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省錢成了我每天必須要思考的一部分(組圖)

2018-10-07 09:00 作者: 翟錦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消費降級」成了朋友圈熱議的話題(圖: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0月7日讯】這個夏天,「消費降級」成了朋友圈熱議的話題。具象的數據似乎勾勒出了降級的圖景——汽車銷量比去年同期減少6%的同時,涪陵榨菜淨利潤大增77%,生產二鍋頭的順鑫農業,股價漲幅遠超茅臺和五糧液,方便麵的代表廠家康師傅和統一,也迎來了淨利潤的大幅增長。

哪些行業受到了經濟下行的影響?人們是否真在進行「消費降級」?前不久,我們在「人物」公號上發起了一次關於消費降級的話題徵集。

有343位讀者填寫了問卷,他們大多從事金融、建材家居、地產、汽車等行業。有房地產銷售顧問一年間經歷了「從蕭條到搶購,從搶購到平淡,從平淡到觀望」的揪心過程;有建材零售個體戶留言,「去年小虧一萬多,今年上半年就虧了兩萬多」;有突然遭遇公司倒閉的金融從業者,「這個時間,出去找工作,薪資都打折」;也有行業間接感受到了客戶的窘迫,有廣告經營者發現,客戶都在尋求廉價的廣告位,這導致在客戶數量基本沒有減少的情況下,公司利潤下滑了40%。

多數人選擇用消費降級度過寒冬,在343份問卷裡,近三分之一表示會買更便宜的衣服。有近10%決定節約在化妝品上的花銷,「不用」或者選擇國貨彩妝。此外,少吃外賣、少打車、不續健身卡成了常見的選擇,也有人有些極端地打算防患於未然,「不結婚不要孩子」。

我們從中選取了四個具有代表性的故事,如下是他們的口述。

1

3個月前,我辭掉了在廣州的銀行工作,來到深圳租房,去BAT的數據分析部門。

我辭職之前,銀行經常傳出沒有年終獎的消息。連三層樓的食堂都關了一層,十個窗口縮到了五個,葷菜大為減少,薪酬也降了,連我想要晉升的那個崗位都被裁掉了。因為網際網路金融興起,銀行的利潤被壓縮,房價上漲又一直在透支銀行的現金流,有些部門大範圍地被智能化系統取代,預計從300人縮減到30人,很多同事正被約談裁員賠償,離職流程已經在進行了。

眼看著樓塌,當然要走了。可是自己背了貸款,有一大家子要養,辭職真是鼓足了勇氣,從辭職到入職深圳的新公司,我只敢休息一天,去租房和辦理證件。

也不是沒想過在廣州找工作,但是這邊開的薪資也就一萬出頭,深圳的工作帶獎金月薪2萬,跟我在銀行差不多,而且發展空間也更大。

我的工資稅後1萬4左右,之前還在銀行時,工資還了房貸和裝修貸款後,還能過得寬裕,但現在在深圳另外租房,每週跨城往返,讓我每個月比之前要多花四五千塊,這些成本讓我的收入直降30%。再加上貸款、每個月給父母5000元生活費、一家人的生活開支,每個月連一兩百都存不下來。所以,我需要處處算計著過。

當初銀行效益好的時候,我每年換一部蘋果手機,2016年,一拿到年終獎,我就去提了輛二十多萬元的車。但現在,我開始關注加油站的活動,因為趕上活動價,加滿一箱油能便宜30塊錢。我老婆把購物軟體都卸載了。我跨城往返的時候,開始拉順風車,我以前一直都不願意做這種低效率的兼職,也覺得跌份兒,現在反而習慣了順風車司機的角色,甚至覺得這也是一種賺錢的途徑,這說明我現在的追求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這種感覺真的很可怕。

前不久,我同事跟我臨時借300元錢,我的儲蓄卡裡連300元都沒有,他讓我轉他支付寶,我愣了下,說我不用支付寶。你說誰現在不用支付寶?即使藉口這麼拙劣,我也不可能說我卡裡連300元錢都沒了。

我爸媽不知道我現在的情況這麼糟,前一陣子,我爸讓我拿兩萬塊錢給我大伯,按照我以前,這錢不是問題,可我現在只能去銀行貸了兩萬。現在,我爸又讓我拿10萬給我妹妹裝修新房,我還在苦惱要怎麼辦。

我兒子兩歲,明年就該上幼兒園了,我想送他去雙語教學的私立幼兒園,這意味著每個月要拿出4千多元錢……前些天,老婆突然跟我說,要不我們把大房子賣了,換個小房子吧,或者把車給賣了。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我們已經被壓得這麼緊迫了。

但我堅決拒絕了這個提議。樂觀地說,我覺得辛苦熬一熬,總是可以撐過去。也有可能,或許我的堅持是在努力維持自己所在的階層,賣房賣車在我看來就是階級滑落的標誌。

心裏有個東西好像被打碎了,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有能力去過更好的生活,但現在的生活不是我期望的,有一種非常大的落差感。我努力把這種落差控制在我一個人的範圍內,寧願讓自己不舒服,也不願意讓家人去承擔這種感受。

現在,同事們都是六點鐘下班,我都基本九十點才走,學習新的業務和技能,我要爭取一年之內工作能有好的變化,才能供我小孩讀書。

現在想想,我之前的人生,太順遂了。25歲結婚,27歲買車買房,28歲有了一個小孩,我原以為自己到30歲,應該當上了銀行的中層管理,再過幾年就出去創業。但是現在,我30歲,卻好像還在從零開始。

2

我是做空間與環境設計的,之前在設計院,2014年設計院改制,就出來了,跟一群設計師一起組了一個團隊,一起接活兒。2015年的時候,客戶群體比較高端,接的都是小百萬的單子,當時在外面吃飯都是高級餐廳和咖啡廳,拜訪客戶,最簡單的伴手禮也得是進口酒。

也差不多從2015年開始,就能感覺到生意不太好做了。一張普通的石膏板,單價翻了三倍。除了石材,木材鋼鐵塗料,什麼都在漲。物價在漲,工價在漲,客戶還變摳了。

以前客戶花20萬設計一個別墅院子,後來慢慢縮到了10萬,然後是幾萬,再後來沒多少人花錢請你做這些設計了。跟客戶幾次討論,從想做美式風格,變成現代簡約或北歐風,都在想法子省錢。

客戶的變化直接影響了我的收入。三年前,我只做別墅庭院的設計每月都能掙個一兩萬,現在,我不只做庭院設計,還做家裝、牌匾、菜譜設計、網紅店面設計,一個月收入才五千。

起初,我並沒有想要降級,還一心想維持以前的消費水平,把買理財產品的錢往外提,變賣不需要的電子產品,硬撐著穿訂製的衣服,出門噴香水,定期做皮膚,出入高檔消費場所,那時還抱著招來大客戶的希望。現在發現沒什麼用,我自己也維持不了。我開始變得「佛系」——塵歸塵,土歸土,本身不是土豪,撐也沒用,消費不對等的。

開不了源,我就只能節流了。

最先砍掉的是娛樂和電子產品的支出,以前只要小米新產品出來,我就會買,現在只能看看發布會過眼癮。吃飯從香格里拉君悅改為外婆家,電影院也不常去,盡量去些不花錢的地方,像河岸和森林公園,美其名曰看自然風光。

必須省著用香水這事,讓我很心疼自己。從前每每出門必噴香水,現在只有重要場合才捨得用一用。對於我來說,香水是屬於自己的獨特味道,一旦丟失了味道,就和誰都一樣了。這個重要性,跟穿沒穿衣服是一樣的。

最悲哀的是,我偷偷把我爸媽的寬頻降速了,從200兆降到了100兆,套餐一下子就便宜了八百多,我都不好意思告訴他們。

前一陣子,以前交往圈子的富二代叫我去泰國玩,半個月。我跟他說我考慮考慮,掛了電話內心掙扎。我很想去,但算一算,半個月沒收入,還得花一大筆錢,還是算了。

最終,我回了個簡訊:有活兒,去不了。其實是沒錢,連打電話拒絕的底氣都沒了。

3

我是證券研究所的分析師,選擇金融行業,起初是看中這個圈子光鮮、來錢快。誰也沒想到,現在會糟糕成這樣,每次你以為股市到了谷底,它就還能再往下走一走。今年春節各大數據出來,就看得到大消費不行了,雖然大家都在喊著消費升級,其實也就是喊喊口號。再加上房地產低迷,中美貿易戰,股市更是跌得不行。

今年是我從業第三年。入職前,我花了3萬,全力以赴地買了個香奈兒的包包,剛買時候還有點後悔,太貴了。現在覺得,幸好當時買了,放在現在,自己肯定捨不得拿出這麼多錢買包。

不用說包,現在ZARA衣服超過300塊錢,我就在網上搜仿貨,很便宜,三四十塊就能買到一件,穿幾次不行了就扔掉。

平時看上去,我們公司的首席(分析師)都是穿Gucci的套裝,銷售穿得也基本上跟名媛差不多。但我開始買仿版之後,發現身邊同事居然都在買仿的。捅破這層窗戶紙,大家開始互相推薦仿貨店鋪,我才知道原來Gucci的假貨100塊就可以買到。

不是我們虛榮,這某種程度上算是我們的行業需求,我們是向基金公司推薦股票的,太需要撐門面了,必須得光鮮亮麗,品牌包包,精緻的妝容,整齊的套裝或是名牌衣服都是標配。

其實,如果公司不少發獎金、不減少打車和吃飯、通信補貼,我們也不會這麼頻繁地買假貨。我今年工資本來應該從5千漲到1萬,但公司就漲了一兩千,我們同事調侃說,這是侮辱性漲工資。但我們不能表現出來,即使內心再不看好,還是得裝成非常有底氣和信心的樣子,你不加油打氣,股票怎麼賣出去?

有時候去見客戶,如果穿二三十塊錢的衣服,就會把妝特意化得好看些,別人也不太會注意到衣服。夏天其實還過得去,但冬天就不能脫大衣了,大衣材質很好,能撐得住場面,但裡面就撐不住了,到了室內也裹著大衣談業務,大家都很忙,也沒誰注意到這些,如果有人問起,就說自己怕冷。

其實我是心裏冷。

4

我工作了20年,現在辭職在家。辭職之前,我在一家地產管理諮詢公司工作,去年一年,我有半年時間在家待命,春節時候,公司只發了500塊過年費,你能想像嗎?

公司沒有項目是主要原因。這幾年,我們行業一直在走下坡路,我們小公司拿不到大房企的單子,小房企又拿不出錢,每單成交的金額從幾千萬縮減到幾十萬。

工作不愉快,我索性辭職在家。我先生工資8千多,我的一級建造師證每年也有幾萬元收入。我曾經天真地以為,消費降級能養活三人一貓一狗,但看到信用卡帳單的那一刻,我的內心有點崩潰。

辭職回家第一個月的花銷,我本以為肯定會在千元以下,卻花了3870元。

是不是被盜刷了?我做了EXCEL表格逐項比對:6件衣服花了2000元,化妝品400多元,魚缸和魚花了400元,大蝦、牛排、醬牛肉吃了800元,還給小朋友買了王者榮耀的皮膚。

作為一個失業的中年婦女,我意識到了問題很嚴重。以前光是好看的包包,我就買了六七十個,化妝品用迪奧,衣服每個星期都要買。這幾年,我網購花了足足有二三十萬,很多衣服真的是連吊牌都沒拆,化妝品趁著做活動,一下買了三五瓶,結果一瓶都沒用完。

我嘗試著斷捨離,把兩把閒置的吉他掛在閒魚上半價出了,還有一把2000多的,我還在琢磨要不要也賣了。在二手網站上逛久了,我自己也逐漸接受使用二手貨了。我現在用的電腦,就是1200塊從別人手裡買過來的,據說原價6000呢,我花了260元換了硬碟,足夠辦公碼字了。

我自己的消費習慣變了很多,今年過了大半年,我才買了五件衣服。寵物和孩子也跟著我消費降級,貓糧狗糧自己動手做,比買來的便宜不少,寵物受傷也不去醫院了,在家門口的防疫站處理下就行了。

孩子的補習班能省也省了,我作為一個211學校的雙學士學位畢業生,能教孩子的統統我來教。我教不了的課程才會送孩子去跟班學,比如乒乓球、游泳、跆拳道什麼的。

日子久了,我也從消費降級中得到了樂趣,我在離家4公里的村子租了一塊地,200平方米,一年租金1500元,加上買菜種、花種、化肥什麼的,一年也不過三四千,自己種加上和鄰居交換,基本能解決我們家的吃菜問題。

我現在每天六點起床,七點騎著自行車去我的田地,澆水施肥拔草,挖池塘,弄籬笆,搭涼亭,再摘幾棵油菜、一把豆角、幾個茄子回家做中飯,剪幾朵花回去插瓶裡,下午和晚上就在家休息。

這樣的生活很治癒我,田園生活讓我有了慰藉。只是有時候,殘酷的現實會突然打破平靜。一個月的前20天,我很節省,只花了2千,但總會在最後幾天遇到各種狀況,要給侄子考大學的禮金、要給先生換手機、要交保險,於是每個月也不剩什麼錢了。

消費降級,還真不是想降就降得下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