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王漢勳 鄭蘋如(下)(組圖)

英雄美人江山如畫 戰火紛飛盡忠書節

2019-05-01 07:33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蔣委員長為鄭蘋如母親木村華君題匾額「教忠有方」。
蔣委員長為鄭蘋如母親木村華君題匾額「教忠有方」。

接上文:【昨夜星辰】王漢勳 鄭蘋如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英雄美人,亙古演繹著動人的故事。有這樣一對戀人,王漢勳和鄭蘋如,兩人郎才女貌,本應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緣。誰知烽烟驟起,戰火延燒,兩人在大時代中分離,又先後在戰爭中雙雙犧牲,書寫了一段「盡忠書節」的愛情故事,憶來讓人覺得蕩氣迴腸。

周旋奸寇漠短長 家族蒙羞無悔傷

從小生長在日本的鄭蘋如讓日本人倍感親切,她結交了超過百名日本軍官、文官及高層人物。很快鄭蘋如就可以自由進出日本駐滬軍事部門等機構,比如日本海軍情報的負責人小野寺信邀請鄭蘋如做翻譯,翻譯工作甚至涉及一些絕密資料;日本軍事報導部新聞檢閱室聘請鄭蘋如做日軍新聞電臺的播音員。

其間,鄭蘋如做了兩件極為重要的事。一是成功秘密綁架了日本首相近衛文麿的兒子近衛文隆,在綁架了近衛文隆後,政府認為近衛文麿是日本「溫和派」,綁架其子未必能達到逼日本退兵的目的,又擔心把他逼急會轉向強硬派,引起日軍在上海大範圍的搜捕和屠殺,於是下令釋放近衛文隆。

二是成功發出汪精衛即將叛變的情報消息。1939年8月底,日本在滬政軍界要人舉辦的一個小範圍、高規格舞會上,早水親重向鄭蘋如吐露了一件機密:國民黨「二號」表示願意同日本人合作。翌日,鄭蘋如將汪精衛即將叛變的情報密報重慶。12月初,鄭蘋如再次發出絕密急電:汪精衛已同日本談妥事宜,即將準備離開重慶變節投敵。鄭蘋如的密電發出幾天後,汪精衛突然失蹤,12月29日,汪在越南河內發出「艷電」,重慶方面才確認鄭蘋如的情報果然屬實。

「惟鄭蘋如無所悔恨,漠視蜚短流長,此等情操,絕非世俗人所能做到。」
「惟鄭蘋如無所悔恨,漠視蜚短流長,此等情操,絕非世俗人所能做到。」

臺灣軍情局曾出版《情報典範人物》,書中收錄的女特工僅鄭蘋如一人,評曰:「為順利執行情搜任務,鎮日周旋於日寇高官之間,委身寇讎,曲意求歡,犧牲個人美色換取國家情資,不僅毫無名利,也因與日寇漢奸往來,致家庭遭鄉里唾棄輕視,家族蒙羞,門楣無光,惟鄭蘋如無所悔恨,漠視蜚短流長,此等情操,絕非世俗人所能做到。」

抗戰鋤奸明大義 紅顔歸去忠流芳

抗戰時期,日本在中國推行「以華制華」政策,曾任軍統第三處處長的丁默邨和原中統幹事李士群,在日軍及日本大本營特務部長土肥原賢二的全力支持下,成立了特務工作機構,組成了一支位於極司菲爾路76號的漢奸隊伍。1939年5月,汪精衛來到上海,承認丁、李的特務組織為汪偽政府的秘密警察,任命丁默邨和李士群為汪偽政府內政部長、江蘇省主席,丁、李特務組織更始全面暗殺抗戰志士,剷除丁、李成為當務之急。

這時,鄭蘋如接到除掉丁默邨的命令,深感責任重大。1939年5月末的一天下午,日本駐滬總領事館舉辦了一次高級別的中日聯歡會,鄭蘋如被安排在貴賓包房,立即吸引了丁默邨的目光,聯歡結束,丁默邨提出送鄭蘋如回家。

在路上,丁默邨把鄭蘋如帶到了一家咖啡館,交談中,丁默邨得知鄭蘋如曾是民光中學學生,而丁默邨那時是該校的校長,這段過往無疑拉近了兩人的關係,丁默邨於是隔三差五約鄭蘋如跳舞、喝咖啡、吃大餐。然而,丁默邨帶鄭蘋如去的地方都是保安十分嚴密的場所,加上丁默邨的職業習慣,行刺他非常困難。

丁默邨
丁默邨

思來想去,鄭蘋如等除奸人員決定,在鄭蘋如家門口行刺丁默邨。8月14日晚,丁默邨的黑色轎車送鄭蘋如回家,鄭蘋如下車後對丁默邨說希望他送她到家裡,丁打算下車時,忽然透過車窗看到有幾個黑影朝汽車走來,馬上命令司機開車,快速離去,逃過一劫。

12月22日,丁默邨約鄭蘋如去一個朋友家聚餐,餐後,鄭蘋如要丁陪自己到西比利亞皮貨行買衣服作為聖誕禮物。丁默邨剛進商店,馬上轉身對鄭蘋如說:「你自己挑選吧!」便將一疊錢往鄭蘋如手裡一塞,匆忙奔出商店坐上轎車。一陣槍響,子彈打在防彈車窗上,這次刺殺行動的失敗,引起了丁默邨對鄭蘋如的懷疑。

12月25日聖誕節,鄭蘋如準備單槍匹馬執行刺殺丁默邨的任務。晚上,丁默邨接鄭蘋如到滬西舞廳跳舞,與往日不同,舞廳內面孔陌生的服務員特別多,他們不為客人服務,只是在舞廳內走動,看到這些,鄭蘋如感到丁默邨早有佈置。在嚴密的監控下,鄭蘋如屢次尋找機會,卻始終難以下手,她深知在今天除掉丁默邨幾乎沒有可能,便在廁所將手槍包在手絹裡扔到窗外。

這一晚,鄭蘋如沒有回到家,往日送她回家的轎車把她送入和平軍第四路軍司令部,幾天後,她被送入了76號。1940年2月的一天晚上,鄭蘋如被押往刑場,夜空下,她美麗平靜。沉悶的槍聲劃破了夜空,時年26歲的鄭蘋如在那個寒冷之夜香消玉殞。

鄭蘋如就義後,蔣委員長為其母親題匾額「教忠有方」,後入祀臺北忠烈祠。

鄭蘋如和母親木村華君。
鄭蘋如和母親木村華君。

殘軍喋血守衡陽 急飛救援隕青巒

鄭蘋如逝世後,王漢勳周圍的好友沒人敢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兩年後,王漢勳才得知鄭蘋如犧牲的消息,一時悲痛欲絕。後來,他沒有再找女朋友,當時空運隊每週有兩次和成都華西壩大學區女生的聯歡PARTY,他很少參加。

1944年春,日軍在太平洋戰場失利,海上交通補給線接近癱瘓,急於打通一條大陸交通線,衡陽保衛戰由此爆發。這是中國抗戰史上作戰時間最長、雙方傷亡士兵最多、最為慘烈的城市爭奪戰。

1944年8月日軍轟炸湖南衡陽時航拍湘江,耒水。
1944年8月日軍轟炸湖南衡陽時航拍湘江,耒水。

6月22日,戰役爆發,25日夜,日軍組織敢死隊突襲攻占衡陽機場,給國軍空軍支援陸軍以及補給造成困難。26日起,空軍第五大隊、中美混合空軍、空軍第四大隊先後出動戰機與日機作戰,敵我雙方皆損傷嚴重。

在歷經了整個7月夏日的苦戰後,8月,衡陽淪陷前夕,苦守衡陽的第十軍幾近彈盡糧絕,將士們渴盼著空軍能空投糧草彈藥,與日軍最後一搏。

國軍空運大隊當仁不讓的承擔起這項任務,大隊長王漢勳親自率機出征。王漢勳駕駛的C47在當時是較先進的機型,安全係數較高,完全可以勝任夜航和盲目飛行。試航之前,王漢勳進行了充分準備,收集了氣象預報和沿線氣象資料,機組成員陣容強大,技術過硬,他自己擔任機長,副隊長唐元良任副駕駛,通信長吳之驊為主通信員。

王漢勳(左二)駕駛著滿載物資的「崑崙號」從雲南沾益機場起飛。
王漢勳(左二)駕駛著滿載物資的「崑崙號」從雲南沾益機場起飛。(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8月6日夜,王漢勳駕駛著滿載物資的「崑崙號」從雲南沾益機場起飛,這位參加過淞滬會戰、武漢會戰、開闢駝峰航綫的功臣,沉穩駕機,趕赴衡陽。就在即將飛抵目的地時,在湖南芷江縣上空,「崑崙號」突然遭遇雷鳴電閃、傾盆暴雨,強烈的靜電干擾致使無線電羅盤失效,「崑崙號」不幸迷航失事,墜落在崇山峻嶺中,6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

8月8日拂曉,歷經47天苦戰的衡陽近成焦土,宣告陷落。

在兵荒馬亂的當時,政府無法去尋找王漢勳和其他幾名空軍戰士的遺體,便在成都磨盤山空軍烈士墓為他們樹立了墓碑,抗戰勝利後,移到南京紫金山空軍烈士墓。王漢勳的名字鐫上了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和衆多殉國的空軍將士一樣,他們的精神閃耀人間。王漢勳和戰友們的身體則永遠留在了青山綠水之間。

(全文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