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流:八歲的反革命李長玖 當代的奇聞

2019-04-25 09:55 作者: 鐵流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記者職業使我思維十分敏銳,85歲了仍如此。十多年前我寫過〈十二歲的童右張克錦〉,傳播得很廣,百度至今都能搜查得到。想不到溫江的攝影師李長玖先生8歲時就被整成〔現行反革命份子〕,被整整關押了近二十年,所幸他平反後工齡就從當反革命份子那天計箕。因禍得福,他現在是有5O年工齡的職工,每月有4000元的退休工資,還有醫保,哈哈!比我工資還高點。唉,多奇葩!

我們相識在兩年前的囚禁中,他把他寫的自傳給我看。自傳標題直接〈八歲反革命李長玖〉。引起這場冤案的是在58年大躍進中,溫區城區廁所裡發現一條打倒ⅩⅩⅩ的標語,公安機關經過艱辛卓越的偵察,細緻周密的分析判斷,確定是讀幼小他幹的,不由分說抓到關起,無論打無論吊,他都不認。不認還是反革命,就這樣送去勞教勞改。他說,主要是他成份不好,父輩是國民黨軍官。他在自傳回憶錄中是這樣寫的:

蔣介石退出大陸,對於我這樣一個爺爺和父輩都是國民黨軍政人員的小孩來說,是禍還是福?也許誰都沒有料到,政權的變更,竟然會徹底改變眼下才三歲多的我隨後的命運!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從「四川省大邑縣新源煤礦」回到溫江,一種莫名其妙的身份讓人有些迷芒,我從沒有被法院判過刑,也沒有任何一級公安機關給過我的「勞動教養」通知書,在我的檔案中,找不到我的簽字劃押,也沒有我的手指紋印,更沒有為什麼會被抓起來的依據,但是我實實在在的兩次失去自由,共計十九年零六十九天!一個才八歲的幼童,其命運比掉落陷阱二十二年的右派還要淒慘,因為右派畢竟還不是反革命,而反革命才是被專政對象中的頂尖人物,這樣的劃分在毛澤東治下的勞改營中更是有著非常明顯的不同,這一點相對於社會而言,劃分是更加仔細,在地富反壞右集中的所謂有帽中隊,反革命份子受到的打擊大家都有目共睹,反革命份子在有帽人員中隊,身份比其它有帽人員都還要低人一等!

在當代,這簡直就是奇聞!

一九七九年開始大張旗鼓的平反冤・假・錯案,我一直耐心的等著,等到一九八三年的嚴打都已經結束,沒有任何人來過問我的冤情,憤怒之餘,我直接去找四川省溫江縣公安局的陳局長和馬政委,結果是,溫江縣公安局給了我一張巴掌大的通知,上面有溫江縣公安局的印章,內容是:李久第1958年和1965年兩次被我局處理勞動教養,屬錯案,現特予糾正。

哈哈!吉人天相。今天他來街子看我,巧好我緩刑結束,追尋歷史真相的我,才敢將他公諸於世,以昭天下。

2019.4.2日街子水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