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瘋搶中醫文化 國人卻沈迷西醫!該醒醒了!(圖)



中醫號脈(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5月3日訊】中華民族悠悠五千年,中醫是老祖宗留給我們最寶貴的財富之一。它的獨特與高明之處在於:四診八綱的辯證方法、六經六氣的對應原則、陰陽升降的平衡觀念、天人合一的整體認識、衛氣營血的循行規律、經絡臟腑的五行生剋屬性。這些共同構成了中醫一以貫之的治療體系。

據《診所老闆之家》文章報導,全球有40億人是中醫藥的受益者。而在其發源地中國,「三素一湯」(抗生素、激素、維生素聯合,加入葡萄糖注射液靜脈給藥)正成為各大小醫院的治病常方。其後果就是造成細菌耐藥,不利於疾病的治療,國人的體質越來越差!

中國人要是覺得中醫沒用,那麼只能讓外國人再來給我們上一課!

中醫在日本

中醫在日本被稱為「漢方醫學」,中藥被稱為「漢方藥」,簡稱「漢方」。

網友的一篇博文可能更能說明問題:今天上午一病人說,她在日本訪問期間感冒咽痛,去多家醫院藥店都買不到抗生素。日本的一個教授對她的行為表示驚訝,從包裡拿出一小袋貌似速溶咖啡的東東(漢方藥),說「我們日本人感冒咽痛發熱都是吃這個的!」

曾獲得日本醫師會授予「最高功勛獎」的日本醫學權威大塚敬節,1980年去世前,曾叮囑弟子:「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10年後讓中國向我們學習。」,不幸言中。

目前,80%的日本醫師會給病人開具漢方藥,從事漢方的醫師已超過10萬人。一些大學附屬醫院開設有漢方門診,大學的藥房售賣漢方藥的佔74%(婦科佔96.7%)。

漢方藥可在健康保險中報銷,約150個漢方藥處方被列入日本公共醫療保險的用藥範圍,每年的銷售額達1000億日元以上。

在日本,超市藥店中賣得最火的莫過於漢方藥,甚至中國遊客來此都會大買特買,帶回去分贈親友。

日本還有一家公司2001年向美國申請了治療潰瘍性結腸炎的專利,明確對以芍藥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遙散、當歸芍藥湯、芍藥甘草湯、桂枝茯苓丸4個復方進行保護,並且最終獲得了授權。

日本在中藥六神丸基礎上研發出的」救心丸「,年銷售額也超過1億美元。

冬蟲夏草是中國的「三寶」之一,在日本也被註冊了68個專利,當國人還在懷疑自己的傳統醫學是欺世盜名的「偽科學」的時候,日本人已經申請了《傷寒雜病論》、《金匱要略方》中的210個古方專利!有的日本企業嫌這還不夠,乾脆直接到中國開辦了涉足中藥原料的藥業公司,高薪聘請中國退休的老中醫擔當技術指導。一邊用中國的藥方和技術賺得利潤,一邊獲取中醫藥秘密。

中醫在韓國

中醫在韓國的地位十分尊貴,在成功申報「端午」之後,韓國正準備將中醫改為韓醫申報世界遺產。

早在2010年,在韓國《Career》(就業月刊)雜誌社發起評選韓國最熱門職業的活動中,中醫師就被評選為韓國最熱的職業。

在韓國,中醫師是最受人尊敬的職業之一,2000年其平均收入就位列韓國所有醫生榜首,超過西醫所有下屬分科醫生的收入。

自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韓國「韓醫」招生就為韓國最高水平,如韓國首爾大學獨立醫院等,招收韓醫人才為韓國頂尖人才,類似於協和醫科大學、北京大學醫學部在中國的位置。

其競爭非常激烈,考上的難度非常大,每年考進中醫大學的新生裡,很大一部分是大集團高層、記者和大學教授等相當有成就的人。

有一位專家表示,「韓國人太喜歡中醫師這個職業了。韓國一年有750名中醫師從大學畢業,韓國目前有1.4萬多名中醫師。中醫師5年前就已經超過需求了」。

但還是有很多年輕人千方百計地想學中醫。許多韓國學生,由於考不上國內的中醫學校,就來到中國留學,據統計,每年大約有1萬名韓國學生到中國學習中醫。

中醫在美國

近年來,美國公眾和醫學界逐漸認識到中國傳統醫學的安全有效和通用廣泛的特點,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願意接受中醫治療。

美國的超級著名健康節目Doctor Oz(奧茨醫生秀),主持人為一個畢業於世界頂級醫學院的美國心外科醫生,在自己主持的節目中體驗針灸並拚命宣傳普及中醫針灸best of best。

據NCCAOM進行的一次全國性調查表明,美國每10個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過針灸治療。在這些人當中,又有21%的人除了針灸之外,還同時使用過中藥、推拿、按摩等方法來治病。

此外,有60%的美國人表示,他們在需要的時候樂於考慮把針灸作為治療病症的一種選擇。

美國好萊塢許多的明星、籃球巨星都非常認可中醫,甚至美國軍方也開始大力運用中醫針灸。

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如今的美國看過中醫的人、願意接受中醫治療的人已經超過50%。美國內華達州早在1973年就通過了中醫合法化法案,這也是美國史上第一部《中醫法》。

不僅是針灸治療,中藥應用也正式合法化,該法案還承認了中醫的獨立地位,保障了中醫不受西醫影響。

兩年後,該州還進一步修改了該中醫法案,規定保險公司支付針灸診療費用。

2008年,美國有關部門拔款500萬美元給北京協和醫院,委託該院幫其瞭解中醫藥資源和開發利用情況。

這些年,美國從中國挖掘了大量的中醫人才,據說,美國還有個規定,中國七十歲老中醫,到美國去可享受「敞開綠卡」的特殊優待。

幾年前一批美國人曾以旅行團的方式到山西運城來治療結核病,當地有一位老中醫有獨門絕技。

他曾公開打擂:「你們哪家醫院說治不好,最後發了病危通知的,都可以送到我這裡。我保證一個月好轉,三個月出院。」

美國人去那裡,就是想不惜一切代價地拿到那張治療結核病的方子。

中醫在歐洲

本是西醫起源的歐洲,卻佔到全世界中草藥消費市場份額的44.5%,60%以上的歐洲人都在使用中醫藥物。

據不完全統計,歐洲目前受過培訓的中醫藥人員約有10萬餘名。

其中在職的約佔60%,中醫藥診療機構有1萬多所,大部分以針灸為主,有30%-40%的診所兼用中藥及其製品;中醫教學機構300多所,每年將向各國輸送5000多名中醫藥人員。

即使在僅有1500萬人口的荷蘭,中醫藥人員也達4000多人,擁有1500多家診所。

比起抗生素橫行的西醫,他們更推崇以自然療效著稱的東方醫術。

德國每年接受中醫治療人數超過200萬,擁有官方針灸證書醫師超過5萬,佔全德國醫生總數的16.7%。

中德1991年合建的第一所中醫院,剛開放就受到熱捧——僅預約掛號就需等半年之久,在對醫藥使用最謹慎的德國,卻擁有一大批中醫中藥的忠實「粉絲」。

在德國,看中醫個人支付的費用是看西醫的10倍以上。可以說,看中醫在德國不僅是一件「小資」的事情,還是「貴族療程」!

瑞士這個人均壽命82.4歲、排名世界之首的「健康大國」,從1999年3月開始就將中醫、中藥、針灸的費用納入國民醫療保險。

作為歐洲第一個實施中醫立法的國家,2013年匈牙利國會就通過了中醫立法,中醫師在匈牙利擁有正規的行醫許可。

並於2015年由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簽發頒布了中醫立法實施細則,開始承認中國高等中醫院校學歷,中醫師有5年相關工作經驗並符合相關條件,就可申請在匈牙利獨立行醫的中醫從業人員行醫許可證。

匈牙利總人口不到1000萬,有近600名匈牙利醫師開設有自己的中醫診所。由此可見匈牙利從醫學界到民眾對中醫的認可程度。

中醫在澳洲

澳大利亞是全球首個以立法的方式承認中醫的西方國家。從2012年7月1日開始,在澳大利亞正式註冊的中藥、中醫師能夠在澳大利亞合法行醫,並且在澳的5000餘家中醫診所被正式納入澳國家醫療體系之中。

隨著近年中醫和中藥在澳大利亞的推廣,澳大利亞社會對中醫藥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中藥也被列為澳大利亞「補充藥品」中的重要門類,聯邦政府也正式成立了國家中醫局,並公布全國中醫註冊標準。

中醫在中國

世界進入近代以來,在西方文明主導的世界格局下,中醫被步步進逼,奇怪的是:在幾多瀕臨「生死存亡」的過程中,中醫非但沒有被抹殺、被遺棄,還在21世紀科技文明的今天,廣泛傳播到多個國家和地區,這在全世界都是絕無僅有的!

中國的方舟子、何祚庥、張功耀這些口口聲聲講科學,講西方,口口聲聲要取消中醫的科學痞子,此時該做何感想呢?!

然而,在中醫的發源地——中國。不可否認,真正願意信奉中醫的人正如方舟子之流所期望的那樣,在越來越少,這場中西文明交鋒的文化戰爭,我們確已輸了一場。

據悉,世界中草藥市場總額超過600億美元,而中國大陸的份額只佔其中的2%,不及日本的一個零頭。

韓國,甚至臺灣地區所佔份額也比中國大陸多幾倍。而且這2%中的約70%還來自中草藥原料銷售,附加值高的中成藥出口是微乎其微。

一方面,是一些別有用心之人的拚命叫囂,中醫不科學,中醫應取締;

另一方面,是全球資本在世界中醫藥市場上瘋狂布局與擴張,搶挖人才秘方,搶注專利商標。

外國人真不傻,雖然他們還解釋不清中醫的六經六氣,還搞不懂其陰陽升降,但作為全世界公認有效的治療方式,中醫的療效是他們追捧的事實。

遺憾的是,多數國人一輩子不曾明白:相比佔有,失去永遠更為簡單。當這一擁有五千年歷史的傳統醫學在國外攻城拔地時,卻在本土漸漸萎縮。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