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不侵擾哪種人?紀曉嵐告訴你!(圖)

2018-10-01 06:15 作者: Yi-hsin Lu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自古以來世人皆道:鬼怪是無法真正侵擾、毀害到正派人士的。(圖片來源:Pixabay)

清代的紀曉嵐(紀昀)向來妙語如珠,而他撰寫的清朝短篇志怪小說《閱微草堂筆記》亦為一部精彩的歷史文獻,與袁枚的《子不語》共享盛名。紀曉嵐記載的怪奇故事雖然讓人津津樂道,卻也讓人不禁生疑:這世上究竟有沒有鬼怪?其實,在疑慮未定之間,保持清明的思緒與正直的心態才是真正重要的不是嗎?因為,自古以來世人皆道:鬼怪是無法真正侵擾、毀害到正派人士的。

小編在這裡要轉述一則記載於《閱微草堂筆記》中的鬼怪故事:

是鬼是狐

肅寧地方,有一位老儒名叫王德安,他是康熙四十五年間的進士,紀曉嵐的父親姚安公曾拜他為師。

有一年夏天,王德安前往朋友家拜訪。他因為喜愛園中亭子的涼爽寬敞,就對他朋友說自己想要住在這兒。朋友聽聞,立即對他說這兒鬧鬼,不能夠住在亭子內。

王德安狀似接受了朋友的勸告,但他卻接續講了一件自己親眼見到的好笑事兒。王德安表示,江南有一位岑某,曾經向滄州的張蝶莊家借宿。岑某借住的屋子牆上正掛著與真人一樣高度的鍾馗畫像,畫像前還擺著一架自鳴鐘。本來這些物件是顯眼難忽略的。可是,岑某卻因為喝得醉醺醺的,雙眼迷離的他根本看不到這些東西。只怕東西進入了他的眼睛,他也難辨認得清楚啥是啥。

直到半夜岑某酒醒,藉著外頭照映進來的明亮如晝的月光,他能瞧見眼前的擺設了。可是,當他聽見自鳴鐘發出齒輪殊異的格格聲響,已經是內心大驚,有點不知所措了,倏忽間又往鍾馗畫像那頭望去,就這樣誤會成自己撞見奇鬼了。驚惶莫名的岑某急忙拿起桌上的端硯,失序地擊打。

砰的好大聲響,震動了各個門窗。位居他處的僮僕們聽見了夜半聲響,都趕快一齊闖進門來查看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眾人只見岑某滿身是墨汁淋漓,整顆頭與臉面都是烏漆墨黑的,再定睛一瞧,擺放在畫像前的自鳴鐘與玉瓶磁鼎,早已是碎裂開來了。

大夥兒一聽到王德安說到這裡,明白了王德安的用意,紛紛笑開來了。有一個人笑著說道:「人們是動不動就說有鬼有鬼的,其實那都是自己在嚇唬自己呀。你說說,真正的鬼究竟在何方呢?」

這個人最後的語音才落下,牆角忽然冒出一個聲音答腔說道:「鬼呀,就在這兒呢!夜裡就會去拜訪你了,到時候你可千萬別拿硯台來砸我呀。」

當時在場的人應當是都被這聲音嚇了一大跳,而開啟這一個話題的王德安最後則是悄無聲息地走了,而沒有借宿在朋友家的亭子內。

後來,王德安把這件異事轉述給自己的門生聽,王德安說道:「鬼是不可能在大白天現身和人對答的,那說話的肯定是狐狸。依我的德行來看,恐怕是壓制不住妖狐的,所以我只好選擇避開牠了。」

結語

其實,小編看到這裡,糾結的並非那個搭話者究竟是鬼還是妖,而是那位原本口口聲聲說要在亭子住下來的老儒王德安的真意為何。

王德安怎麼會在尚且無法確定對方是狐妖亦或是鬼魂的時際就離開了呢?說句玩笑話,他一聽「有人」開口「警示」,隨後就無聲離開,事後另有一套說詞,是否在為自己當初逃離的舉動找個理由塘塞呢?況且,他大可不必離開,畢竟依他所言,他應當是認為世間的鬼魂多半是人類自己疑心生暗鬼或是誤判所致,那麼他可以等到真相大白,探一探聲音來處究竟為何物,之後再選擇或駐留。再者,王德安說自己的德行鎮不住狐妖,那麼意思是否為可以震攝住鬼魂,但無法震攝比鬼更加厲害的妖呢?

依照古人傳統的純正觀念與善惡有報的論點來看:一個正派的君子,無論是狐是鬼,自當是都無法侵犯正氣凜然之人,更何況是一位自幼就飽讀詩書,熟知歷代聖賢的金言玉律的儒生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