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唯一會的 就是「不會」(圖)

2019-06-14 08:50 作者: 沈信宏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丈夫唯一會的,就是「不會」。
丈夫唯一會的,就是「不會」。
(圖片來源:Pxhere)

文/沈信宏

丈夫唯一會的就是不會,這是十分高深的技巧,明明體內蓄滿負號,卻能全部兜到表面抵銷為正,把不會展演得很會。像一張脆薄的紙,疾速一抽,也是能割傷人的利刃。

我什麼都要會,會煮飯,會幫小孩洗澡,會泡奶,知道要去哪裡買便宜的尿布奶粉,記得丈夫新買的格紋襯衫收在哪裡。會太多了,這些技能匆促拼接,像一落急著交疊的A4紙,無法對齊,邊緣總歧出不少斜縫,讓「不會」的樣子乘機穿滲出來,最後不堪地散落一地。

今天晚上要去餐廳吃飯,丈夫回家之後就躺在沙發上不動,兩個孩子已經越長越大,他不會的事越學越多,退到遠方,徹底成為一個清高的旁觀者,讓他能厚顏堆砌這般失敗的姿勢。

我先準備好孩子的晚餐,盛碗裝袋,備妥餐具。他們太小,外面的食物過油過鹹,吃一些嘗鮮即可,吃多往往腹瀉。丈夫不覺得那麼嚴重,總是對孩子展露無害的微笑,溫柔地遞給他們過多的薯條和紅通通的義大利麵。

丈夫可能等太久,預約時間不斷迫近,他焦慮地站起來想做些什麼,猶豫一陣喊兒子來穿外套、襪子,披上外套之後,找不到襪子,問我之後才急忙找來穿妥。剛戒尿布不久的兒子突然想尿,他陪兒子走進浴室,協助他踩上小凳,兒子走出浴室後,跑來找我哀叫襪子濕了。

女兒蹲在玩具櫃前說她大便了,丈夫皺眉搖搖頭說:「等媽媽換。」所有事情弄好出門之後,丈夫刻意點開手機的時間,晃來我眼前,再用二十秒,以低沉有禮的聲音打電話給餐廳延後時間。

在餐廳,我習慣快速決定好要點什麼,等丈夫思考和上菜前的時間將兒子的飯餵到剩一半,女兒吃飯比較慢,得一直訓誡、警告她。丈夫安靜地低頭看桌上的手機,像朵蔫敗的花。上菜之後我立刻酌量分給孩子,避免他們吵著要吃,然後繼續餵,繼續罵人,趕在女兒吐飯之前用手掌接住,一邊在五分鐘內吃完我的部分。

最好要在丈夫吃完前餵完,別讓他等。今天女兒可能下午在保母家點心吃多了,胃口不很好。丈夫看手機的姿勢開始變換,單手支頤,整張臉向下拉垮,手機的藍光再替他罩上一層陰冷的膜。

正當我猶豫要不要就此放棄,還是要挑出蔬菜讓女兒吃完的時候,丈夫奪走我的碗,半身越過桌子,大臉欺壓到女兒面前,她嚇到嘴巴微張,丈夫挖超大一匙塞進去。女兒想躲,他就瞪大眼睛攫住她的手,即使一直乾嘔,再被憤怒的鼻音逼著吞下去。在前所未有的威勢下,她一下子就吃完了,眼裡蓄滿不斷向我濺射的淚光。

丈夫把空碗推給我,像豪賭客一口氣推盡籌碼,自信滿滿,覺得和我的對局,他必勝無疑。

丈夫先走出去了,我狼狽地收完東西抱起女兒,在她耳邊輕聲安撫。兒子在我腿邊等我一起結帳,再牽著我出去,他沒看到坐在餐廳門口椅子上滑手機的丈夫,好奇地抬頭問我,「爸爸會不會……」

我抿唇撇向丈夫的方位,回答:「不會。」

 

本文整理、節錄自沈信宏《雲端的丈夫》一書。由寶瓶文化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