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原理】美元錢荒之中,「慣犯」來了

2018-05-03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5月3日訊】川普政府和美聯儲正在演奏二重唱:美聯儲的加息縮表正在不斷推進,最近更傳出今明兩年會加快收縮節奏的傳聞。這讓今天的市場進入了美元荒時代,美聯儲的意思是希望繼續加劇美元荒。美聯儲的政策從不是獨立的,如果美國在貿易項下的資本外流不斷加劇,美元荒就會嚴重惡化美國境內的金融局勢,所以,川普政府也在緊鑼密鼓地通過一系列手段壓縮貿易逆差,核心目的之一就是給通過給貿易項下形成的資本外流「止血」,讓美元荒「荒」在國際市場上,改善內部的金融環境。所以,這本質是美國政府與美聯儲之間的二重唱。

只有當國際市場中的美元荒不斷加劇的時候,才會讓一些國家的債務違約,這有幾個「好處」:第一,當一國債務違約的時候,就會出現本幣貶值推動的通脹暴漲,很容易讓其自身的經濟基礎和工業化產能遭到破壞,最終實現清除全球過剩產能的目的。這裡最典型的例子是委內瑞拉,長期的高通脹之後,強大的鍋有石油產業也出現了劇烈萎縮,今天的石油日產量已經不足高峰時期的一半,即平衡了國際原油市場的供需關係,也給美國的頁岩油產量增長騰出了市場空間。委內瑞拉的石油產業已經如此,其它產業更是可想而知。所以,任何國家爆發長期的高通脹,都是對各種產能的清除措施。第二,很多美國的大企業都有強大的現金流,而美國的銀行業經過三輪量化寬鬆之後已經恢復了健康,當一些國家債務違約之後,就會面臨高通脹的烈火,該國政府就可能面臨生存危機。此時,政府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就必須向這些企業和銀行讓渡利益進行融資,希望實現資本輸入,壓制通脹,緩解自己的危機。美元資本就可以實現剪羊毛。美國政府也可以得到一些戰略利益。

對抗美元荒的唯一辦法,就是讓自己國家的管理效率和經濟效率足以抵制美元的收縮,可對於一些等級社會來說,是無法完成的任務,最終只能伸出脖子舒舒服服地等待剪羊毛(這是雙方都情願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有很多人批評「剪羊毛」的過程)。

當美元荒的時候,基於很多國家執行的是美元本位制,就會同時鬧錢荒,這是利率上漲的源頭。可是,錢荒之後就會威脅到財政收入,而等級社會的財政支出又有很強的剛性,對貨幣擴張(擴張的貨幣,要麼直接轉移支付給財政,要麼支撐資產價格泡沫,最終都是增加財政收入)有很強的依賴性,當為了財政而繼續印鈔的時候,就開始給通脹點火,通脹推動本幣貶值,對外債的償還能力下降,導致債務危機來臨。

種種跡象在表明,新的一輪新興市場貨幣貶值浪潮正在到來。在2014年至2015年的新興市場貨幣第一輪貶值浪潮中,阿根廷比索的表現「異常出色」,2014年1月23日和2015年12月兩次單日跳貶震驚了世界。最近,雖然印度盧比、俄羅斯盧布、巴西雷亞爾都出現了比較大幅度的貶值,但阿根廷比索依舊是「耀眼」的那一個。

4月26日,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下跌了1.47%,這個幅度在新興市場貨幣的貶值歷史中本不算大,但阿根廷官方公布的2017年通脹率為24.8%,2018年1月份的物價同比上漲數字為25%,這是推動貨幣貶值的強大動力,阿根廷央媽對此心知肚明。所以,隨著上週比索的貶值,央媽首先緊張萬分,生怕被脫下底褲,立即拋出30億美元(佔阿根廷外儲的5%),希望阻止本幣匯率的下滑。筆者在以前說過,任何一國央媽拋外儲保匯率都是「麻桿打狼」,純屬唬人,因為這意味著匯率的基本面在惡化,也意味著央媽在坦誠地說:貨幣超發的很嚴重。想必阿根廷央媽對此更是一清二楚,所以,拋外儲的同時馬上又祭出第二招:4月27日清晨,阿根廷央媽突然宣布大幅加息300基點,將基準利率從27.25%上調至30.25%,一舉震驚了市場。

這是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保匯率的兩大武器,左手是大規模拋售外匯儲備,今年印尼央行也在干同樣的事;右手是大幅加息,阿根廷的加息大戲開始登場,而且一次就是300個基點。

這兩大武器真的可以保住匯率嗎?很多專家是樂觀的,但在本人來看,是根本不可能的。根源在於,對於很多新興市場國家來說,貨幣貶值的壓力來自於財政赤字和基礎貨幣的過度膨脹。只要不能有效地管理基礎貨幣(也就是管理財政赤字),無論拋外儲還是加息,都屬於障眼法,屬於矇蔽本幣持有者的把戲。

阿根廷基礎貨幣膨脹的有多嚴重?看看在如此高的利率之下,2017年還可以實現20%以上的通脹率也就知道了。

對於阿根廷來說,更嚴重的是債務問題。根據阿根廷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全年阿根廷的外債增加了近520億美元,平均每天增加1.43億美元,平均每小時增加600萬美元。這對於GDP總量僅僅為6300多億美元的經濟體來說,速度太快了。

這些外債的借款人是誰哪?阿根廷國家統計局很坦誠,「外債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和央行的債務發行」,61%的合同債務對應的是行政領域,央行對應8%的發行債務,合計約70%。數字顯示,2017年阿根廷的財政赤字達到了307.9億美元,超過了2016年146.9億兩倍之多。這一幕並不新鮮,阿根廷以前也幹過同樣的事,那就是借外債填充財政赤字(自然帶來本幣加速膨脹和通貨膨脹,本幣貶值壓力加大),結果在2001年11月,阿根廷政府宣布無力償還外債,違約債務高達950億美元,由此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倒賬國,這一違約金額記錄直到希臘債務危機時才被打破。未來,隨著美元荒的不斷加劇,美元利率走高,償債壓力加大,同時本國通脹惡化之後還債能力受到制約,阿根廷繼續走在歷史的老路上,這是阿根廷比索貶值壓力不斷加大的根源,也讓阿根廷央媽匆忙中祭出了保匯率的兩大武器。

對於那些因為社會原因無法控制財政支出的國家來說,阿根廷已經成為典範,當然其貨幣就是「軟妹幣」,阿根廷在歷史上也成為債務違約的「慣犯」。

本世紀初,阿根廷比索兌美元為1:1,到現在貶值了95%,這就是「慣犯」的業績。

在美元荒時期,美元本位制下很多國家的財政都會面臨強大的壓力,唯有收縮財政才是對抗美元荒的根本辦法,但更多的國家無法做到,只能用下述方式應對:

第一,借外債充財政,阿根廷等是「勞動模範」。

第二,直接印刷本幣支持財政(推動資產價格是方式之一),這種勞模很多。

第三,加稅,這會讓經濟萎縮,資本逃離,需求萎縮,巴西可稱為「標兵」。

其實,無論採取何種辦法,最終的結局都是一樣的,那就是違約,本幣大幅貶值就是違約的方式與結果,另一個必然的結局就是利率大幅飆升,這會破壞很多個人和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將一些人直接推入貧困,這是最值得警惕的事情,無人能置身其外。

既然「慣犯」已經開始出場,其它的還遠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