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命都可以不要的人 最難捨七情六慾哪一個?(組圖)

2019-05-04 10:45 作者: 陸文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杜子春的奇遇記讓世人知曉,去掉執著著實困難至極。圖乃仇英的《群仙會祝圖》。(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杜子春,是周、隋之間的人,自由放蕩,不愛勞動,只是意氣曠盪,縱酒閒遊。他把家產都盪盡了,就去投奔親友,但親友都因他不務正業,而將他拒之門外。時值冬日,他衣服破爛,腹中空虛,徒步行於長安城中,天色已晚,還沒吃上一口飯,彷徨不知所往。他走到東市的西門,臉上一片饑寒之色,不禁仰天長嘆。

杜子春奇遇贈錢老人

一位老人,拄著手杖,來到他面前,問道:「君子為何長嘆?」杜子春說起自己的心裡話,並對親戚的薄情感到憤怒,激動的心情,在臉上表露無遺。老人說:「你須要幾貫錢,就夠用了?」杜子春說:「三五萬文錢,就可以過活了。」老人說:「未必,再說說吧。」「那就十萬錢。」「還不夠。」

於是,杜子春便說一百萬。老人還說不夠。又說三百萬!老人才說:「可以了。」

於是老人從袖子中拿出一貫錢,說:「供你今晚用。明天午時,我在西市波斯邸等你,千萬不要遲到。」

到了時候,杜子春就去了,老人果然給了他三百萬錢,連姓名也不說,就走了。杜子春有錢以後,遊蕩之心又萌發起來,自以為終身不會再飄泊了,便乘肥馬,衣輕裘,聚會酒徒,召來樂伎,歌舞於娼妓之院,不再以經營產業為意。

二遇老人難改其愆

到第二年,那錢漸漸地用光了,衣服車馬,把貴的換成賤的,賣了馬換成驢,賣了驢,就徒步而行,很快就和當年一樣了。不久他又衣食無著,就又嘆息於市門,剛一發聲,老人就來了,握著他的手說:「你又這樣了,真是怪事!我還要救濟你,你要多少錢才夠?」杜子春慚愧得不肯回答,老人強讓他講,他只有羞愧地謝罪而已。

老人說:「明天午時,你還到上次約會的地方。」杜子春含著羞愧去了,又得到一千萬錢。他還沒拿到錢時,心中發憤,想從此要謀生治產,像石季倫、猗頓那不過是小角色而已。但等錢一到手,主意又翻回去了,隨意放蕩,又與以前一樣,沒過兩年,比舊時還窮。

三遇老人力行誓言

他又在老地方遇見了老人,不勝慚愧,遮住臉就跑。老人拉住他,又說:「可嘆呀,你的主意太笨了!」便又給了他三千萬,說:「這次要是還治不好毛病,你就是病入膏育了。」杜子春心想:「我放蕩冶遊,生業盪盡,親戚豪富,沒有一個肯憐憫我的,只有這老人三次資助我,我用什麼可以報答呢!」便對老人說:「我得到這些錢,人間的事都可以辦到,孤兒寡婦可以豐衣足食,對名教也能保全了。我感激老叟的深恩,把事情辦完之後,唯您所指使!絕對從命!」

老人說:「這正是我的心願。你經營產業完畢,明年的中元節,你在老君廟的那一雙檜樹下,見我。」杜子春因為孤兒孀婦大多寓居淮南,便把資金轉到揚州,買下良田百頃,在城郭中建起宅第,沿路置旅舍百餘間,把孤兒孀婦都召來,讓他們分住在宅子中。然後他把自己的侄兒外甥的婚嫁,宗族中遷墳合葬,都辦理妥當了,有恩的酬答,一切料理完畢,便按期與老人赴約。

老人叮囑勿信虛相

那老人正仰嘯於檜樹的樹陰下。於是他跟隨老人登上華山雲台峰,入山四十餘裡,見到一處屋室,不像常人所居,彩雲在高處覆蓋,仙鶴飛翔其上。有間正堂,其中有座丹爐,高九尺有餘,紫色的火焰光芒四射,把門窗都照得亮晃晃的。有九名玉女,環繞著丹爐站立,青龍白虎,分據前後。當時天色已晚,老人不再穿著俗人的衣服,已經是頭戴黃冠,身披道袍,手裡拿著三顆白石子和一杯酒,交給杜子春,讓他趕快服食完畢。又取過一張虎皮,鋪在裡屋的西牆下,面東而坐,告誡說:「千萬不要說話,即使是尊神惡鬼夜叉,猛獸地獄,以及你的親屬被他們所折磨,都不是真實的,你只須不動不語,安心不懼,就不會有痛苦。你一定要牢記我的話!」說罷他就走了。杜子春看庭院之間,只有一支貯滿了水的巨瓮而已。

道士剛剛離去,只見旌旗戈甲,千軍萬馬,滿山遍谷,呵斥之聲,震動天地。有一人自稱大將軍,身高丈餘,人馬都披著金甲,光芒射目,衛兵數百人,都持劍張弓,徑直進至堂前,呵斥道:「你是什麼人,膽敢不迴避大將軍!」左右杖劍而前,逼問他的姓名,又問他在做什麼?杜子春全不回答。問話的人大怒,呼叫要對他揮斬射箭,聲音如雷,他還是不吭聲。那將軍便怒沖沖地走了。

過了一會兒,猛虎毒龍,狻猊獅子,數以萬計的蝮蛇毒蠍,咆哮著張牙舞爪地爭著上前,想要咬食他,有的還跳過他的頭頂。杜子春神色不動,過一會兒,就一切又散了。

既而大雨滂沱,雷鳴電閃,一片昏暗,火球在他左右旋轉,閃電鞭掣於他的前後,眼睛都不能睜開。須臾,庭院裡水深一丈有餘,電奔雷吼,其勢如山川崩破,不可遏制,瞬息之間,波浪已經湧到座下。杜子春依然端坐不顧。


修煉很難,因為得捨棄常人中的名利情仇。圖乃仇英的《群仙會祝圖》(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見妻受難仍心堅不動

片刻,那將軍又回來了,他帶著牛頭獄鬼卒,奇形怪狀的神鬼,抬著一大鐵鍋滾水,放到杜子春面前,長槍和雙股叉,環繞四面,傳命道:「你如果說了姓名,我們就放過你。如果還是不肯說話,就朝著你心口,一叉,叉進大鍋裡。」他還是不開口,那些人就把他妻子捉來,拽倒在台階下,指著說:「說出姓名就饒她。」他還是不應聲。於是那些人對他妻子先是鞭打得流血,然後又射又砍,又燒又煮,慘苦難忍。

他妻子號哭道:「我確實又笨又醜.配不上你,但有幸嫁給了你,也服侍你十多年了。如今被鬼卒折磨,不勝其苦。我也不敢指望您匍匐著為我請命,只要得您一句話,我就可以保全性命了。誰沒有一點兒情意,您竟然能忍心不肯說上一言!」她的眼淚灑落院中,邊咒邊罵,但杜子春還是看都不看。將軍又說「你以為我不能對你妻子下毒手麼?」命人取過銼刀.從她腳上一寸一寸地銼著,妻子號哭得更加慘急了,但他始終不置一顧。

將軍說:「這賊,妖術已經成了,不能讓他久在世間。」敕令左右把他斬首。斬畢,他的魂魄被領去見閻羅王。閻羅說:「這就是雲台峰的妖民麼?把他押進地獄中!」於是熔銅灌口,鐵杖敲身,石椎搗,石磨研,進火坑,入湯鍋,刀山劍樹之苦,無不備嘗。

但他心中,牢記道士的話,覺得也能夠忍受,到底不肯呻吟一聲。獄卒報告受罪完畢,閻王說:「此人陰賊,不可投生為男子,應讓他做女人。」於是他投生到宋州單父縣丞王勸家,生下來就多病,針炙服藥,沒有停歇的日子,還曾經掉到火中,跌落床下。但始終不吭一聲。不久長大了,容貌絕代,但口不能言.其家人當他是啞巴,親戚相熟的,百般調戲,她始終不應答。

難捨愛才知仙難煉得

同鄉有個叫盧圭的進士,聽說她生得美麗而表示傾慕,托媒人來求婚。她家以口啞推辭。盧圭說:「只要當妻子賢惠,何必能說話呢?這也可以算是對長舌婦的一個警戒吧。」於是就答應了。

盧生備下六禮,親迎為妻。過了幾年,越發相親相愛。生下一個男孩,才兩歲,聰慧無比。盧生抱著孩子與她說話,她不應聲,用各種辦法,逗她開口,她始終不言語。盧生大怒道:「春秋時賈大夫的妻子,瞧不起丈夫,才不肯一笑,但看到他射雉中的,還能宿憾盡消。如今我並不像賈大夫那樣醜陋,而我的學問要比只會射雉強多了,可你始終不肯一言。大丈夫為妻子所鄙視,還要他兒子幹什麼!」說著便提起孩子的兩條腿,把腦袋摔到石頭上,應手而碎,鮮血濺出數步。杜子春疼愛生於心中,忽然忘記道士的囑咐,不覺失聲道:「噫!」

聲音未停,他只覺得自己又回到舊處,道士也在自己的面前,而時間已經初入五更了。只見丹爐中的紫焰直穿屋上,大火從四面燃起,屋室全部焚燒。道士嘆道:「這一錯把我的大事全誤了!」

於是用手,提住杜子春的頭髮,投到水瓮中。一會兒火滅了,道士上前說道:「你的心中,喜怒哀懼惡慾,已經全部忘記了,所不能忘記的只有一個愛了。假使剛才你不發出那聲『噫』,我的丹藥成功,你也就成了上仙了。唉!仙才是真難得呀!我的藥可以從新煉,你的身體還是可以為世界所容的,前途多保重吧!」就遠遠地指給路讓他回去。

杜子春回去之後,為自己忘記誓約而愧悔,還想效力以贖回過錯,就又來至雲台峰,見杳無人跡,只好嘆恨而歸。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