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教育「回歸」是香港禍害之尤(圖)

2019-10-24 09:51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十月一日,香港民眾走上街頭控訴共產黨70年暴行。(看中國 周秀文攝影)

【看中國2019年10月24日訊】香港游擊戰正烽火燎天,美國也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向北京施壓。但北京罔顧國際輿論指責,鐵了心要在香港推行「二次回歸」。中共第一喉舌《人民日報》於10月20日發表評論《美化黃之鋒香港教育的病該治》,批評香港的教育體系存在嚴重「問題」。此時此刻,不要小覷這篇《人民日報》評論,這是北京在釋放信號:香港「二次回歸」計畫中的要點——改造香港的教育體系行將啟動。

所謂「香港教育問題」恰是大陸教育之癌

《人民日報》評論的切入點是香港一所中學的教材將黃之鋒列入「中華傳統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然後從黃之鋒是「港獨分子」這一點開始發揮,認為香港教育的問題一是泛政治化,教師都把課堂當成了撒播政治觀點的「土地」,比如通識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與內地矛盾,鼓動學生通過「非制度化途徑」表達訴求,讓學生逐漸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二是批評香港教育脫離了本國的文明母體,比如,國民教育的推廣在香港困難重重,中國歷史從必修課變成了選修課,中國語文課幾乎快變成「中國語言課」。

熟悉中國教育的人當然都知道,中國教育是獨斷性的黨化教育、從小學開始就向本國青少年強行灌輸中共意識形態,讓青少年喪失獨立思考能力的不是香港教育,而是中國大陸的教育目的。中學歷史教科書更是充斥嚴重閹割的歷史,尤其是近代以來的歷史更是與歷史真實相去甚遠。說到「脫離本國的文明母體」,沒有任何政權比中共走得更遠,「打碎舊世界」,否定中國傳統文明的道統、法統、政統,是中共建政之本,目前在世界廣撒金錢的孔子學院只不過是從根本上否定孔子思想的紅色滲透基站。香港拒絕這樣的通識教育教材,是香港人保護自己下一代的明智兼勇敢之舉。

香港人與北京之間反洗腦的持久戰

香港人一直在反抗中共的洗腦教育,過程很艱難。香港中學教科書中關於六四事件的描述,就是一場持久戰。1989年六四事件深刻地影響中國政治走向,但在香港的中學歷史科教科書當中,卻只有短短一、二百字粗略交待,香港教育界人士批評說,教科書對這段令國民痛惜的史實,不應該採取迴避態度。中共對此的回答是:2018年,香港教育局頒布的修訂教學大綱中,未將「六四事件」列入課綱,面對質疑,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答稱,課綱內容不影響教科書及具體教師選擇是否在課堂提及此類事件——這就是《人民日報》評論批評的一些香港教師將課堂當作撒播政治觀點的土地之由來。

北京更是從未放鬆對香港教育系統的改造。2012年,北京還假手香港政府推出國民教育計畫,向全港各中小學派發一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讚美中國國情,出版者是政府資助成立的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編者是香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這兩個機構的負責人都是親北京的全國人大代表。這本教學手冊居然稱中國政府用人唯賢,是一個「進步、無私和團結的執政集團」,並把美國的民主制度描述為一個政黨爭鬥、民生遭殃的制度。這本教學手冊發行之後遭遇各方質疑,但因港府掌握香港教育體制的財權,學校的生存多靠政府資助,大多數校長沒有膽量拒絕政府指令,在選擇教材或參考課本的時候,都會選擇政府推薦的教材。2014年佔中運動之後,這種改造著重於消解香港的本土意識,香港教育局於2018年公布了初中中國歷史修訂課程大綱,香港史不再列為獨立課題,而是融入不同的中國歷史課題,意在培養當地學生認同「一國」的國家觀念。

香港政府除了資助出版讚美中國國情的教科書之外,每年還撥出數千萬元經費資助香港的中小學生北上參加國情研習交流團活動。

二次回歸計畫三要點:教育列位第二

北京推行這種意在消滅香港人主體意識的黨化教育,不僅未能成功為香港人洗腦,反而引起香港人普遍反感。無論是2014年的佔中運動,還是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都是青年人為主體。但北京從來就一意孤行,不僅不反思自己失去香港青年一代的原因,反而在佔中運動之後總結出一套很有中共特色的經驗,認為是愛國主義教育不夠,於是在制訂「二次回歸」計畫時,將改造香港教育系統列為第二大任務。

早在今年9月份,我在《「二次回歸」是陸港的共同噩夢》一文中,詳細介紹了中共在2014年香港佔中運動之後,曾擬定」二次回歸」計畫,包括三個層面:

一是在「硬」的立法層面,要在香港的核心價值體系中納入反分裂的內容;二是在香港的學校教育中加強愛國主義教育,推進對「一國」的認知。三是要在制度上及時糾正殖民地時代的官商共治模式。最先啟動的是結束官商共治模式。

9月16號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百天,香港各界發動遊行紀念。北京則在此前後發出各種信號,展示瞭解決香港問題的最終路向。我在《結束官商共治,啟動二次回歸》一文中分析過:9月13日路透社發布獨家消息,北京召集百家中國國企於深圳開會,要求它們加強投資並深入控制香港。9月17日國內各網站登消息與評論,引述香港民建聯要求政府考慮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向持有約930萬平方米農地的香港四大發展商等收回農地興建房屋。9月25日,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新世界發展宣布,將向特區政府、社會企業或慈善團體,陸續捐出27萬平方米的土地,用於興建公共房屋及相關設施,以回饋社會、緩解香港住房問題。恆基兆業於9月27日宣布支持政府回收閑置的農地;新鴻基地產也表示,原則上支持及歡迎特區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農地以加快興建公營房屋。至此,香港「四大家族」中除李嘉誠家族外,均已表態支持港府收回閑置農地、興建公屋。未在反送中運動中表態支持中央政府的李嘉誠則受到《人民日報》(9月13日)點名批判。

距離港商獻地才一個月,香港反抗者的游擊戰還在繼續進行,《人民日報》這篇評論又開始批評香港的教育體制,這預示著接下來就是啟動香港教育的「二次回歸」,改造香港教育體制的幅度將比以前大得多。可以預測,第一刀將砍向教科書,強迫全港採用北京首肯的版本。教科書的重要性,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薩繆爾遜曾如此表述:「只要這個國家的大學教科書是我寫的,憲法和法律就讓其他人去書寫吧」。自薩繆爾遜的《經濟學》問世之後,一代又一代經濟學人,幾乎都從閱讀他這本教科書起步。

北京為香港擬定的二次回歸計畫中的三要點,無一不指向「兩制」中的香港體制,從長遠來說,為禍之烈莫過於教育回歸。一個人在社會化過程(16歲之前)中受到的各種影響中,學校教育最為重要。中共意識形態教育為害中國之烈之深,我在2016年的舊文《少年中國的活躍力量:毛左與小粉紅》中已經盡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