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蓋多年的真相 韓戰志願軍下落之謎(圖)


在2萬1千名中國戰俘中,1萬4千多選擇去了臺灣。
在2萬1千名中國戰俘中,1萬4千多選擇去了臺灣。(視頻截圖)

許多戰俘選擇去臺灣而不回大陸,是因為看到戰爭中中共幹部的自私本質,他們在戰場上不顧下屬死活只顧自己逃跑,在被俘後也不敢為同胞出頭。志願軍戰俘們從這些中共幹部身上認清了中共宣傳的虛假。

在2萬1千名中國戰俘中,1萬4千多選擇去了臺灣,回中國大陸國的卻只有5千多人。報導稱,這個結果,不但中共無法接受,也大大出乎美軍的預料。有人將此稱為反共和親共戰俘的大分家。

談到為什麼選擇不回大陸,被採訪的當年戰俘揭秘了很多原因。其中主要是對中共自私官員的失望,以及對中共統治的非人道的恐怖。

朝鮮戰爭開始時,中國剛剛經歷了3年殘酷的國共內戰,軍隊和平民的死傷人數以千萬計。在國民黨軍隊中,有170多萬投降後被編入中共軍隊。轉眼之間,他們中許多人又被送到了朝鮮戰場。在朝鮮戰場成為俘虜後,有的人一進聯軍戰俘營,就堅定了不回中國大陸的決心。

很多人對中共統治區的土改記憶猶新,有人還是受害者,他們知道如果回國,自己遲早也會成為清算的對象。

回大陸的戰俘張澤石,是中共前志願軍60軍180師宣傳幹事,他在採訪中說,許多決定去臺外的戰俘,個人或家庭受到了共產黨的迫害。

張澤石:「比如說打土豪,分田地,他是一個地主,家裡被掃地出門了,財產被分了,或者他的父兄是國民黨軍人在這個國共內戰裡面被打死了,或者重傷了,他內心對共產黨是有仇恨的。這部分人,正好到戰場上獲得脫離共產黨的機會,所以他們投誠了。」

選擇去臺灣的戰俘劉純儉表示,他是堅決不會回大陸的,因為他的老家,1946年被共產黨佔領後,那個清算鬥爭是很恐怖的。

劉純儉:「一到那兒,就把我家的家產分掉了,房子也分掉了,土地也分掉了。鬥爭大會的時候,它寫那個標語更恐怖,說『窮人要翻身,抓住地主老財挖苗斷根』。那就是說,不管老少,只要你是地主家的,一律都給你打死。那時還不用槍斃,槍斃他還捨不得那一顆子彈,就讓村子人拿石頭打死。」

採訪中,當年的戰俘還回憶了許多中共幹部,在被俘後非常自私,極力掩飾自己的幹部身份。

熟悉中共教育的軍官們知道,在共產黨的恐怖宣傳中,被俘就是犯罪,而且幹部、特別是政工幹部,要比普通士兵承擔更大的罪責;部隊入朝前的教育宣稱,如果幹部被俘,肯定會被美國人處死。

劉純儉:「本來按照《日內瓦公約》,原來你是軍官,你就應該管士兵才對啊。但是進到那裡面以後,所有共產黨的幹部都不敢出頭了,都不敢露臉,都不敢表明他是幹部了。那麼在裡面出頭露臉的,大部分都是原來國軍的軍官,大部分都是。」

美軍文件記錄,截至1952年10月1日,戰俘營還發現了63位未成年戰俘,其中四人是1939年出生,也就是說,1951年參加朝鮮戰爭時,他們只有12歲。

赴臺戰俘高文俊,當時是中共志願軍180師538團炮兵見習參謀,他被安排教兒童隊。他回憶說:「老共嘛,抗美援朝最小那時才13歲,有150到200人送到韓戰去。我教他們筆順、識字。」

一次戰爭中,從未想過會被包圍的中共志願軍180師高級軍官驚慌失措,在營、團建制基本完好的情況下下令「分散突圍」。很多後來回國的戰俘回憶說,「分散突圍」其實是一種委婉的說法,實際上就是各自逃命。

據《安德舍筆記》記載,分散突圍的命令下達後,中共志願軍180師丟棄了輜重,師團一級的軍官利用權力,把善於突襲近戰的偵查排和警衛班等聚集在自己身邊,挎著蒐集來的衝鋒槍,帶足彈藥和給養,再利用韓國嚮導帶路。180師的師長鄭其貴、副師長段龍章和參謀長王振邦等就是這樣突出重圍的,這些大人物北渡漢江時,遭遇聯軍阻擊,警衛戰士在水中還擊,吸引火力,不少人傷亡,掩護上級過江。

師團長們如此,其他軍官就上行下效。原180師539團副參謀長魏林和團政委韓啟明帶上各自的警衛員一起走了,一路上有零散部隊要跟隨,都被他們拒絕。

返回大陸的戰俘馬有鈞,當時是中共志願軍60軍180師538團政治處幹事,他回憶:「當時我們一個機槍連的連長,我們團裡面的高連長,我喊他高志成(音),我說我要和你一道走。他說哪個要你一道走,我不要你,你自己走,想辦法,就不願意一起帶我。」

為了逃命,很多非戰鬥人員強行跟隨,有的中共軍官這時舉起槍逼退屬下。很多戰俘回憶,優先照顧幹部、黨員和團員,是中共軍隊在生死存亡關頭的通行做法,朝鮮戰爭自然不會例外。

返回大陸的戰俘林模叢,當時是中共志願軍180師文藝兵,他回憶:「剛上戰場,有個胸章,就在胸章後面標明,是團員寫個團員,是黨員寫個黨員,是群眾寫個群眾,是班級、排級還是連級,都要寫上,目的就是以後你受傷的時候,先救幹部,先救大幹部,然後救黨員,救團員,最後才抬群眾。」

志願軍180師539團運輸連通訊員李少良:「過去說官兵相愛,為什麼現在副連長把我丟掉?以前說得漂亮,生死相顧,官愛兵,可現在誰也不管。我們暴露那隱蔽在草裡的幾個幹部,就因為不滿意他們硬要我們走開。結果,叫我們被俘。要死就死在一起!就告訴敵人,草裡還有他們躲著!」

殘酷的現實也讓中共志願軍180師538團無座力炮連電話員宋澤銀對高級軍官們失望透頂,彈盡糧絕的他乾脆選擇向聯軍投降:「上級常說,我們部隊怎麼團結,現在一到惡劣環境,上級就不要我們了,就不管我們了。」

最後,中共志願軍180師的士兵們對上級軍官只顧自己逃命,不顧下屬死活的做法相當不滿,這種不滿也促使一些人決定向聯合國軍投降。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