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紅軍強姦婦女 中共助紂爲虐(組圖)

2019-01-13 12:15 作者: 艾青山

手機版 简体 4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45年,佔領中國東北的蘇聯紅軍。
1945年,佔領中國東北的蘇聯紅軍。(網絡圖片)

想起往事,心中就無比的疼痛與憤怒。日寇投降,你蘇軍為什麼還要進入東北,給東北人民造成無比的深重災難,還美其名說是為了幫助中國、解放東北人民。真是恬不知恥的謊言。當時我還是個孩子,見到了蘇軍的所作所為,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和無比的仇恨。這也決定了我人生的命運,在共產黨監獄裡度過十七年。

在瀋陽市政保處,審訊員劉家玉對我解釋說,蘇聯軍隊內有些是蘇聯犯人,在衛國戰爭時期他們提出要保衛國家,蘇聯政府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才有個別的違犯紀律的事發生。然而,真是像預審員說的那樣嗎?那怎麼全東北這麼大的地方,凡是蘇軍到過的地方,無論是蘇聯軍官或士兵,奸淫燒殺,無惡不作。這怎麼能說是個別現象呢?

還有蘇聯把東北的工廠機器全部拆走,預審員劉家玉說那是蘇聯怕國民黨來用機器造出槍炮屠殺中國人民。蘇聯那麼先進,稀罕要日本落後舊機器?預審員又說:「蘇聯把那些機器都埋山裡了,以後都還給中國了。」這真是強詞奪理的謊言!

那麼蘇軍搶奪老百姓東西是為了什麼呢?中國的牛羊豬等一切物資成天用火車往蘇聯運,這又是為什麼?作為一個中國人而為外國人辯護,這些人素質該有多高?蘇聯軍隊給中國東北人民造成的災難真是「罄竹難書」,是說不盡的。

我住的村莊是一個自然小村,在瀋陽市西北郊,有一百多戶人家。蘇軍所到之處無惡不作,我們村也不能倖免。王××(因其後代仍在原地居住,顧及子女的顏面,隱其真名)的妻子被蘇軍軍官抓住,拽到磚廠空房內強姦,蘇聯士兵在外面站崗。高家十二歲小女孩也被蘇軍強姦了。還有誰家被蘇聯紅軍強姦的婦女,由於這事太恥辱了,家醜不可外揚,也就不說了。別人也就不得而知。

蘇聯紅軍在東北強奸婦女。(網絡圖片)
蘇聯紅軍在東北強姦婦女。(網絡圖片)

日本人拿中國人當牛馬,而蘇聯紅軍拿中國人連牛馬都不如,隨便屠殺中國人。在瀋陽市西北方向,有一個日本軍用倉庫,叫五八一倉庫,裡面藏有日本侵略者從中國各地掠奪的軍用物質。在這地方蘇軍就殺死中國人上萬人。這是日本人掠奪中國人的東西,也不是你蘇聯從家帶來的,你蘇聯為什麼殺中國人?你蘇聯不讓中國人拿自己的東西,你蘇聯用火車天天往你蘇聯國運,這是幫助、還是侵略中國?殺死上萬的中國人,瀋陽人都知道,這也不是造謠,也不是對蘇聯紅軍的污蔑,這是事實存在的。

蘇聯紅軍在我們村,明目張膽殺人!徐樹吉住在村東頭,一天早晨,他懷裡裝著錢想買點便宜貨。在瀋陽西北郊有一個日本的軍用倉庫叫「581倉庫」,日本投降,社會秩序大亂,有些人從五八一倉庫搶軍用品,如皮鞋、毛衣、被褥等物資,有時蘇軍也開汽車拉些軍用物資來賣。徐樹吉懷裡裝著錢在村西頭兩棵柳樹下站著等買貨,這時來了一個蘇聯兵,見著徐樹吉就翻他身上,把他懷裡揣的錢就翻著了,徐樹吉就捨不得錢,往回奪,結果錢照樣被搶走了。徐樹吉心疼錢還生氣,還站在柳樹下。不一會兒,那個蘇聯兵又找來一個蘇聯兵,先前那個蘇聯兵用手指徐樹吉,意思是說他往回奪錢,搶他錢還不滿意。兩個蘇聯兵走上前,掄起槍托摟頭蓋頂向徐樹吉就砸,把徐樹吉打得那慘叫聲整個村子都聽到。那時我十歲,那恐怖聲嚇得我心都要跳出來,非常害怕,也非常恨蘇聯,全村子沒有一人敢上前拉(搭救)的,連他家人也不敢。一直有半個小時沒有聲音,兩個大鼻子兵揚長而去了,村裡的人才敢圍過去,見徐樹吉已被打得血肉模糊,早就死了。

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錢也搶去了,又回來把人活活打死,這就是(共產黨)檢察院所說的「蘇聯對中國巨大援助」的事實。

瀋陽北郊有一條從東向西橫穿的運河,現在瀋陽市的人管它叫北運河,那時都管它叫二道溝,我們下坎子村人管它叫沙河沿,冬天枯水期河也凍上冰,人車為抄近都從冰上走。一九四五年冬,遠屯有一輛膠皮軲轤大車路過我們村附近的二道溝,老漢趕車,車上坐著老漢的姑娘。這時來了一個蘇聯軍官,把姑娘強姦了,完事還要扒大車的膠車輪胎。趕車的老漢連哭帶訴:「給我們的姑娘給糟蹋了,還扒車帶,這車還能走嗎?怎麼回家啊?我們受了小日本十四年的氣,這又受蘇聯的,蘇聯比日本還厲害,連強姦姑娘帶扒車帶,中國警察看見也不敢管……」。正好有兩個中國警察走到路旁,本來不想也不敢管,但聽老漢的一番哭訴,其中一個叫徐敬一的警察激起義憤,就豁出去了,照那蘇聯軍官腿就打了一槍。這個蘇聯軍官挨了槍,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那種囂張氣焰立刻沒有了,坐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不住的拍手。另一個警察張玉清說:「你那能耐哪去了?真是太可恨了!」說著又給補了一槍,蘇聯軍官就死了。這也是他應得的下場,是罪有應得,更是大快人心。可是,共產黨來了,一九五二年,把徐敬一、張玉清二人揪出來,拉到我們村野外的大台上,五花大綁,跪著,脖頸上掛著寫有「殺人犯」三字的大牌子,嚴厲批判鬥爭,這兩人以後再也沒回來。

註釋

艾青山,1934年生於遼寧下坎子,中共建政後進入瀋陽112廠(飛機製造廠)當工人。1957年廠方保衛人員誘供,他講了1945年在自己家鄉所見蘇聯紅軍強姦中國婦女、強搶財物等暴行,被扣上「反革命」帽子,判刑17年,在凌源監獄遭受長期苦役折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