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推特: 王全璋生死不明(圖)

2019-04-21 08:45 作者: 李文足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王全璋生死不明(圖:李文足推特)

【看中國2019年4月21日訊】今天是王全璋被捕的1379天。王峭嶺和劉二敏陪著我在今天上午從北京趕到天津高院。因為3月11日來查詢過王全璋二審立案的情況,被告知「電腦系統裡查無此人」。所以,我們又來查詢了。

沒想到,這次把守大門安檢的警號110033的女法警(上次她搶我手機的),這次竟然要我出示和王全璋是夫妻關係的證明。別人都是憑著身份證就可以進去,就是我必須出示結婚證。

我們三個被氣得一起喊叫起來。

一群法警把我們團團圍住。其實我們早就看見有幾個穿法官衣服的人躲在法警身後。

我們扯開喉嚨喊著,法警們也朝我們喊著。那一刻根本聽不清別人喊什麽,只是滿腔的憤怒,不喊出來真要炸了。

後來,派出所的警察來了,說協調協調。等到中午,還是不讓進。我們還要去天津二中院尋找王全璋一審的判決書,只好離開天津高級人民法院了。

下午2點,我們來到天津二中院,已經多次來要王全璋的判決書了。

我們3人出示身份證,通過安檢進入法院大廳。我到了位於大廳中央的導訴臺,拿起內部電話,撥打周虹法官的電話。

電話一直沒人接聽。其實,以前撥打這個電話,即使有人接聽,一聽說是李文足,那邊就會說:「周虹不在法院。」

我看見導訴臺裡有一位頭髮花白的接待人員,我對他說:「請你幫忙聯絡一下法官,好歹出來一個人接待一下吧!」

花白頭髮的人看了我一眼,慢吞吞地說:「我聯繫不了。你都來這麽多次了,你應該知道的!」

連他都知道我來了很多次了!

無奈之下,只有用喊聲表達憤怒,於是又扯開喉嚨喊:

「林昆、周虹,我要判決書!」

我們朝著陸續進來的那些人喊,他們好像都是來開庭的,看樣子是當事人和律師,也有法官在接待當事人。

本來熙熙攘攘的大廳,一下子鴉雀無聲了。那些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們身上。

我們是做好了法警把我們拖走的準備。可是,門口那些凶神惡煞的法警卻好像沒聽見一樣。大廳的法院工作人員也都低頭伏案假裝工作。

不知道喊了多少遍「林昆、周虹,我要判決書!」就是沒人搭理。

今天,我的心情極度悲哀,王全璋開庭後卻成了生死不明!

天津二中院於2018年12月26日,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對王全璋案件進行了秘密審判,又於2019年1月28日判處王全璋顛覆國家政權罪有期徒刑四年半!

我以為能看到王全璋開庭的照片,因為709的周世鋒律師、胡石根長老等,都有法院發的開庭照片。可是為什麽不發王全璋在法庭上的照片?是王全璋不能坐在法庭上嗎?是躺著開庭的嗎?還是根本就沒有開庭?

宣判到現在81天了,我們多次到天津法院,竟然查不到王全璋的上訴案件!王全璋是「拒不認罪」的,不認罪就一定不服判決,就一定會上訴!王全璋如果沒有上訴,說明他沒有能力上訴了,他還活著嗎?

709李文足

2019年4月19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