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將忠魂 袁崇煥與他的關寧鐵騎(圖)

2019-08-16 10:00 作者: 雲中君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明忠臣袁崇煥塑像。(網絡圖片)
大明忠臣袁崇煥塑像。(網絡圖片)

袁崇煥(1584~1630)字元素,號自如,廣東東莞石碣人,生於明萬曆十二年(公元1584年)。萬曆四十七年中進士,初為福建邵武知縣。他自幼胸懷大志,最關注的是當時並不為明朝君臣重視的遼東邊防,當時由努爾哈赤率領的後金軍兵已經開始崛起,八旗勁旅數次攻擊明朝,逐漸成為明王朝在北方邊境的心腹大患。

然而,當時的明朝,上至皇帝,下到群臣仍然不知亡朝的大禍即將到來。袁崇煥雖是一介寒士,卻從小關注邊疆戰事。他熟讀兵書,精於佈陣之道,立志未來能在邊疆為國家盡忠效力。在做了邵武知縣之後,儘管福建遠離遼東,袁崇煥仍然經常地在日常政務之餘,找來曾經在遼東邊鎮當過兵的退伍兵將瞭解一些遼東邊境的具體情況。他38歲之前從未到過遼東,卻對邊地的地勢、戰事、人事瞭如指掌。這些經歷為他日後在遼東的作戰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遼人守遼土組建關寧鐵騎 寧遠破金兵氣死努爾哈赤

明天啟二年,袁崇煥進京朝見明熹宗皇帝朱由校,向朝廷提出了許多靖邊之策,受到明熹宗的賞識,破格提升他為兵部侍郎,負責掌管策應遼東的防務。為了進一步瞭解遼東邊境的實際情況,袁崇煥曾冒著被後金軍隊俘虜的危險,單槍匹馬在山海關外考察了十幾天。經過這十幾天的考察,袁崇煥更加加深了對遼東防務的瞭解。後來,遼東邊事告急,袁崇煥自告奮勇要前往遼東前線。他被任命為兵部僉事,專門負責關外的軍事活動,從此,袁崇煥開始了他的軍事生涯。

身負重任的袁崇煥來到山海關以後,馬上到各個城口實地考察。尋找防務上的漏洞,按照實地調查的結果重新佈置防務。要守住山海關,就必須固守關外的寧遠新城。寧遠同山海關相互依托缺一不可。所以,他上任之後,就集中全部人力物力,修築寧遠城。在他的精心修築下,寧遠成為山海關外的最堅固的一座軍事重鎮。

明末,在練兵的問題上,袁崇煥力主「以遼人守遼土」。過去的遼東戰事,明朝往往是從全國各地徵調部隊增援。除了少數特別精銳的部隊外,南方客兵往往戰鬥力很弱。一方面萬里來援,不適應遼東的環境;另一方面,家不在此,打起仗來沒有一種保家衛國的意識,淨想著怎麼溜回家。而且,南方兵也不適於騎兵作戰。袁崇煥將這些客兵歸納為「南(江南兵)脆弱」。遼東民風剽悍,多對後金有世仇家恨,痛之入骨,而且遼人多善騎馬。因此,袁崇煥在十多萬遼民中挑選身體強壯者充實各軍,同時著力栽培滿桂、祖大壽等一大批出生在遼東的將領。於是他在給朝廷的奏折中主張:一、用遼人守遼土;二、屯田,以遼土養軍隊;三、以守為主,等待機會再出擊。

1626年(天啟六年)正月二十三日,努爾哈赤親率八旗勁旅十三萬人進攻寧遠。自稱三十萬人,兵臨城下令袁崇煥投降。袁崇煥率領守軍據城死戰,戰士們個個奮勇上前,百姓們也紛紛上城頭幫忙,守軍使用紅衣大炮猛烈轟擊八旗軍,使得善於騎射、長於野戰的八旗勁旅被阻於城垣之外,攻城不得。數輪攻擊後,兵將傷亡十分慘重,許多兵將死於明軍炮火之下,連八旗統帥努爾哈赤本人也被紅衣大炮擊傷。努爾哈赤自以十三副鎧甲含恨起兵以來,戎馬生涯四十四載,大戰小戰無數,總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從未遭受過如此之敗。

在寧遠之戰中袁崇煥統領的明軍雖然取勝,但是由於孤軍奮戰,也是元氣大傷。為了爭取軍隊的休整時間,也為了試探後金的意圖,袁崇煥私下派出使節去弔唁努爾哈赤,還向努爾哈赤說「老將橫行天下久矣,今日見敗於小子,豈其數耶!」努爾哈赤身受重傷,又經袁崇煥所派的使者這麼一氣,很快便鬱悶而死,終年68歲。

藉著寧遠大捷後明軍士氣有所回升,開始敢於與後金軍騎兵作戰的機會,袁崇煥苦練出了一支兵力並不很大,但戰鬥力相當強的騎兵。這支部隊後來被人們稱作「關寧鐵騎」,是明末最精銳的部隊,能與滿清的八旗軍正面交鋒。

騎兵最重要的就是速度,這就是所謂的兵貴神速,關寧鐵騎的戰馬不是從寧遠城附近挑選的,而是專門的蒙古馬。雖然蒙古馬體形不大,但是身軀粗壯,四肢有力,生命力極強。8小時可奔襲100公里,極限速度1分鐘800米。如此優秀的馬匹配合三眼火銃,讓關寧鐵騎鮮有對手。

袁崇煥立軍威擅殺毛文龍 范文程離間計惹怒明思宗

明天啟七年,熹宗皇帝病死,他的弟弟朱由檢登基作了皇帝,即明思宗崇禎皇帝。朱由檢登基之後,十分重視遼東的戰事。為了實現收復遼東的夢想,他重用這時被閹黨壓抑罷官在家的袁崇煥,授以兵部尚書的重任,督師薊遼。袁崇煥上任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整頓軍紀,在整頓的過程中,他發現皮島守將毛文龍竟敢私自販運軍糧,簡直是目無軍紀,為了嚴肅軍紀。袁崇煥未經朝廷批准,就擅自殺掉了毛文龍。崇禎皇帝本想處置袁崇煥,但是由於遼東防務無人可派,只好先隱忍不發。

崇禎二年(公元1629年)秋天,後金新繼位的皇太極率領大軍,避開了袁崇煥堅固的寧錦防線,繞道蒙古,於10月26日突破喜峰口入塞,成千上萬的後金兵如潮水般向長城湧去。毫無準備而且剛剛才因為欠餉鬧過兵變的明軍幾乎立刻土崩瓦解,當年戚繼光苦心經營數十載的防線一夜之間化為烏有。由濟爾哈朗與岳托指揮的右翼4旗軍與右翼科爾沁蒙古軍突破大安口入塞,半日間就殲滅明軍5營。阿巴泰與阿濟格指揮的左翼4旗軍和左翼科爾沁蒙古軍破龍井關入塞,斬明副將易愛。10月27日,皇太極親自統領的主力軍克紅山口入塞。30日,後金軍合圍了北京的最後一道門戶——遵化。

袁崇煥得到京師危急的消息後,馬上帶兵千里飛馳回京支援。由於晝夜奔馳,關寧鐵騎的步兵被遠遠丟在後面,甚至最精銳的九千騎兵中也有四千人掉了隊,只剩下五千和他一起趕到了北京。袁崇煥到達北京城外之後馬上與山海關總兵滿桂合力在北京城外各門狙擊後金軍。在堅持了一段時間後,明朝各地勤王軍馬日益逼近北京,形勢漸漸逆轉,開始有利於明軍。

袁崇煥是後金的一個心腹大患,為了除掉他,皇太極採用了謀士范文程的計策,離間崇禎和袁崇煥。他們偽造了袁崇煥與皇太極書信,並讓人冒充袁崇煥的使者,向皇太極邀功,還故意讓俘獲的太監聽見,然後故意放回這個太監。崇禎本來就已經對袁崇煥產生懷疑,此時再經太監這麼一說,更是對袁崇煥是漢奸深信不疑。同時,後金的軍隊在作戰的時候,也用了計策。他們用袁崇煥部下用過的箭矢射傷滿桂。滿桂回城後發現上面刻有袁崇煥所部之記號。滿桂原本就與袁崇煥有點過節,如今發現袁崇煥竟然在聯手對付外敵的時候暗算自己,因此勃然大怒,便以箭矢和身上傷口為證,進宮找崇禎告了御狀。兩下裡一對,崇禎帝果然中了計。認為是袁崇煥與後金勾結,引兵入關的。遂決心將袁崇煥逮捕下獄。

死後不愁無勇將 忠魂依舊保遼東

當時後金所入隘口乃薊州太守劉策所轄,而袁崇煥一得到消息立刻千里赴救,自謂有功無罪。然而都人突然遭到兵災,謠言紛起,通說袁崇煥縱敵擁兵。而大臣也因為從前和議的事情,稱其引敵脅和,將為城下之盟。此外,清軍設反間計,傳聞袁崇煥與清軍定有密約,並縱放捉獲的宦官聽聞後遣返回明廷去。其宦官告訴崇禎皇帝,加重了崇禎皇帝的疑心。

同年十二月,崇禎皇帝召袁崇煥、滿桂、祖大壽入殿質證,袁崇煥不能對證,崇禎皇帝於是下詔逮捕袁崇煥入錦衣獄。袁崇煥蒙冤下獄之後,朝中群臣大都知他冤枉。內閣大學士周延儒和成基命、吏部尚書王來光都上疏解救。總兵祖大壽上書,願削職為民,為皇帝死戰盡力,以官階贈蔭請贖袁崇煥之「罪」。袁崇煥的部屬何之壁率同全家四十餘口,到宮外申請,願意全家入獄,代替袁崇煥出來。崇禎一概不准。祖大壽戰慄失措之餘,無奈帶兵返回山海關。

此後滿桂被崇禎帝拜為武經略,賜尚方劍,指揮來援各部。而當時已經退到良鄉的皇太極聽聞袁崇煥下獄之後,親帥大軍再次進逼京城,在蘆溝橋盡殲明副將申甫所部7000餘人。崇禎皇帝要求滿桂出兵對敵,滿桂則以「敵勁援寡,未可輕戰」為由,堅持防守。然而在多次催促下,同月十五日滿桂不得已率領黑雲龍、麻登雲、孫祖壽諸大將,移營永定門外二里,12月17日,後金軍與明滿桂、孫祖壽、黑雲龍、麻登雲四總兵部40000人大戰於永定門外。明軍盡潰,滿桂、孫祖壽戰死,黑雲龍、麻登雲被俘。

12月27日,後金軍在薊州全殲來援的明山海關軍5000人。12月29日,貝勒杜度在遵化擊破明騎兵5000,斬副將一員。崇禎3年正月初四,後金軍克永平。遷安,灤州歸降。正月22日,代善軍大破明新任兵部右侍郎劉之綸軍萬人,射死劉之綸。唯一能夠與韃子一戰的就剩下關寧鐵騎了,而祖大壽此刻仍然拒絕奉旨入京勤王。還是在獄中的袁崇煥寫信給祖大壽陳述利害,關寧大軍方才進關。關寧軍的回師入關使整個戰局發生了巨大變化。皇太極看到繼續打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於3月2日取道冷口關出塞。作為插在關內的一個楔子,他留下了由堂兄二貝勒阿敏指揮的重兵守衛遵化,永平、灤州、遷安四城。令他極為吃驚與震怒的是,他剛回盛京不久,阿敏就跟著回來了——祖大壽指揮的關寧鐵騎從5月9日開始,在數日之內將阿敏軍全部擊潰,盡復關內四城,史稱「遵永大捷」。皇太極大怒之下,將阿敏幽禁,其他守備將領也無一例外的遭到了嚴厲的懲罰。

在城外激戰的這幾個月裡,崇禎皇帝不敢動獄中的袁崇煥,害怕引起兵變,可是心裡恨袁崇煥入骨。等後金軍隊剛一退去,他就以「通敵叛國」的大罪判袁崇煥凌遲處死。1630年(明崇禎三年)中秋節後的一天,袁崇煥被執行「凌遲」。不明就裡的百姓們將袁將軍當成叛國的惡人,或辱罵、或擊打,甚至還用剪刀戳、用牙齒咬他的身體。很多人花錢向劊子手購買從袁將軍身上割下的肉和內臟,一邊吞食,一邊痛罵。史料這樣記載著:「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行刑完畢時,袁將軍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骨架和一顆頭顱。崇禎皇帝命將其首傳視九邊(長城上的九個邊防關口),以此震懾邊將,以儆效尤。袁崇煥家人被流徙三千里,並抄沒家產。在獄中,袁崇煥曾做《獄中對月》一詩。內容如下:

天上月分明,看來感舊情。

當年馳萬馬,半夜出長城。

鋒鏑曾求死,囹圄敢望生。

心中無限事,宵柝擊來驚。

另有一首《刑前遺言》,內容如下:

「一生事業總成空,半世功名在夢中。

死後不愁無勇將,忠魂依舊保遼東。」

袁崇煥伏刑之慘情,令人毛骨悚然。當時北京百姓都認為袁通敵,恨之入骨。袁崇煥死後,關寧鐵騎的將領們憤怒的呼喊著「袁督師都被殺了,我等在此立功何用!」而遠離京城。被時人評價為「明用之善,則為後金之勁敵;用之不善,則為明朝之叛將」的「自祖大壽以下凡五十員遼將」和關寧鐵騎此後一步步的被分化瓦解了。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後來被調回關內鎮壓農民軍,如左良玉、曹文詔、劉澤清,一部分戰死在抗清(後金)的戰場上,如何可綱、曹變蛟、黃得功,剩下的將領們則投降了清朝,成為滿清入關的急先鋒,如吳三桂、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

袁崇煥死後,其舊部祖大壽、何可綱率軍駐守錦州、寧遠、大凌河要塞,清軍始終不能越雷池一步。崇禎四年八月,皇太極以傾國之師,在大凌河將祖大壽緊緊包圍,十月間祖大壽不支投降。副將何可綱不降,被殺。祖大壽騙皇太極說可為滿清去取錦州,但一到錦州,立即就守城,此後皇太極派大將幾次進攻都打不下來。皇太極兩次御駕親征,攻錦州、攻寧遠,都無功而退。直到崇禎十四年三月,清兵大軍再圍錦州,整整圍攻一年,到第二年三月,先擊潰了洪承疇十四萬大軍,祖大壽糧盡援絕,又再投降。祖大壽到順治十三年才死,始終不曾為滿清打過一仗,可能他是學了《三國演義》中關雲長「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宗旨,滿清也沒有再封他任何官職。比之滿桂、趙率教、何可綱、孫祖壽等戰死沙場的將官,祖大壽有所不如,但其節操遠勝於其餘的那些降清大將。

儘管前途各不相同,但不論是在哪個陣營,關寧鐵騎的將領們都顯示出自己是那個時代最優秀的將領,不斷被稀釋和削弱的關寧鐵騎則始終是最優秀的軍隊。直到清康熙20年(1681)三藩之亂被平息,袁崇煥所培育出的這支大明雄師的最後一絲血脈才告消失。

袁崇煥死後,其佘氏義僕為其收斂骸骨,葬於北京廣渠門內廣東義園,並從此世代為袁守墓。清乾隆四十九年(1772年),清高宗下詔為袁崇煥平反。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