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正在新一輪狂歡 中國經濟卻陷入困局(視頻)


中國已經不是處在那個富士康員工頻頻跳樓,GDP高歌猛進而底層社會之殤肆意發酵的年代。取而代之的是實體經濟之困,而頻頻跳樓、速求一個終局的,反而是那些不知道如何交代過去、全身而退的社會精英。這些人和他們所服務的機構,在一個被人為拉伸延展的經濟週期中可謂得盡資本之利。
資本正在新一輪狂歡,中國經濟卻陷入困局。(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國2018年6月23日訊】中國已經不是處在那個富士康員工頻頻跳樓,GDP高歌猛進而底層社會之殤肆意發酵的年代。取而代之的是實體經濟之困,而頻頻跳樓、速求一個終局的,反而是那些不知道如何交代過去、全身而退的社會精英。這些人和他們所服務的機構,在一個被人為拉伸延展的經濟週期中可謂得盡資本之利。

金錢永不眠,而資本如「圍城」,裡面被困的人想掙脫,但不妨礙外面的人擠破頭皮也想進入。於是,企業家董明珠的「滑鐵盧」來了。據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已經對銀隆投入全部身家的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在公開場合對於這筆重磅投資卻不再主動提及。要知道,現在的董明珠,已經是珠海銀隆的第二大股東。

為何不再提及?近日珠海銀隆IPO失利,被中止上市,數月的功課算是竹籃打水,更嚴重的是,珠海銀隆自身的問題已經爆發,這個被董明珠一手捧紅的新能源企業,不僅因高速擴張帶來的資金缺口而變得岌岌可危,其技術路線上的致命錯誤,也面臨著更本質的考驗。

在股價扶搖直上的寧德時代(該企業生產聚合物鋰離子電池)面前,珠海銀隆的跌落顯得尤其觸目。其實,在過熱的新能源浪潮中,寧德時代會不會永遠沐浴在資本的熱捧中,是有必要打一個問號的。相比之下,換個角度看珠海銀隆的問題提早爆發,焉知非福?

真正的問題在於,你選擇了資本,就很難不被資本所左右。共享經濟的擔當ofo是被資本所左右的,近期小黃車要「黃」了的風言風語,拋開具體事件本身的客觀與否不論,何嘗不是對其資本依賴症的憂心:

「民營影視第一股」的華誼兄弟是被資本左右的,其老總在影視業頻頻被揭短的輿論氛圍下,最近質押了全部股票;迎風而上的富士康也正在被資本所左右,成功IPO之後,撕掉「代工廠」的標籤,在郭台銘的講話中開始變得空前重要……

董明珠的問題是,她是輕視資本的。曾經,她只用輿論的攻勢,就打退了寳能對格力的進攻;而如今,在把全部身家投入銀隆之後,她卻可能陷入資本的深坑——退,需要接受慘烈的現實;而進,不僅需要與股東們斡旋如何改弦更張,更需要拉來更多的資本填坑。

資本有時候不僅僅代表權益,同樣,當你輕視、傲視資本,你可能已經輕視了更多的、更本質的東西。除了珠海銀隆的技術取向問題,珠海銀隆的盲目擴張,格力繫帶著做空調的經驗和思維全面進駐銀隆,並掌控銀隆的主要生產環節,時至今日,只能說明董明珠並沒有在做手機交下的學費中吸取教訓。相比之下,姚振華攜寳能對觀致汽車的收購和經營,反倒可能更靠譜一些?

顯然,在資本的新一輪狂歡中,像董明珠這種敢拿身家賭一把未來的,其實並不多見。在實業維艱、風口擁擠的境況之下,更多熱衷資本「圍城」的真實情況和最終結局,其實殷鑒不遠——作為影視第一股的「華誼兄弟」,曾經在影視業的熱潮中一時風頭無兩,而如今,這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華納兄弟、在命名上帶有讓人激動的「美國夢」色彩的影視公司,其真正的國際化色彩,顯然不是「把中國模式搬到美國」,而只是體現在了華誼兩個大佬在生活、舉止和資本的「國際範」上。

債市之門趨緊,而股市之門洞開,在當下是史無前例的。在估值節節高漲,不斷有獨角獸在A股獲寵的情形之下,「獨角獸企業不要虛胖要少壯」,何嘗不是切中時弊的警語——債市的錢是要還的,而股市的錢不用還,但後者更能說明,膨脹的資本,必然激發膨脹的痴心、野心乃至歪心,新一輪經濟週期能不能啟動不說,但沈迷資本、吃相難看的,勢必還要迎來「圍城」之困。

實業維艱,未來已來,哪個才是真相?對資本的追逐,是夢想驅動,是逐利的本能,還是為了生存?這些可能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圍城」內外都需要足夠的清醒。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