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文明的消失和偽造出來的進化論(圖)



人們對進化論的邏輯錯誤卻沒有深究,因為一旦深究起來,就沒有證據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如果一個理論的證明違背邏輯,這個理論就不能成立,但是人們對進化論的邏輯錯誤卻沒有深究,因為一旦深究起來,就沒有證據了。例如用比較解剖學來論證進化,表面地說就是:「如果人是猿進化來的,人和猿就會有許多相近的特徵;因為人和猿有許多近似之處,所以人就是猿進化來的。」懂邏輯的人都知道這種循環論證毫無意義。這種似是而非的「證明」貫穿進化論,人云亦云的人們盲從地接受了它。

生物學史上最大騙局

19世紀,德國的海克爾提出了重演律學說,認為高等生物胚胎發育會重現該物種進化的過程。其實重演律本身就是一種假說,這個假設就成了進化論的重要證據:如果進化存在,胚胎發育的「重演現象」很像在反映進化的過程;因為有重演現象,進化就是存在的。這個「證據」不但運用無意義的循環論證,而且掩蓋了最關鍵的一點:誰也不明白「重演現象」和進化有什麼關係,但卻硬要說成是因果關係。

其實,重演律是在生物學還很不發達的時候提出的假說,隨著遺傳學的出現和分子生物學的發展,特別是對基因的深入研究,重演論失去了理論依據。既然過去的基因已經突變成新基因了,怎麼還重現過去的特徵呢?就連古生物學家古爾德也指出了該理論的致命缺陷,這些已是共識了。而目前許多學者也證明了重演律是一個觀察錯誤。

德國人類胚胎學家布萊赫施密特所著的《人的生命之始》一書中,以詳盡的資料證明人的胎兒自形成之始就都是人的結構,例如以前認為胎兒早期出現的像魚一樣的「鰓裂」,實際是胎兒臉上的皺褶,完全是人臉的結構,卻被硬說成「鰓裂」。胎兒在九毫米左右,身體下端的突起好像是尾巴,其實沒有任何尾巴的結構特徵,那是一條中空的神經管,它發育較快,向阻力小的方向生長,暫時向末端突出,很快就平復了。而且它是有重要作用的,根本就不是殘跡器官。

英國胚胎學家李察遜(Michael Richardson),組織了17個單位的科學家,研究了50種不同脊椎動物的胚胎及其生長過程,在經過長期仔細的觀察、記錄後,在1997年8月的《解剖與胚胎學》(Anatomy and Embryology)學報上聯名發表了他們驚人的結果——「海克爾的胚胎」是生物學上最「著名」的騙局。

根據李察遜研究,重演律有許多疑點,例如,為了將人的胚胎畫得像魚一樣,海克爾將人胚胎的鼻子、心臟、肝臟等大部分的內臟,及手、腳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長脊椎成尾巴!海克爾還隨意加添。例如雞的胚胎,在這時期的眼與其他動物不同。它是沒有色素的,而海克爾則將它塗黑,使它與其他動物看齊。還有,海克爾在大小比例上也隨意更改,他的伸縮性可達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海克爾刻意選用不同動物作為代表,卻隱瞞代表的種名,使人以為同綱的動物一定都是一樣的。

原來當年海克爾還在德國耶拿(Jena)大學任教期間,他偽造的這些假圖就已經被人揭發。李察遜為了證實這遮掩了一百多年的騙局,親自到耶拿大學去調查。實際上,海克爾當年被同事指控時,他不但承認偽造,並且被判有罪。所以,至今在德國的課本中找不到海克爾的圖畫。

創造出來的證據

如果進化存在,必然存在進化過程中物種之間的過渡類型,否則進化就是謬論。在邏輯上,過渡類型的化石也就成了進化論的三大證據之一;而事實上,這方面並沒有確鑿的證據可用。

在從猿到人的問題上,尋找過渡物種「類猿人」,早就列入了科學的「十大懸案」。數次宣佈的人類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1892年發現的人和猿之間的過渡化石「嘉伯人」,是一塊猿的頭骨和相距40英呎的一根人的腿骨拼湊出來的。學術界否定了「嘉伯人」,科教方面卻還在宣傳。直到1984年「嘉伯人」才被新發現的猿人化石「露茜」代替。但後來的鑑定中,露茜也被大部分學者否定了,科學家已經確定了露茜是一種絕種的猿,和人無關。

六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成為鳥類和爬行動物之間過渡物種的典範。後來鑑定出五具是人造的,剩下的一具堅決拒絕任何鑑定。最初的「發現者」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進化論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證據。而教科書中,對始祖鳥和露茜還是不予更正,公眾也就不知真相了。

假如進化存在,過渡類型化石就應該很容易找到,為什麼沒有呢?科教沿用達爾文的解釋:化石記錄不完全。深入一想,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隨機的,為什麼單單漏掉了過渡類型呢?《審判達爾文》一書的作者約翰遜做了這樣的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某種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痕跡……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和環境如何變化,也不變了。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

高級生命不能造人?

人類起源問題目前只有兩種現成的確定性答案:神創論和進化論。前者說人是神創造的;後者說人是從低等動物進化來的,特別是與人比較相似的猴子就是人的直接的祖先。如果進化論不能成立,那人就面臨著唯一確定的答案:神創論。

其實神造人沒有什麼不容易理解的。試想,人都能夠很輕易地造機器人——比人低等的生命,高於人的生命為什麼不能造人呢?現在一些膽大的科學家不是要用克隆方式造人嗎?如果宇宙中存在著佛、道、神等高級生命,我們有什麼理由懷疑那些高級生命不能造人呢?

那麼史前的人為什麼會毀滅呢?現在的人已經意識到了當人類向自然界過度索取、污染地球時會造成人類生存環境的惡化。過量的地下水開採會導致地表下沉,濫伐森林會造成水土流失,綠洲變沙漠,大量廢氣廢水排放導致嚴重空氣和水質污染等等。人類科技文明在進步的同時,人類的生存空間卻在縮小,生態環境在持續惡化,已到了危險的地步。這整體上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它可以引起局部性的災難,也可以引發大的災難。站在更高的角度看,當人類在文明的發展過程中漸漸失去了做人的準則,不斷偏離並最終失去了宇宙規範的做人的道德標準,將從而遭到宇宙的淘汰,並重新發展。

2000年在埃及發現沉入海底、具有高度文明的地中海古城,據不少古籍所述,它們同時也是紙醉金迷、道德敗壞之地。現在發現的巨型雕像所描述的多是當年法老古城居民極盡奢華、紙醉金迷的生活情景。從《聖經》中關於大洪水前對當時人類道德淪喪的描述,也可看出其中原因: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孽深重,終日所思儘是邪惡,心中甚為憂傷後悔在地上造人。於是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充滿了強暴。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

如果《聖經》的描述是真的,那場導致史前人類文明消失的大洪水就不是偶然的。有前因才有後果,是因為當時人類的道德水平已滑到不配做人時,人連當時的文明就被淘汰了。只留下極少數的好人如諾亞方舟的故事,重新發展人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