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公安副局長臨終前三個「沒想到」動搖體制(圖)

2019-05-10 12:37 作者: 者行孫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强這句話「我有把人家奶頭給咬掉嗎?我有把人家扔到樓下去嗎?」指薄熙來。
文强這句話「我有把人家奶頭給咬掉嗎?我有把人家扔到樓下去嗎?」指薄熙來。(網絡圖片)

中共自起家以來,其暗黑程度令人瞠目結舌,原重慶司法局局長文強及其親信彭長健説過的一些話可以窺其一斑。曾任重慶司法局局長的文強被以受賄、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判處死刑,他在獄中説了三個沒想到,足以震撼世人,動搖體制。

彭長健對王立軍說:做鬼也不放過你

2008年6月,王立軍來重慶接替文強出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文強的親信彭長健作為副局長,曾緊隨王立軍參加過數次的「打黑」行動,不過卻未能預料到不到一年的時間,自己卻成了「被打」的對象。

據傳在2009年9月4日,彭長健在公安局裡舉行的一個會議上,向全局幹警部署了相關工作,並在會議未完之際,就趕往市委辦公廳開會。

會議進行中,正在講話的薄熙來嚴厲要求幹部要約束自己,觸犯法律終將要受到懲罰,隨後重重拍了桌子,說:「在座就有這樣害群之馬,我們已經掌握了充分的證據,建議紀委的同志把他們找出來帶走。」

8名工作人員隨後走了進來,其中4名走到彭長健身邊。這時整個會議室極其安靜,與會者大氣都不敢出。這時彭長健站了起來,其中一名工作人員上來撕彭的警徽,彭抬手一攔,說:我自己來。工作人員的手縮了回去。

就在這時,彭長健突然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向薄熙來砸去,講話者頭一偏,茶杯飛過去碎在了牆上。工作人員隨即將彭反扣雙手按在桌上。

彭長健的嘴已經被壓得變了形,但仍不住的罵:「王立軍你沒來時天下太平,你來了雞飛狗跳,有錢大家掙,你壞了老子的好事,老子做鬼也不放過你,王立軍你等著,有種你就斃了我,你要斃不了我,我出來整死你全家!」

文强感言:三個沒想到

據稱文強被宣判死刑後曾感言:「我也活不了幾天了。判我死刑是我沒有料到的,但到了這一步上訴是不會有什麼結果了。老子做公安一輩子,辦過很多大案,殺過很多人,以前曾擔心自己有一天會死在那些死刑犯家人的手中,沒有想到自己最後死在自己人手中

跟我結過樑子的那些人量他們再恨我也不能拿我怎麼樣。我沒有想到的是,吃我這碗的人也跟我來這一手,落井下石。我已經想清楚了,我參與過和知道的事情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遠睡不著覺。不殺我後患無窮。我死對他們更有利。我是可以把他們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但那就要把我老婆孩子一起賠上。」

文強死前的11句話

1、「我已經想清楚了,我參與過和知道的事情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遠睡不著覺。不殺我後患無窮。我死對他們更有利。我是可以把他們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但那就要把我老婆孩子一起賠上。都說我是個惡魔,但我為人父、為人夫,還不至於對自己的家眷那麼狠毒。很多人巴不得我文強馬上去死。我會的,但有幾句話在我走前要講清楚。」

2、「都說我貪污那麼多的錢,玩了那麼多的女人。我不否認這些。我想說的是,這怪我也不怪我,當然我的責任更大。不管誰放在我那個位置上都會貪污那麼多的錢,玩那麼多的女人,甚至更多。那些女學生我不去玩也是別人去玩。說我文強強姦,我那算強姦嗎?我有把人家奶頭給咬掉嗎?我有把人家扔到樓下去嗎?我不過是按照遊戲規則做了點圈內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

3、「誰不明白,如今一個幹部要是不貪、不色,誰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幹的再好也沒有用。全國像我這樣的幹部不說有幾百萬,至少也有幾十萬吧。單單把我一個文強搞臭、殺掉,又解決什麼問題?」

4、「我還要說的是,老子從巴縣的一名小片警做到直轄市的公安局副局長,不是靠貪污一路走過來的。老實說我文強比那些整天拿錢不做事的幹警要強一萬倍。我是工作在前,貪污在後。」

5、「我文強充其量只是個公安局副局長,卻能在重慶為所欲為,是誰給我為所欲為的權利呢?我的上級都幹什麼去了?又是誰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卻假裝不知道?」

6、「既然不讓我活下去,我就豁出去把一切都說白了:我貪的遠不止那些錢。其餘的都到哪裡去了?我是拿過人家的好處費,但我替那些人辦的事情有些是我自己辦的,有些還要托別人辦。托別人辦事情沒有錢行嗎?那些拿過我的錢的人和送過錢給我的人,如今都在帶領老百姓參觀我貪污的那些證據。我不否認那些證據的真實性,但你們要是也去那些人家裡搜搜,就會覺得我那點兒贓款、字畫拿到他們家裡恐怕人家會嫌寒酸的。」

7、「殺了我不過封了我的口,這能封住貪污腐敗的源頭嗎?昨天重慶大街上有很多人放鞭炮。當年我辦了張君案後重慶不也是大街小巷放鞭炮嗎?我看三年後他們還要不要放鞭炮。到那個時候那些出賣過我的人恐怕會念叨我的好處了。到那個時候那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就會覺得還是我文強好一點。」

8、「有些老百姓恨我沒有替他們懲治罪犯,沉冤昭雪。也許我走前該給他們道個歉。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錢替他們擺平,那些人就要把錢送到我的上司那裡,最後要把我擺平。這都能怪我嗎?我跟那些百姓有什麼仇?我會無緣無故地加害他們嗎?他們是受害者,難道我文強就不是受害者嗎?」

9、「我文強30年前有沒有拿過一分錢的賄賂?當年他們說我是英雄,我其實只是在賣力地工作而已,但他們叫我當英雄我就不能不當。現在他們又說我是罪犯,我敢不去當這個罪犯嗎?」

10、「現在的官員比國民黨還壞,我不過是其中一員罷了。把我變成這個樣子的是這個社會,這個制度。我說這麼多並不是要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別人。我還是負主要責任的。」

11、「要是當年我不從巴縣調出來,留在那裡安心當一個小片警,我的今天就不會是這樣。貪圖功名利祿是我這一生最大的錯誤。我死後我的孩子就不要再姓文了,改姓別的,子子孫孫以後再也不要從政,不要當官,遠離功名利祿。平淡、平安才是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