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文明的證據:高度發達的古代技術(圖)



史前人類許多技術甚至連我們現代人類也無法達到。(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從現今已發現的史前文明判斷,史前人類曾具有極高的科技水平,許多技術甚至連我們現代人類也無法達到,然而它們是遠古時期的產物。史前人類對地理和天文知識的認識也可媲美我們現代人類的水平。

埃及胡夫大金字塔

地球上大量的巨石建築群證明史前文明的存在。這些巨石建築特點是非常高大宏偉,用非常龐大的石塊砌築而成,而且拼接得非常完美。而這些巨石要用現代化的機器才能搬運,有的甚至連現代化的工具都無能為力。這些建築中往往都運用了十分精確的天文知識。建築物的三維尺度、角度和某些天體精密對應,蘊涵著很深的內涵。

埃及胡夫大金字塔由230萬塊巨石組成,平均每塊重達2.5噸,最重的達250噸。其幾何尺寸十分精確,其四個面正對著東南西北,其高度乘以109等於地球到太陽的距離,乘以43200恰好等於北極極點到赤道平面的距離,其周長乘以43200恰好等於地球赤道的周長。

其選址恰好在地球子午線上,金字塔內的小孔正對著天狼星。穿過金字塔的經線,剛好把地球上海洋和陸地分為對等的兩半。這座金字塔的底面積除以兩倍的塔高,剛好是著名的圓周率π=3.14159。整座金字塔坐落在各大陸重力的中心。

你能說所有這些都出於巧合嗎?「巧合」的數字還可以列舉很多,然而難道僅僅都是巧合嗎?這種懷疑也許會動搖埃及人的民族自豪感,但對於堆積230萬塊巨石的驚人工程,學者們指出,以當時的技術水平,埃及必須有5千萬人口才能勉強承擔,而那時全世界才不過2千萬人。

另外,法國化學家約瑟夫。大衛。杜維斯從化學和顯微角度研究,認為金字塔的石頭很可能是人工澆築出來的。他根據化驗結果得出這樣的結論:金字塔上的石頭是用石灰和貝殼經人工澆築混凝而成的,其方法類似今天澆灌混凝士。由於這種混合物凝固硬結得十分好,人們難以分辨出它和天然石頭的差別。

此外,大衛。杜維斯還提出一個頗具說服力的佐證:在石頭中他發現了一縷約1英吋長的人發,唯一可能的解釋是,工人在操作時不慎將這縷頭髮掉進了混凝土中,保存至今。

一定有些什麼人,在古埃及人之前運用高度發達的建築技術建造了金字塔。他們試圖通過金字塔向後世傳達某種信息,還有他們的驕傲。那麼,他們是誰?科學家最新的發現表明,金字塔有曾浸在水下的證據。

埃及基沙高原的獅身人面像

基沙高原的獅身人面像,正對著東方,經最新天文分析和地質分析,其建築年代可能要比考古學家早先的估計要久遠的多。美國地質學會修齊教授說,獅身人面像的身體受到的侵蝕似乎不是風沙造成的,風沙造成的侵蝕應該為水平、銳利的,而獅身人面像的侵蝕邊緣比較圓鈍,呈蜿蜒彎曲向下的波浪狀,有的浸蝕痕跡很深,最深達2米。另外上部侵蝕得比較厲害,下部侵蝕程度沒這麼高。這是典型的雨水浸蝕痕跡。

而獅身人面像暴露在空氣中的時間最多不會超過1千多年,其餘時間被掩埋在沙石之中。如果真是建於埃及卡夫拉王朝而又被風沙侵蝕的話,那麼同時代的其它石灰岩建築,也應該受到同樣程度的侵蝕,然而古王朝時代的建築中沒有一個有獅身人面像受侵蝕的程度嚴重。

而從公元前3千年以來,基沙高原上一直沒有足夠造成獅身人面像侵蝕的雨水,所以只能解釋為這些痕跡是很久遠以前、基沙高原上雨水多、溫度高時殘留下來的。

另外根據天文學計算,公元前11000~公元前8810左右,地球上每年春分時太陽正好以獅子座為背景升上東方的天空,此時獅身人面像正好對著獅子座。根據以上分析,考古學家推測獅身人面像很可能建於一萬多年前。

科學家最新的發現表明,獅身人面像有曾浸在水下的證據。

史前天文學

古代人類有非常豐富的天文學知識,如已發現的埃及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所隱含的天文知識,瑪雅曆法,非洲多汞人的天文知識,南美洲蒂亞瓦納科遺址的天文曆法,人造月球等等。從已解讀的古代曆法可知,它們所掌握的天文知識是相當準確的。

瑪雅曆法

瑪雅人是一個歷史上曾經存在過的具有高度科學文明的民族。這個神秘的民族曾居住在今墨西哥尤卡敦地區和危地馬拉,洪都拉斯等地。考古學家們認為,瑪雅人具有極為光輝燦爛的文明。在瑪雅文化裡有著許多有關人類,生命和宇宙之迷的答案。

在尤卡敦半島和現在危地馬拉的一些地方還可以看到許多瑪雅人留下的金字塔,廟宇和一些古建築。還有不少石雕和許多謎一樣的碑文。這些答案很可能就在他們留下的書籍中,有些則銘刻在石碑上和流傳在神話裡。非常可惜的是,在1517年以後,西班牙軍隊入侵時把瑪雅文庫中的珍貴書籍付諸一炬。如今剩下的只有殘存的碑文以及一些令人難解的曆法。

在天文方面,古代瑪雅人不知道望遠鏡,卻知道天體的精確運行週期,並和現代極為相近。比如,太陽年(即一般意義上的一年)現代的精確測量值為365.2422天,而古代瑪雅人卻知道太陽年的長度為365.2420天,比準確數字只少0.0002天;同樣瑪雅人概念中月亮繞地球一週的時間為29.530588天,而現代的測量值為29.528395天。瑪雅人對金星的會合週期的計算能精確到每6000年只差一天。

瑪雅曆法中有對金星也有超乎尋常的研究,他們能準確的算出一個金星年是584天,如果按他們的方法去推算金星的運轉週期,一千年僅有一天的誤差,這是一個極為驚人的天文學成果。在危地馬拉Quiriga出土的一塊石碑,標明了4億多年前某一天的日月位置,其計算過程清楚。

瑪雅人留下的曆法和瑪雅的數系與其民族本身一樣富有神秘的色彩,至今也沒有人知道這些曆法和數系來自何方。瑪雅歷與世界上任何一種曆法都不一樣,其中使人最難以理解的是,他們所使用的數字單位出奇的大,彷彿是天文學計算所需要的高度洗煉的數字體系。瑪雅人還具有豐富的天文知識,計算地球圍繞太陽公轉的軌道非常精確。他們的曆法中記有地球運行和月食的週期,並記有其它星球之間軌道的重合與同步。

其實瑪雅人對天體的認識遠遠超出了太陽系。在一個瑪雅人稱為「族爾金」(Tzolkin)的曆法裡赫然記錄著銀河系的季候變化(Galactic Seasons)!怪不得科學家稱瑪雅人為「宇宙旅行者」(Galactic Navigator)。既然瑪雅人可以測知銀河系季候的變化,那麼如果能夠把瑪雅歷中有關方面的記載破譯出來,對於我們瞭解人類、生命及宇宙的奧秘必然會有許多的啟示。

美國一位歷史學家何西博士以其畢生精力在研究著瑪雅文明。何西博士在他的著作《瑪雅效應》一書中對瑪雅歷有著詳細的論述。

非洲部落的天文知識

在非洲有一個叫「多貢」(Dogon)的部落,在他們的思想概念中,從很遙遠以前便對天狼星具有十分詳細的瞭解。而天狼星是如此的難以觀察,以至於現代人直到1970年才獲得它的第一張照片。以下是多貢人對天狼星的描述及現代天文學的證實:

1.在多貢人的傳說中天狼星是雙星系,而現在天文學家用最先進的天文望遠鏡觀測發現,天狼星果然有兩顆伴星。

2.多貢人知道其中一個伴星(天狼星B)運行軌道是橢圓形的,大約50年就環繞天狼星公轉一週,據天文學家研究,目前確認其週期為49。98年,多汞人的數據非常接近。

3.多貢人認為天狼星B是白色的,是天上最重的星,由一種比鐵還重的物質所構成。現代研究證實,天狼星B確是白色矮星中最具代表性的星球,會發出白光,其直徑與地球類似,但質量卻與太陽接近,所以其密度是水的13萬倍,鐵的1萬6千倍,此種高密度物質,地球上根本不可能存在,其單位重量(比重)是已知星球中最大的。

多貢人還早就知道土星有環,木星有4個主要的衛星。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