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之子長眠諾曼底 「這碗飯」決定貿易戰(組圖)

2019-06-10 06:15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6月10日訊】2019年6月6日,多國領導人齊聚諾曼底海灘,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也在場發表演講,紀念75年前的盟軍諾曼底登陸戰。

1944年6月6日,13萬盟軍士兵從海上登陸,1萬7千名士兵空降,開闢了二戰歐洲西線戰場。2個月後巴黎解放。11個月後,戰爭在歐洲大陸結束。

美國為此付出了慘重代價,在川普演講所在的這座諾曼底美軍公墓裡,長眠著9388名美軍將士,他們大部分犧牲在諾曼底登陸和登陸後向縱深挺進的戰鬥中。

可以說,沒有盟軍登陸,就沒有二戰後自由的西歐,以及在蘇聯解體後終於得享自由的東歐諸國和人民。沒有這場登陸戰,有可能現在整個歐洲都在講德文、或者俄文,整個東亞都在講日文。

每年有超過1百萬的人懷著感恩的心來到這座公墓。正像川普在演講中對老兵們所說的:他們贏回了文明的基石,……你們是我們國家的驕傲,你們是我們共和國的榮耀。……我們對你們的感恩是永恆的……。

在諾曼底美軍公墓裡,長眠著9388名美軍將士。
在諾曼底美軍公墓裡,長眠著9388名美軍將士。(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總統之子創造了數個「唯一」

川普演講中提到了數位美軍英雄,但卻沒有提到本文中的這位主角,事實上,美國從沒有刻意宣傳他在這次登陸戰中的事跡,但他卻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之一。他就是小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Jr.),他的父親是美國第26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人們稱他為老羅斯總統。

美國著名的總統山,由左至右依次為華盛頓、傑斐遜、老羅斯福及林肯的雕像。
美國著名的總統山,由左至右依次為華盛頓、傑斐遜、老羅斯福及林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44年2月,56歲的小羅斯福被派往英國幫助領導諾曼底入侵,並被任命為第4步兵師副師長,准將軍銜。他幾次對師長巴頓少將提出口頭要求,要求隨第一波搶灘士兵們同時登陸。巴頓少將卻認為太危險幾次拒絕,小羅斯福後來提出正式書面請求,他寫道:

「當第一波進攻在海灘發起時,我們進攻的力度和技術很可能將決定整個計畫是否能最終成功。……雙方的第一次交火,很可能就決定了雙方之後的行為模式。在後續部隊登陸時,他們應該對戰場信息有準確的瞭解。當你到達岸上的時候,你也應該得到一份信得過的對各方情況的瞭解。我相信如果允許我和攻擊部隊在一起的話,我會對以上幾點都作出實質性的貢獻。此外,我還認識這些先遣部隊的軍官和士兵。如果他們知道我和他們在一起的話,軍心會得以穩定。」

巴頓少將在一番艱難考慮之後,終於批准了小羅斯福的請求,但他也說,這一去小羅斯福不會再活著回來。

小羅斯福成為那一天裡親自參加第一波搶灘的唯一將軍(他是准將軍銜)。他當時56歲,也是搶灘中的最年長者。他的兒子,上尉昆汀·羅斯福二世(名字紀念小羅斯的弟弟昆汀·羅斯福)也在那一天作為第一波搶灘士兵,在另一處奧馬哈海灘登陸。結果奧馬哈海灘成為諾曼底當日最血腥的海灘,傷亡約4000人,第一波登陸美軍90%喪生,幸運的是,昆汀倖存,他們也是當日唯一參加登陸戰的父子兵。

德軍在奧馬哈海灘修建的防禦堡壘
德軍在奧馬哈海灘修建的防禦堡壘(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諾曼底的猶他海灘,小羅斯福准將率領著第8步兵團和第70坦克營,是首先幾個從登陸艇上跳入海水的美軍成員之一。由於風浪太大,導致導航艇沉沒,登陸地點比原定目標向南漂移了一英里。小羅斯福拄著手杖帶著手槍,親自對海灘後方的區域進行了一次偵察,找到了用於向內陸進攻的通道。他找到兩個營的指揮官,中校康拉德·西蒙斯和卡爾頓·麥克尼利,組織他們開始向阻擋的敵人陣地發起攻擊。小羅斯福決定就從他們登陸的地方戰鬥,而不是試圖找到他們原定攻擊位置再開始,他當時說的一句話後來成為名言:「我們就從這裡開始戰鬥!」

這個現場計畫取得了徹底成功,一個冷靜、幽默、自信的羅斯福在海灘上親自迎接每一個後續登陸團,給他們講明戰場形勢和新的計畫,他並用朗誦詩歌和講述他父親老羅斯福總統軼事的方式來平靜士兵們緊張的情緒。他還冒著炮火親自疏導那些急著向縱深開進的坦克和戰車。一位士兵後來回憶道:小羅斯福四處行走,就算有時候炸起的土塊落在他身上,他也沒有被敵人火力影響。這給了他勇氣,因為如果將軍都這樣的話,那形勢不會壞到哪去。

在諾曼底登陸作戰時期的小羅斯福。
在諾曼底登陸作戰時期的小羅斯福。(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當第4師師長巴頓少將上岸時,他在海灘不遠處見到了羅斯福。他後來寫道:

「當時我正在思考作戰命令,小羅斯福過來了,他隨著第一波登陸,已經把我的士兵們帶過了海灘。他對總體戰場形勢有完美的瞭解,就像他事前許諾的那樣。我一直很喜歡他,當我終於批准他參加第一波登陸時,我認為他一定會被打死。當我之前向他告別時,我根本沒有期待還會再能看到他活著回來。你可以想像,當我再看到他時,我內心的那種情感。」

小羅斯福在戰場上隨機應變,修改了原定作戰方案,他讓部隊進入海灘後方,然後向北,從後方襲擊原定目標,達成了原定作戰計畫。後來成為美國陸軍五星上將的布拉德利多年後被問到,什麼是他在戰場上見到過的最英雄的行為,他說:在(諾曼底)猶他海灘上的泰迪·羅斯福(小羅斯福的昵稱)。

小西奧多·羅斯福也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次戰爭中的傷病造成了他的健康問題,他患有關節炎,拄著枴杖行走,他還有心臟問題。在猶他海灘登陸後一個月,1944年7月12日,小羅斯福在離諾曼底22公里處心臟病發作身亡,他當時住在一輛幾天前剛從德國人手中繳獲的一輛改裝的卡車上。

1944年9月28日,小西奧多·羅斯福被追授象徵美軍最高榮譽的榮譽勛章,在二戰中,共有472名美軍英雄得到這一榮譽。小羅斯福後來就被埋葬在這座諾曼底美軍公墓裡。

小羅斯福的墓碑,墓碑上寫著他是美軍榮譽勛章獲得者。
小羅斯福准將的墓碑,墓碑上寫著他是美軍榮譽勛章獲得者。(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碗飯成就「英雄」

而在紅朝中國,也有這樣一位死在異國的元首之子。他並沒有死在戰場上,卻被宣傳部門打造成一位「英雄」。他就是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而促成「英雄」的卻只是一碗不明不白的飯。

毛澤東安排毛岸英赴朝,是作為彭德懷的俄文翻譯,在志願軍總部本是一場安全的鍍金。但毛岸英卻因為貪吃一碗飯,違反紀律沒有及時撤入防空洞,死於突然到來的美軍空襲。這碗飯不明不白,有說是炒飯,有說是蛋炒飯,有說是蘋果皮,有說是饅頭和稀飯,但一碗飯是不會差了。

毛澤東和毛岸英合影資料圖
毛澤東和毛岸英合影資料圖(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1993年出版,由朝鮮戰爭時任彭德懷軍事秘書的楊鳳安,與軍事科學院軍史研究員王天成合寫的《駕馭朝鮮戰爭的人》(2009年更名為《北緯三十八度:彭德懷與朝鮮戰爭》再版)中描述,在一次空襲中毛岸英和高瑞欣「因昨晚睡的晚了,早飯未來得及吃」,「正在圍著火爐熱飯吃」,「未來得及跑出,不幸犧牲」。

原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楊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憶錄《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裡——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透露,當天拂曉前(轟炸發生在拂曉後),毛岸英、高瑞欣和成普三人違反必須進入防空洞的防空紀律,在彭德懷辦公室中炒米飯;本書分別於2003和2008年出版的第2版和第3版增加了用雞蛋炒米飯的細節,並說明所用雞蛋是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部派到志願軍任副政治委員的樸一禹送給彭德懷的。

成普就毛岸英犧牲情況給出的書面描述駁斥蛋炒飯說法,成普生前口述、由成曦整理身後發表的文章描述了當時毛岸英在烤蘋果皮;該文授權發表於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的版本刪去了烤蘋果皮的細節。成都軍區政治部編研室研究員元江,根據時任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處長丁甘如的文稿及訪談錄所整理的文章描述,毛岸英當天凌晨從食堂打回飯後先睡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用火爐加熱冷透的饅頭和稀飯,正端起碗吃時轟炸就發生了。

不論這碗不明不白的飯到底是什麼,很多人認為全體中國人民都要因此感謝美國,否則今天的中國就是一個大號朝鮮,還是毛二、毛三的天下,今天教科書中很可能寫的是,毛岸英指揮彭德懷等,取得了抗美援朝的勝利。中國人民今天還在被「紅太陽」燒烤煎熬。

靠什麼能贏貿易戰

小西奧多·羅斯福1909年畢業於哈佛大學,之後開始在商業和投資銀行界取得成功。一戰爆發後,他投身戰場,參加過數場戰事,並曾作為少校指揮第26步兵團。戰爭結束後,小羅斯福在組建美國退伍軍人協會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哈佛讀書時的小羅斯福
在哈佛讀書時的小羅斯福(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除了軍事和商業外,小羅斯福還積極參與政治和政府事務。他並曾擔任海軍助理部長(1921-1924),波多黎各總督(1929-1932)和菲律賓總督(1932-1933)。他在30年代重回商界,並擔任美國運通公司(Ameican Express)董事會主席。當二戰爆發,他以上校軍銜返回現役,並指揮第26步兵團。他後被晉升為准將,擔任第1步兵師助理師長。

在諾曼底登陸戰之前,他還參加了盟軍在1942年11月的北非火炬登陸行動,並也參加了盟軍1943年7月到8月對義大利西西里島的進攻。

事實上,老羅斯福總統的四個兒子曾為國參戰,本文主角小西奧多·羅斯福是長子,老羅斯福總統的小兒子昆汀犧牲在一戰的空戰中,二兒子不幸在二戰期間在阿拉斯加的一次軍事偵察行動中病逝,倖存下來的三兒子在一戰、二戰中身受重傷,倒是一直活到八十七歲。一位中文網路作家素人拾花寫道:

「當戰爭來臨,他們沒有躲避退卻;和平時期,他們從政經商,探險著書,做社會楷模,盡精英之責。看看老羅斯福總統一家,就知道何謂忠勇之家,何謂美國精神了。」

上世紀30年代初擔任菲律賓總督期間的小羅斯福
上世紀30年代初擔任菲律賓總督期間的小羅斯福(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沒有什麼宣傳部門去刻意宣傳小西奧多·羅斯福在這次登陸戰中的事跡,但他卻是當之無愧的英雄。美國人記住的是所有的英雄,不論是將軍還是士兵,不論是總統之子,還是農民的兒子。在美國人眼中,他們都是美國人的孩子,沒有區別,美國人生活在自由尊嚴中,他們切身體會這種生活的寳貴,他們也因此尊敬他們的英雄。

他們的英雄是真實的,他們用生命換來的自由是真實的,75年來,西方各國政府換了一屆又一屆,各國執政黨換了一個又一個,但他們的英雄們不變,人們對英雄的尊敬不變。

而在中共體制下,根源上的馬克思主義就是假的,它製造的歷史是假的,它宣傳的英雄是假的,它的畝產數字是假的,它的模範官員也是假的。今天的中國,主席台上的用冠冕堂皇的空話騙下面,下面的用掌聲和阿諛騙上面,連主席台上的那一小群人也在互相騙。它鼓動人民去獻身保衛的東西,是殘暴的假。

文革期間,紅衛兵在北京貼金日成的大字報,揚言要逮捕「走資派」金日成。消息傳到朝鮮,金日成聞訊大怒,當即下令搗毀志願軍陵園,將墓碑統統打爛,包括毛岸英的墓碑也被砸得粉碎。

金正恩為討好北京,憑弔毛岸英之墓。
2018年7月,金正恩為討好北京,來到後被修復的志願軍陵墓憑弔。(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這種假是一種毒,毒素蔓延害的是社會的每一個人,當年的毛岸英也是受害者,他其實就是死於這帶毒的一碗飯。

今天,北京還在號召用學習所謂毛澤東的著作來應對貿易戰,但如果守著這麼一團從根源上都假的東西,幻想它還能發揮效力,最後的結局自然是可想而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