體投資驅動引擎「紫光集團」都在砸錢建廠。目前,中國在建的22座晶圓廠中,有17條產線會在2017年年末至2018年形成量產,新增投資約6000億元人民幣以上。

報導還稱,中國進口半導體支出,已超過了石油進口支出。而據全球頂尖的自然出版集團在2015年發布的《轉型中的中國科研》白皮書指出,中國現在的研發投入和科研產出均居於世界第二位,「研發投入(投入強度)已與英美等發達國家相當」。

報導據此認為,科研投入不存在資金缺少的問題,但是砸下巨額科研費用之後,技術創新卻收效甚微。真正的擋路石其實是科研經費的分配問題,是花錢體系有問題,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低、浪費大。

報導披露每年萬億的科研經費去向:

一是每年開不完的會,出去玩的差。

2016年陸媒報導,過去數年間,全國科研經費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發,60%用於開會、出差。一開會,就可以報銷差旅費、汽油費,甚至經常以因公出國、出國考察的名義,變相超預算,就算是清華、北大也不例外。

有科研人員透露,所謂出國考察不過是走走看看就完事,其餘大部分時間是用在旅遊觀光上。

二是買不完的設備。

每年撥一筆經費下來,第一件事就將團隊裡所有的筆記本、掃瞄器、手機等資源更新一遍,有時候一個導師手裡有好幾個課題,還能領到好幾臺最新的筆記本電腦。而高校內部也存在二八法則,有錢的大學怕錢花不完,而有些實驗室則窮得連儀器都不夠用。

三是包裝概念攢項目,套取課題經費。

經費被濫用的情況在科研體制內部非常嚴重,有些重大課題動輒上百上千萬,資本的誘惑大過踏踏實實搞科研。

比如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2002年從美國買來了10樣摩托羅拉的56800晶元,然後找民工,將晶元表面的MOTO等字樣全部用砂紙磨掉,將晶元打上「漢芯一號」字樣,並加上漢芯的LOGO,接著通過層層關係,搞到了各種權威機構的證明材料,宣稱是中國首個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端DSP晶元。

陳進一口氣申請了數十個科研項目,甚至矇騙國家總裝備部申報了「武器裝備技術創新項目」,前前後後沒有一個機構發現問題,騙取了高達上億元的科研基金。這一事件舉國轟動。

川普封殺中興助習近平反腐抓江綿恆?

時評人士陳思敏4月22日在海外媒體撰文認為,川普(特朗普)封殺中興,倒有點幫習近平反腐的意味。

文章稱,中興曾被宣傳是「深圳的驕傲」,孰悉這方面歷史的人都知道一個背景,2000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親自去中興通訊,大談「自主晶元」的開發,但1999年交給自己的兒子江綿恆主導的同時也在大搞腐敗,江綿恆以中科院副院長身份,指揮了中科院、國防科工委、科技部、工信部、上海市科委等眾多部門,江綿恆自己也親自下海想在上海搶搞「芯」都,但不是為了研究而是為了名利,那時候相關領域就鬧出不少騙取科研經費的假髮明、假專利、假創新。

江綿恆被指為「中國第一貪」、「電信大王」。曾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上海分院院長、,2015年1月,江綿恆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現為上海科技大學校長。並擔任中國網路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董事會成員。

上世紀八十年代江澤民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生孩子、拿綠卡,觀看中國形勢。1992年江澤民手握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於是江綿恆帶著美國籍的兒子全家回來。1994年,江綿恆僅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之後入股中國網通、拆分電信、吞併北電信和網通……表面上上聯投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至2001年,上聯投和上聯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

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就囊括了中移動、中網通、中聯通等全球最賺錢企業。這些企業都成了江家的「錢袋子」。而江綿恆涉足的經濟領域還不僅侷限在電信行業。

「中國芯之父」與江綿恆關係被提起

4月20日,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北京主持召開雙週協商座談會,當晚央視的新聞聯播畫面中顯示,有「中國芯之父」之稱的鄧中翰,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出席會議。

身兼中星微集團創建人、董事長,「星光中國芯工程」總指揮,中國科協副主席,中國晶元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的鄧中翰是中國晶元技術界的重要人物。

不過,鄧中翰受關注,除了因為他是中興事件的「關鍵人」,以及是中共軍中女歌手譚晶的丈夫,他與江綿恆的關係也被提起。

《希望之聲》4月22日援引2014年4月23日一篇舊聞披露,鄧中翰是受江系死黨李嵐清一手提拔的,在鄧中翰1999年10月海歸創業後,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也於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長。據說鄧中翰選擇創業的領域,還是江綿恆早早把持住的晶元利益。

據稱,鄧中翰的「中星微」1999年底創立之初,就有信息產業部作為主要股東參股,時任副部長、已被判無期的張春江即江綿恆大馬仔。中星微並且承擔了國家戰略項目「星光中國芯工程」,所以在晶元的黨政軍市場,鄧中翰應該是包攬了很多,包括國防大學。去年落馬的上將王喜斌在2007年9月至2013年任國防大學校長。

江綿恆上海「中國芯」廣告被拆

習近平上臺後,江綿恆把持的科技領域的利益圈已經受到衝擊。

2015年12月27日,江綿恆的親信、前中國聯通董事長、時任中國電信董事長常小兵落馬。常小兵曾掌管中國聯通11年,是中國聯通任期最長的核心高管。中國聯通也是江綿恆的地盤。

臺媒《新新聞》2016年4月曾報導,臺灣首富王雪紅持有的威盛電子,因被查出一款幫中共監控異見人士的手機晶元留有後門(Back Door)程式,在北京的威盛大樓最終要被查封,並由北京法院執行。

據威盛的年報揭露,威盛與上海聯和投資成立合資公司,也就是上海兆芯集成電路公司,而上海聯和投資的代表人就是江綿恆,資本額為2.5億美元,持股比例是威盛19.9%,江持有80.1%,但據瞭解內情的人指出,王雪紅應是主要出資者。

《新新聞》指稱,2016年1月,中共軍方已經禁止上海兆芯半導體的投標資格,理由是怕被安裝「後門」程式。遍及大陸的威盛形象「中國芯」、「只要有芯,就有希望」的燈箱廣告也不見蹤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