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新五馬進京」 已經折了兩馬(圖)


到目前為止,這所謂的習的「新五馬」是死的死、傷的傷,折了兩馬,還有一馬尚難平安。
到目前為止,這所謂的習的「新五馬」是死的死、傷的傷,折了兩馬,還有一馬尚難平安。(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2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江澤民原靠軍中左右手徐才厚、郭伯雄培植軍中勢力,現徐才厚已死,郭伯雄也成了「籠中虎」。此前曾有媒體曝光習近平2012年十八大前曾隱身13天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提前秘密布局軍隊中重要人事,包括所謂的「新五馬進京」。不過,到目前為止,這「新五馬」是死的死、傷的傷,折了兩馬,還有一馬尚難平安。

習近平上臺前曾曝「新五馬進京

綜合媒體12月13日報導,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於2015年3月被官方宣布未審已死,另一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則於2016年7月25日被判終身監禁。外界當時有報導指,打擊徐才厚和郭伯雄,是習近平控穩軍權的重要一步,早在習上臺前就已部署。

有海外中文媒體於2015年3月19日曾刊發報導稱,習近平上臺前,就已秘密在軍中進行重新布局,打亂了原來由郭伯雄和徐才厚在軍中作出的人事安排。報導並指這與習近平2012年13天詭異隱身有關。

據報,2012年8月北戴河會議結束,習近平9月1日出席中共中央黨校2012-2013學年的開學典禮後,從9月2日至14日,習近平曾隱身13天。

報導援引北京消息來源透露,習近平在隱身期間,秘密確定了從外地召5名高級將領進京候任新的中央軍委高層名單,即所謂新「五馬進京」,包括時任濟南軍區司令員的範長龍、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房峰輝、時任廣州軍區政委張陽、時任南京軍區司令員趙克石和時任瀋陽軍區司令員張又俠。

當時的派系劃分,認為這五人之所以在習的名單內,是因為都已對習效忠。其中房峰輝,是習近平陝西同鄉,曾被視為胡錦濤的嫡系;張陽和張又俠同是軍中太子黨;趙克石是與習近平淵源深厚的南京軍區司令,又曾任31軍軍長;範長龍據稱原屬東北軍,但後已轉向效忠習。

其後,果不其然,2012年10月25日,中共國防部網站宣布軍方四總部重大人事調整:房峰輝出任總參謀部部長;張陽出任總政治部主任;趙克石出任總後勤部部長;張又俠出任總裝備部部長。

這五人的上位,被稱為「新五馬進京」。

據悉,中共歷史上,1952年曾有所謂舊「五馬進京」之說,當時中共為鞏固建政後的中央集權,曾將5位地方局書記調入北京,其中包括習近平的父親,時任西北局負責人習仲勛;還有東北局的高崗,華東局的饒漱石,中南局的鄧子恢和西南局的鄧小平。

前述報導還引述北京軍方消息人士分析指,「習近平當時的這些做法,曾被解讀為與胡錦濤聯手,鞏固自己的軍權。但其真實目的應該是對付郭伯雄和徐才厚在軍中的人事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被認為挺習軍中太子黨的總後政委劉源在中共兩會期間也首次爆料,指拿下徐才厚和谷俊山,是習近平部署的,自己出了點小力。而當局拿下谷俊山的時間,是2012年上半年,證實習近平在任中共總書記之前,早已提前進入控軍布局。

所謂「新五馬」已折了兩馬 還有一馬命運難測

港媒有評論文章指出,郭伯雄、徐才厚掌軍長達十年,軍中大凡師級以上官員都是他們提拔,黨羽密佈全軍重要崗位。習近平接掌軍委主席時大幅換將,換上一批他信得過的人,但仍有一大批將領跟郭、徐有關係。

隨著時局的變化,所謂的「新五馬進京」說法,在現實面前已不堪一擊,在徐才厚郭伯雄一死一廢之後,當局一直在軍中頻頻清徐、郭「餘毒」。

「新五馬」中的房峰輝和張陽在中共十八大後晉身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在習近平2016年1月執行軍改後,房、張兩人分別擔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及政治工作部主任。但2017年8月兩人被曝出先後卸任參謀長及政治工作部主任,去處卻隻字未提,並雙雙落選中共十九大軍方代表。

張陽於2017年11月23日上午在家中自縊死亡。5天後,官方公布張陽在接受調查期間自殺的消息。張陽是中共40年來,首名自殺身亡的上將和軍委委員。他被指涉入郭伯雄和徐才厚的案件,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張陽自殺後,陸媒起底了張陽與徐才厚的關係。報導稱,張陽在徐才厚主管的軍隊政工系統中任職多年,張只用七年的時間就完成了從副軍職到正大軍區職的快速陞官。中共十八大期間,徐才厚與郭伯雄達成默契,安排張陽任總政治部主任,2012年10月20日晚,張陽陪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的徐才厚觀看話劇演出。四天後,張陽就升為總政治部主任,開始掌管全軍人事,同時他也是政治部系統內的最高人事主管。

中共軍報曾批張陽是「畏罪自殺」、「典型的兩面人」、「台上台下兩種表現、人前人後兩副面孔,嘴上喊忠誠、背後搞貪腐」等。

港媒披露,張陽為了當上總政治部主任,曾分別向郭伯雄、徐才厚行賄兩千多萬元。其本人也是「出了名的大貪官」,早在廣州軍區時,就因為要向其行賄得用麻袋裝,因此被戲稱為「麻袋政委」、「張麻袋」。

另外,張陽也被指生活糜爛。香港《亞洲週刊》去年12月披露張陽曾在深圳、東莞、北京多地嫖娼,數十萬元人民幣的嫖資由其友人支付。

房峰輝則被指是郭伯雄的親信,當局今年1月9日宣布,房峰輝因涉嫌「行賄、受賄」已落馬,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中共官媒指出,房峰輝的問題重點在行賄、受賄犯罪,房峰輝落馬被指是「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的重要組成部分」。

房峰輝落馬後,他與郭伯雄過往關係也被陸媒起底,據報房峰輝為上位,不惜當著外人的面,突然直呼郭伯雄姐夫。房峰輝與郭伯雄的祖籍同為陝西咸陽,且房擔任第21集團軍軍長時,郭伯雄正擔任蘭州軍區司令員,兩人是上下級關係。

消息人士說,房峰輝在2007年6月至2009年10月任北京軍區司令員期間,狂賣軍產地皮,大發橫財,其中292醫院的地皮就賣出47億元人民幣。

還有消息說,房峰輝表面上的罪名是貪腐,實際上是與前政治部主任張陽共同策劃政變,事情敗露遭逮捕。張陽於去年11月在家中自縊身亡,讓外界感覺另有背後的勢力在操作,疑點重重。

香港《前哨》雜誌文章稱,房峰輝、張陽二人抵制習近平「肅清郭伯雄、徐才厚遺毒」,暗中保護親信;習軍改時強調軍政權和軍令權分開,房和張對習近平軍改削權心懷不滿,於是二人策劃在十九大前發動軍事政變,沒想到機密被泄露,習近平果斷下手抓捕兩人,粉碎了這場軍事陰謀。

中共當局今年10月16日通報,決定給予房峰輝和張陽開除黨籍處分,兩人的軍籍和上將軍銜也被剝奪。通報還稱,將房峰輝涉嫌嚴重違法犯罪案移送審查起訴。

至此,這當年進京的「新五馬」已經折了兩馬,一人死亡,一人落馬待審。

五人當中,趙克石和範長龍均已退休,只有1950年生的張又俠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上繼續留在中央委員會,並晉身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2018年3月18日,當選為國家軍委副主席。

不過,已退休的範長龍,仍然有不少負面傳聞。

2016年3月,曾有海外中文媒體透露,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範長龍、已退役的前中央軍委委員兼總後勤部長廖錫龍,都分別向軍紀委退贓,前者涉及金額是300萬元,後者涉及金額是4000萬元,以圖獲得寬免。

2016年5月25日下午,在網上相當活躍的中共「軍二代」蔡小心曾發布一條微博,內容為「看來,軍中某條龍是頂不住了,掉下來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這條微博引發了眾多網友的猜測,多數人認為蔡小心說的「軍中某條龍」是軍隊中一位名字中帶「龍」字的高級將領,「掉下來」則是即將落馬之意。

在蔡小心這條微博的評論中,不少網友認為「軍中某條龍」是指已經退休的原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兼總後勤部長廖錫龍。但也有網友猜測「軍中某條龍」是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範長龍。

今年1月,原中央軍委委員房峰輝落馬後,香港媒體《星島日報》1月14日報導稱,範長龍已被立案審查,並稱是由已落馬的房峰輝供出的。不久,有媒體借其戰友劉文善消息稱,範長龍當時在海南與妻子劉岩療養,否認其接受調查。

2018年2月8日,有媒體報導稱,範長龍暫時已過關,但有關當局對範的暗中調查仍未停止。

至此,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上將已有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張陽和房峰輝。中共軍隊高層被揭出來群體性腐爛令外界震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