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受困礦工的小老鼠(圖)


一個私人煤礦突然冒頂,洞裡幹活的一共有九個人被堵在裡面。
一個私人煤礦突然冒頂,洞裡幹活的一共有九個人被堵在裡面。(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有一個小礦工,姓印,大夥兒叫他「印小」。

自從進了一家私人煤礦,印小就算是把自己的命交出去了。哪個不知道私人煤礦黑?你只要下了礦洞,能不能再出來見到陽光,就看你自己的運氣了。

這天,大夥兒正在礦洞裡一刻不停地弓著背掘煤,突然「轟」一聲響,煤窯冒頂了,大夥兒驚得一瞬間都成了呆子,傻傻地愣在那兒。

出事點在進洞的巷子口,這巷子曲曲彎彎,仄仄的只能容下一個人的身子,礦老闆為了節約成本,排風扇、通氣孔這號子設置全都被他省了,現在巷子一冒頂,還不知道有沒有人能進來救他們。

這會兒在洞裡幹活的一共有九個人:最老的「老黃」差不多六十了,據他說是為了給兒子掙娶媳婦的錢才下的洞;最小的就是印小,今年才十五歲,他是打算給自己掙了錢繼續去學校讀書的;其他七個都是二三十歲的精壯漢子。

礦井冒頂,印小先前只是聽說,卻從來沒見過,現在一下子被堵在洞裡,他這才明白為什麼挖煤的人說起冒頂,就像戰爭年代老百姓聽說鬼子進村那樣害怕了。

巷洞裡本來就狹小,現在洞口又被堵住,留給大夥能夠呼吸的空間就更小了,加上人一緊張就慌亂,老黃首先頂不住了,「嗚嗚」地一邊哭一邊叫:「我咋命這麼苦哇?今天就這麼死在洞裡,家裡人連屍都收不到啊!」

老黃這一哭,好比點燃了導火索,一個個於是就都跟著哭起來。

沒哭的只有兩個人。一個叫李林,挖了二十年煤,他說見過的死人多了,哭有啥用?再一個就是印小,大概是嚇呆了,哭不出來。

李林看身邊那些漢子一個個哭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火氣頓時就上來了,上去「啪、啪、啪......」一人給了一個大嘴巴,衝他們吼道:「人還沒死呢,哭什麼哭?還不如留點力氣輪流到巷子口去挖通道。」

可是沒有人理睬他,因為大家覺得現在挖通道還能有什麼用?巷子冒頂,只有等死。幾個有經驗的趕緊將礦燈熄了,為的是節約用電;也有的悄悄摸摸懷裡揣著的饅頭,平時為了多掙錢,他們進洞後往往要幹上十多個鐘頭,吃的就是這個。

只有印小聽話地拿起他的那把小鎬頭,跟著李林往巷子口走,後來,興許是求生慾望的驅使,那些漢子也先後拿著鎬頭過來開挖起來。

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巷洞裡的空氣越來越稀薄,大夥懷裡揣的饅頭也差不多都吃完了,可是這時候巷子口依然看不到一絲亮光。大夥兒終於泄了氣,誰也不想說話,誰也不想動彈,全都癱在巷洞裡,腦子裡渾渾噩噩,空白一片。

不料就在這時,礦洞裡突然響起一陣「吱吱吱」的叫聲,是老鼠?大夥兒全都震驚了:這不是老鼠的叫聲嗎?既然老鼠能鑽進來,不就說明這巷洞裡有出口和外面相連?「吱吱吱」老鼠還在叫著,聲音好像更響了,這些平時賊頭賊腦的傢伙,現在它們簡直就是在巷洞裡為大夥高奏著生命的樂章。

既然老鼠能鑽進來,就說明這巷洞裡有出口和外面相連。
既然老鼠能鑽進來,就說明這巷洞裡有出口和外面相連。(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李林掙紮著鼓勵大家說:「沉住氣,我們一定要撐住,外面的人會來救我們的!」

沒有人說話,但是此刻九個人的手已經緊緊握在了一起。

這九雙手中,最小的一雙自然是印小的,看著這個半大孩子為了掙自己的學費,此刻也一樣在黑暗的地底下遭受煎熬,其他幾個心裏都不好受。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候,無法知道,也無須知道,在這漫漫的黑暗中,當大夥離死亡的邊緣越來越接近時,只有「吱吱吱」老鼠的叫聲還時不時地在巷洞裡響著。到後來,就連鼠叫聲也微弱下來了,但是在死一般的寂靜和恐懼中,哪怕只是一枚針掉在地上的輕微聲音,也比平時的洪鐘巨鼓還要響,所以大夥兒正是靠著這輕微的鼠叫聲,在生命的邊緣支撐著……

這九個人全部被救上地面,是在巷洞冒頂後的第五天!井上的人都以為他們生存的希望很渺茫,沒想一個個竟全都活著,真是驚奇不已。

記者來採訪的時候,問他們:「是什麼原因讓你們堅持活下來的?」

漢子們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回答:「是老鼠的叫聲。」

有人不相信:「完全堵死了的巷子裡,怎麼會有老鼠?你們怎麼不說還有狐狸精呢?」

九個人中,這時還有一個躺在床上沒有醒過來,他就是印小。醫生在給印小輸液的時候,伴著「滴答滴答」的輸液聲,還有一個非常細微的聲響,那是什麼?醫生找了半天才發現,這聲音是從印小嘴裡發出來的,他一直在「吱吱——吱吱吱」地叫。

啊!原來當時巷洞裡不是真的老鼠在叫,而是印小在學老鼠叫。印小小時候挺淘氣,學雞叫狗叫貓叫老鼠叫,學啥像啥。來礦上後,一個老礦工曾經對他說過,地下的動物全是生靈,挖煤的時候可千萬別傷著它們,只要有它們在,人就能活。所以這次巷洞一冒頂,他想起了這個老礦工的話,就試著學老鼠叫,想不到因此而救了大夥的命。

只是,學老鼠叫也要花力氣呀,所以印小是最早昏迷、最後一個醒過來的人。

事情真相大白後,這些逃過一劫的漢子們總覺得欠了印小什麼,李林和大夥一商量,決定不要這孩子再下井挖煤了,把他攆回學校去。錢嘛,大家出!

就這樣,印小最後終於流著淚被那八個漢子攆了回去。他走的那天,八個高高大大的漢子送了他一程又一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