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金馬陸片掛0 《少年問道》退賽內幕(組圖)



陸片退金馬《少年問道》打道回府的內幕。(圖片來源:中央社/海鷗影業提供)

去年舉行的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拿下最佳紀錄片的台灣導演傅榆發表得獎感言時,意外引發反彈聲浪,遭中共指其為宣傳「台獨」,引發不小風波,隨後,來台參與金馬盛事的大陸劇組、導演、演員幾乎全部缺席金馬官方酒會和慶功宴,所有人員不接受採訪,並火速離開台灣。之後又莫名其妙地轉發中共團中央「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微博圖文,此舉被外界解讀為,被逼表態站隊。今年第56屆金馬獎報名截止日前,北京當局先是刻意讓金雞獎與金馬撞期,之後大陸國家電影局更直接下令,禁止電影人員報名第56屆金馬獎,引發網友熱議。

中共國家電影局8月7日發布「暫停中國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金馬影展」,相關禁令傳出後,陸港部分電影公司及明星陸續表態不參加金馬獎,另有部分已經報名的香港電影公司和香港演員,也因遭官方施壓而撤銷原報名。

原本還表示「不忘初衷!」堅持不退賽的陸片《少年問道》導演朱昱,卻在17日於社群網站上發文表示,「堅決服從國家電影局規定,退出金馬影展,不再參加複賽。」「我是一個普通人,不是名人,原來我從未拍攝完成過任何影片,畢業後沒有從事過影視行業,因此我退賽的消息沒有人看到,不能像劉德華前輩退賽那樣很快被社會知曉和關注。」並強調:「網絡暴力無處不在,我的人身安全已經受到威脅。」

據悉,《少年問道》以紀錄片的方式拍攝,內容主要講述:四位青年以徒步、乞行方式、自北京白雲觀出發,徒步走到山東棲霞聖地,展開15天、行走600公里的問道之旅。

在此之前,《少年問道》導演曾表示願意為弘法走鋼索、甘冒兩岸敏感,決定報名角逐金馬獎,如果有幸入圍,將會帶領團隊參加金馬影展,使該片成為唯一堅持參賽的大陸影片。(相關閱讀:不畏中共打壓《少年問道》金馬不退賽

北京白雲觀
北京白雲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Gene Zhang)

消息傳出後,大陸「網紅道士」(全真道士梁興揚)8月15日起在微博多次發文指責,批評《少年問道》執意參加金馬獎是對道教形象的極大傷害。

身為中共西安長安區政協委員的梁興揚,甚至舉報該片拍攝出發地的北京白雲觀,「缺乏政治意識、沒有與電影劃清界線。」隨後,白雲觀管委會委員的道長陳理真也不甘示弱的在微博反嗆:「發現今年的瘋狗真多,應該超度一下。」此番罵戰引發大批網絡水軍對《少年問道》開炮。

有別於先前的堅持參展,《少年問道》導演朱昱在17日的發文中,刻意與校北京電影學院、導演張曉波切割,聲明該片是個人獨立拍攝製作,與中國道教學院、中國道教協會、北京白雲觀等無任何關聯。

對於中共當局將黑手深入演藝界,並明文發布金馬禁令的種種打壓跡象,惡劣行徑早已被網友看穿,只是更凸顯出大陸官方逼迫藝人表態的手段越來越粗劣。曾被提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大陸獨立導演張贊波,就曾在臉書對於中共打壓金馬一事發文怒斥:「可恥的電影局,狗急跳牆的節奏!歷史定會記住你們所做的一切。」

中國官方7日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本屆金馬影展。
中共國家電影局8月7日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本屆金馬影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合成)

有分析指,今年大陸金雞百花獎刻意與台灣金馬獎撞期,中共異想天開以為這樣能給外界塑造一個印象,「好像大陸電影人因此不會來金馬獎」,但實際上,只是被更多人看穿其醜陋的抵制手段。

流氓起家的中共最善於利用鬥爭,藉此綁架人民鬥人民,用以攻擊與自己不同的反對聲音,讓不明真相的人民淪為共產黨的人肉盾牌;再來就是挑動民族心,致使人民因憤怒而矇蔽理性的判斷,狡猾的想藉此抹掉大陸人民聽到外界反對中共的聲音,不讓他們看見中共才是真正邪惡的禍根。

對於今年金馬獎因受到打壓,不少大陸片和港片退賽,金馬獎執委會表示:「金馬獎的各項活動會照常舉辦。」台灣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董事長朱延平也表示:「那就自己辦吧!不過還好,今年是台灣電影的大年,不像去年是小年。」並強調「我們的大門從來沒有關閉過,希望盡快讓電影回歸電影,才是華語電影圈之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