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先覺 這位反共義士的思想超過許多學者(組圖)

「新中國」的叛逃者──韓戰反共戰俘的生死逃亡路

2019-01-31 09:31 作者: 常成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志願軍戰俘營的反共義士。
志願軍戰俘營的反共義士。(視頻截圖)

按:1951年1月,王福田在審訊中解釋投降動機:以他在抗戰中參加中美合作訓練班時對美國人的瞭解,他相信美軍會善待俘虜。他還要求美軍送他去臺灣加入蔣介石的軍隊。

單位與職務:第4野戰軍第42軍124師372團2營5連4排2班戰士

叛逃或被俘日期:1950年11月7日前後

多份美軍審訊報告記載王福田於10月8日在長津湖西南約20公里的黃草嶺被美軍俘虜,而第124師早在9月15日就從輯安入朝。12該記錄肯定是錯誤的。9月15日美軍才在仁川登陸,朝鮮軍隊尚未潰敗,金日成不可能在此時讓中國軍隊進入朝鮮。直到聯軍收復漢城之後,10月1日金日成才首次向中共求援。10月7日美第八集團軍跨過38度線向朝鮮西北部進擊。而負責攻佔朝鮮東北部的美第十軍所屬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從仁川上船,繞過大半個朝鮮半島,遲至10月26日才在元山登陸,11月2日首次與志願軍第124師接觸,隨後在興南通往長津湖的峽谷中激戰六日,艱難緩慢地推進。第124師遭受重創後於7日撤退,與美軍脫離接觸。據美軍史記載,第372團的Wang Fu Tien在戰鬥最後階段被俘。此人就是王福田,其被俘時間大約是11月7日。

美軍史稱王福田為俘虜(prisoner),審訊報告稱其「被俘」(captured),都未使用「逃兵」(deserter)一詞。這位未來的反共戰俘領袖在戰場上是主動投誠還是被俘呢?由於美軍很難辨別在戰鬥中投降的敵軍士兵是出於主動還是被動,一般把所有戰場俘虜都記錄為「被俘」。「逃兵」一般用來描述那些脫離原部隊,藏匿起來伺機投降或穿越防線前來投誠的敵軍官兵。王福田雖然不是逃兵,也屬主動投降。1951年1月,王福田在審訊中解釋投降動機:以他在抗戰中參加中美合作訓練班時對美國人的瞭解,他相信美軍會善待俘虜。他還要求美軍送他去臺灣加入蔣介石的軍隊。1953年,美國社會科學家在濟州島戰俘營訪問王福田,這位「身材高大、性格剛烈」的戰俘領袖聲稱自己曾三次試圖叛逃,直到1950年11月才成功。很明顯,王福田一直渴望逃離,卻苦於沒有機會,直到黃草嶺之戰共軍受創撤退,他終於乘機向聯軍投降,成為韓戰最早的一百名中國戰俘之一。

時年32歲的王福田於1918年出生在河北省高陽縣氾水村,只讀過一兩年小學。按照中共的階級理論,他應該算是工農階級出身。不過,以中共階級成分劃分的實際經驗,這個後來抵制中共思想改造的國軍老兵卻可能被定性為「兵痞」。1932年王福田年僅14歲,便到瀋陽的日軍軍械部門做過七個月的學徒。抗戰爆發後,1938年6月王在綏遠參加傅作義的第35軍新編第31師輸送營,任傳令兵。18後轉入中央騎兵團與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成立的中美訓練班受訓,其後加入中美訓練班別動軍與日軍作戰。抗戰勝利後,王的單位被改編為戴笠屬下的交通警察部隊,負責保衛包頭至北平的鐵路。平津會戰期間,王於1948年12月11日在北平西北郊沙河被解放軍第42軍第124師俘虜。三個月的思想改造結束後,王隨部隊南下,征戰保定、鄭州和安陽,並於1949底西進川東達縣。1950年夏第124師移師東北,在吉林通化整訓,後入朝參戰。

王福田於1948年底被中共俘虜的時候,已經在國軍服役十年,大概是受限於教育程度,他的最高軍銜只是士官長。被俘後他被降級為普通戰士,主要從事搬運等體力重活。思想改造期間,性格剛烈的王福田忍不住頂撞中共幹部。連指導員講課宣稱八年抗戰都是八路軍的功勞,國民黨毫無貢獻。王憤而起身質問:「共產黨還有沒有良心?抗戰時期的八大戰區,有哪一個戰區的司令長官是共產黨?」於是王被定為「反革命」,被關禁閉一週。王認為中共「顛倒黑白」,遂產生了逃跑的念頭。此後一年中,他兩次逃跑,皆告失敗。其中一次王被地方政府抓獲送回團部,在鬥爭大會上被批鬥。

1950年7月,部隊開始抗美援朝的動員。排長告訴大家美軍是紙老虎,並不可怕,王反問道:「那怎麼說我們解放不了臺灣就是因為美國第七艦隊的阻撓呢?」結果王被定為特務嫌疑,被關押27天,直到部隊要開拔入朝才獲釋。在朝鮮,中共幹部為了提高士氣,宣稱國民黨派了33,000人來韓參戰,而這些中共過去的手下敗兵是不堪一擊的。王福田心中竊喜,盼望已久的機會終於來了。

儘管王福田的教育程度很低,但他善於觀察,長於表達,因此美軍對他多次審查,調查他的個人及部隊歷史,並記錄他對各地政治、經濟、社會、交通以及民生等各方面的觀察。在審查中王多次表達強烈的反蘇反共思想:他譴責蘇軍強暴中國婦女,劫掠東北資源;他抨擊中共在八年抗戰後破壞得來不易的和平,挑起內戰。在美國社會學家面前,王福田對共軍生活的描述頗具哲思:「我們都和木偶一樣:有眼睛,卻看不見;有耳朵,卻聽不到;有嘴巴,卻不能說。」中共對王福田的思想改造顯然失敗了,反而使他成為更堅定、更善辯的反共分子。

反共義士
反共義士(視頻截圖)

在戰俘營,王福田迅速成為反共戰俘領袖,任大隊長等職,還曾短期擔任第86戰俘營聯隊長。1954年1月到臺灣後王被核為少校;4月被授予六等雲麾勳章,表彰其「捍衛國家或鎮懾內亂建有戰功」。蔣經國領導的反共義士就業輔導處編寫《反共義士請勳獎建議冊》,列舉王福田「功績事實」:

一、最早投奔聯軍,誓決不返匪區,並在聯軍廣播(勸)匪軍投誠。二、發起反共組織,打死匪特分子多人,使大家安全。三、誠心待人、處事公平、廉潔領導、達成回國志願。

1954年9月,美第八集團軍司令泰勒(Maxwell Taylor)將軍訪臺,王福田等30位「反共義士」代表前往拜謁。1955年王應美國新聞處之邀赴泰國作巡迴演講,為期三個月,聽眾累計十萬人之眾。美新處致函臺灣外交部,稱讚「王少校以其個人經歷,對共產主義作深刻真實之剖析,使人無懈可擊,……已使泰人對共產主義之恐怖生活留下深刻印象。」在反共宣傳價值甚高的1950年代,只讀過一兩年小學卻口才辨給的王福田成為演說家。後王被調往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六組,從事大陸情報研究與心戰工作。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