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道士之名卻非修道 借低層法術網羅朋黨(圖)


以道士之名卻非修道  借低層法術網羅朋黨
以修道之名義而行謀利之實,最後遭到惡報。(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自古以來,誠心誠意,一心修道者有之,而憑藉小聰明來謀取現世之利之假道士亦有之。下面這個呂用之便是憑著道家的低層法術來網羅朋黨,以致妄圖將一國據為己有。最後終於落得個滿門抄斬的惡果。

唐朝年間,有個人叫呂用之,原是鄱陽郡安仁裡的一名普通百姓,從小性格凶悍而狡猾,長大後略識些文字。其父呂璜以販賣茶葉為職業,穿梭於淮河南北和浙江之間。由於當時各地都很太平,廣陵一帶又是歌舞音樂之鄉,富翁鉅賈常常來此,且人數頗眾。

呂璜聰明機敏,又善於飲酒並懂得音律,經常跟一夥一夥的商人們出去遊玩。當時呂用之才十二三歲,由父親帶著他到處走。他經常把那些鉅賈們侍奉得很開心。有時穿戴整齊搖著扇子,在家中與奴僕在一起。幾年之後其父呂璜死在家中。唐代乾符初年,強盜們攻進了州裡,於是他家搬到了其他地方。

當時呂用之孤獨無依而且又很貧寒,他的舅父徐魯仁常常接濟他。一年多以後,呂用之卻與徐魯仁妻室通姦,結果被徐魯仁趕了出來。於是他便上九華山侍奉道士牛弘徽。這個牛弘徽自稱是個得道者,呂用之屈就於此並拜他為師,讓他把驅役鬼神之術傳給自己。

牛弘徽死後,呂用之又客居於廣陵,遂戴著有皺紋的紗巾、穿著粗布衣服,用符咒藥物來換衣食度日。一年多後,丞相劉公來淮東地區巡查,他規定,凡有用道術盅惑人心、影響執法的,立即逮捕。於是呂用之害怕了,隨即下了江南。

當時高駢鎮守京口城,他召了一些道士教他練輕功,以求長生。呂用之也去應召,一個多月竟然沒人理。他就去拜見渤海國來的親戚俞公楚。俞公楚感到他有本事,就給他換上了一套儒生的服裝,稱他是自江西來的呂巡官,憑其本事馬上就要推薦給渤海國了。高駢聽罷,急忙召來考他。

於是俞公楚及手下人暗中串通,使呂用之的法術表面上得到了驗證,隨即被封為觀察推官。由於他的字叫無可,他常常把無可無不可這句話掛在嘴邊。他在高府,可以隨便出入,沒有人會去阻他進來。。

一開始,他鑽研仙藥香火等。第二年,渤海國移鎮,呂用之堅決請求穿上軍裝赴渤海,遂被任命為重要的職位。他由於往年當過小商販,長期客居廣陵,所以對於官府及民間的流弊一清二楚。他常常飯後之餘,妄說時政得失,就這樣使渤海國君越來越重視他,逐漸予以重用。

就這樣,渤海國的舊將梁纘、陳拱、馮綬、董僅、公楚、歸禮等人開始漸漸與國君疏遠起來,使之陷入孤立之境地。於是呂用之便乘機網羅私黨,伺機舉事。有不跟他走的,他便用金銀財寳取悅之。他身邊之人全是些見利忘義的市井小民,於是他便欺上瞞下大逞妖妄。

至於那些所謂仙書神符,他們天天帶在身上,一段接一段地誦念,不知慚愧和羞恥。呂用之經常向主掌君主出行的公行官行賄,使宮中的規章制度日見紊亂。賦稅也日益加重,刑罰更加煩瑣,那些小人便乘機任意胡為,使百姓怨聲載道。而那些上層人物也是各懷鬼胎。

呂用之怕突發變故,於是奏請設置巡察使,探聽蒐集宮內外的密事。渤海國君立即封他為御史大夫,充任各軍都巡察使。於是他召募了一百多個因犯罪而被罷免的陰險刁猾之官吏,給予他們優厚待遇,以備自己今後指揮使用。這些人每天各帶十多個家丁,橫行街巷,被稱為察子。

至於平民百姓打孩子罵老婆用的一些密言隱語,也沒有他們不知道的。這樣一來,道路兩旁都如同生出眼睛一般。他們藉此機會排除異己,在這種情況下,縱然你謹慎小心靜默端坐,什麼話也不說,也難免橫遭其禍。因此而家破人亡的共有數百戶之多。

後來他發動叛亂而想將渤海國據為己有,不料往日不滿他那套邪妄做法之將領起而攻之,最後被宰於三橋,滿門抄斬。這也是他所遭的報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