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百年北京學生似已淡忘「德先生、賽先生」?(視頻)

2019-05-05 00:59 作者: 葉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大學
北京大學(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5月5日訊】5月4日是中國五四運動爆發一百週年紀念日。美國之音記者到北大和清華兩所著名學府周邊對那裡的青年學生和過往路人進行了隨機採訪,發現受訪者對紀念五四運動的愛國主義現實意義多能侃侃而談,但對一百年前提出的德先生賽先生即民主與科學,卻似乎淡忘,或者避而不談。對於30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更是知之甚少。

五四百年紀念日,也是北大校慶日.當天,北大西門門禁森嚴,一眾遊客拍照留念。北大南門相對平靜,記者在這裡請幾名北大學生對五四精神發表感想。

劉同學 (北京大學學生):北京大學,五四運動是從北京大學開始的嘛,一個是對學校的熱愛,還有一個是中共領導嘛,就感覺很......我也說 不清楚,就是很......就更熱愛吧,就那種感覺。

北京大學學生:學校的當年的師兄師姐能夠帶頭成為這場運動的發起人我覺得是非常的驕傲。

葉同學(北京大學研究生):我感覺我自己很幸運,能來這麼一個跟五四息息相關的一個學校。經歷了滄桑變化還....能感覺到家國命運吧。

楊同學(北京大學學生):我覺得五四精神更多的是一種家國情懷。

對五四時期的兩個重要口號,來看看同學們的反應。

記者:對於他們提出的口號呢?你知道有哪一些呢?

北京大學同學:有些忘記了,不好意思。

記者:比方說,德先生和賽先生?

北京大學同學:.......

記者:你覺得現在需不需要繼續發揚?

北京大學同學:需要,在這個時代,五四精神仍然是很寳貴的,需要我們去踐行。然後在這些重大的活動都需要有所體現。

李同學(學生):德先生和賽先生,這個還不太瞭解。

記者:從哪方面做,能夠把他們發揚的更好呢?

楊同學(北京大學學生):.......

記者:比方說民主方面?

楊同學(北京大學學生):您問的.....這麼,說科學方面吧。

葉同學(北京大學研究生):國家第一生產力還有科學技術,我覺得。還是得....家國命運要強盛起來,還是得依靠科學技術。

記者:那麼一個民主的制度呢?

葉同學(北京大學研究生):一個民主的制度.......當然也要依靠了,但是我不是特別瞭解。

楊同學(北京大學學生):我們沒有必要說一定要像是當時五四那個時候一定要追求學西方的民主制度。我覺得對於我們明確什麼是最重要的?我們生活現在這麼好,社會這麼穩定,包括我不是準備研究生出國讀嗎?我覺得去國外讀書有一個很大的顧慮是它的安全問題,因為現在非常亂,我準備去美國。不管是它的街頭遊行還是各種槍擊案件,讓我非常擔心這個問題,在國內我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再過一個月就是震驚世界的六四事件發生30週年,當年北大清華和全國各地多所學校曾積極參與那場遭到武力鎮壓的學生運動。

記者:三十年前六四你瞭解嗎?

北京大學學生:不瞭解。不好意思。

葉同學:六四?哪個六四?

劉同學(北京大學學生):聽說過,但是不是特別瞭解,您想,去年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我又從哪知道?(笑)

張先生(健身教練):這個瞭解的不是很多。

記者:也是在北京天安門發生的。

張先生(健身教練):這個不大清楚,只是後來有過青盟吧,具體的信息不太瞭解。

高先生(人事管理)):就是青年包括在校大學生受到了當時一些個別這種反動分子,利用一下,造成了一些不太和諧的現象,但是後續總體來說,就是青年包括大學生出發點是好的。

記者:三十年前的六四你聽說了嗎?

楊同學(北京大學學生):剛才我也是說,我覺得不去評價這個事情具體怎麼樣。我覺得我們現在缺少.......不能說缺少上街遊行這種精神吧,只能是缺少這種參與國家和社會事務的一個激情,因為現在這一代確實我們都侷限在自己個人的生活領域,可能說原來我們是把個人事務置身於國家和社會之後,現在我們是把個人的事務放在第一位,就像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的這種說法一樣。但是我覺得未來的趨勢是我們還是會關心國家和社會生活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