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竹簡還原真相 歷史上的真假秦始皇(組圖)

2019-05-08 09:15 作者: 大獵甫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秦始皇
秦始皇(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2008年,湖南大學岳麓書院收到香港古董商贈送的76枚珍貴的秦簡,這些竹簡的問世,讓學界為之震動,因為竹簡上記載的内容釐清了一段被扭曲的歷史秦始皇的「暴君」臉譜在一定程度上被揭去。面對著出土的竹簡,和兩千年來文人對秦始皇的污衊,有學者呼籲:請別再給秦始皇潑髒水了!

事情是這樣的,在《史記・秦始皇本紀》曾有這樣一段記載:

「(秦始皇)乃西南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幾不得渡。上問博士曰:『湘君何神?』博士對曰:『聞之:堯女,舜之妻,而葬此。』於是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樹,赭其山。」

這段話描述的事件是説: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為了威震四方,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南巡。浩浩蕩蕩的車駕便來到了湖南湘山的湘山祠腳下時,秦始皇率眾剛想過江,一陣狂風突然襲來,讓眾人不得渡河。

秦始皇找來博士問話:「湘山祠供奉的湘君是什麼神?」博士回答:「乃是堯的女兒,舜的妻子,她們葬在了此處。」

聽到這裡,秦始皇震怒不已,下了一道讓人讀來都匪夷所思的命令,他命3000刑徒伐盡湘山上的樹木,使其露出紅色的泥土,史書的記載是「赭其山」。

後世認為,秦始皇此舉,是象徵性地扒光兩位湘君的衣服,用以作為她們阻止自己過江的懲罰,同時,秦朝的囚衣均為「赭色」,這是秦始皇將兩位湘君貶為犯人的象徵。

舜的妻子娥皇、女英
舜的妻子娥皇、女英(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通過這段描寫,讓後人對秦始皇的暴君行為感到憤怒。一方面,秦始皇巡遊被貼上「好大喜功」的標簽,因而受到了上天的譴責,使其不得過江;另一方面,秦始皇竟採用如此極端的手段報復神靈,他戰天鬥地、征服自然、與神搏鬥。

由於《史記》的歷史地位,這段記載代代相傳,在人們的頭腦中,打上了秦始皇是暴君的形象。後世也因此為秦始皇的英年早逝以及秦朝僅傳了兩代找到了依據,認為這是「暴秦」遭天譴的結果。

然而隨著岳麓書院秦簡的面世,司馬遷對秦始皇的描繪得到了顛覆性的逆轉:秦始皇不僅沒有砍禿湘山的樹木,相反他還下達一份特殊詔令——保護了湘山的森林。

出土竹簡記載真實歷史。
出土竹簡記載真實歷史。(網絡圖片)

這批出版的《岳麓書院藏秦簡(伍)》刊布了一條「秦始皇禁湘山」詔書,全文如下:

廿九年四月己卯,丞相臣狀、臣綰受制相(湘)山上:「自吾以天下已並,親撫晦(海)內南至蒼梧,凌涉洞庭之水,登相(湘)山、屏山,其樹木野美,望駱翠山以南,樹木□見亦美,其皆禁勿伐。」臣狀、臣綰請:「其禁樹木盡如禁苑樹木,而令蒼梧謹明為駱翠山以南所封刊。臣敢請。」制曰:「可。」

這部詔書涉及秦始皇南遊江湘,時間是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與《史記》記載相差一年。詔書記載了秦始皇登湘山,觀其「樹木野美」,而令禁伐湘山樹之事。

此事與司馬遷的記載大相逕庭,因此頗受學者們關注。在這部詔令中,丞相隗狀和王綰向秦始皇提出建議,希望將「樹木野美」的湘山、屏山化為皇家禁苑,禁止百姓在湘山採伐。

在《史記》中這段描述中,秦始皇狂妄至極,然而在秦簡中,秦始皇卻怡然於秀麗的山林中,明君聖主形象躍然。

人們都知《西遊記》中有真假美猴王,沒想到,歷史上還有真假秦始皇。這兩個迥然不同的秦始皇,哪個才是真的呢?本文給出的觀點是,明君聖主才是秦始皇的真實形象。

第一,在學者們看來,相比於剪裁史料的史書,第一手的詔書顯然要更具有可信度。

第二,湘山,本屬於楚地,而楚地是六國中,反秦情緒最為強烈的區域。秦始皇東巡時,一些楚人因為憤恨亡國,於是編造了「秦始皇赭山」的謠言。而這些謠言,又被內心反感秦、喜歡記載奇聞異事的司馬遷所收錄。因而「秦始皇赭山」是一個記載於正史的污蔑之辭。

第三,在司馬遷記錄這個事件之前,記錄了這件事: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率領文武大臣及儒生博士七十人,到泰山舉行隆重的封禪大典。「封」,指築土壇祭天;「禪」,指祭地,即在泰山下小山之平地上祭地。《史記・封禪書》說,「每世之隆,則封禪答焉,及衰而息」。帝王當政期間要功勛卓著,使得天下太平、民生安康才可封禪、向天報功。這段記載表明,秦始皇是敬天信神的,和懲罰湘君的記載相矛盾。

第四,秦始皇出巡,曾於九疑山(又名蒼梧山,在今湖南寧遠縣南)對虞舜行遙望而祭之禮,相傳虞舜死後葬於此山。這段記載表明,秦始皇是十分崇敬舜的,博士告訴秦始皇湘君是「堯女,舜之妻」,秦始皇又怎麽會去對舜之妻做出不義之事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