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王牌軍艦重慶號投共 官兵下場淒慘(圖)

2019-11-22 14:35 作者: 林輝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49年2月,國民黨海軍最大巡洋艦「重慶號」艦長鄧兆祥率眾投共。
1949年2月,國民黨海軍最大巡洋艦「重慶號」艦長鄧兆祥率眾投共。(網絡圖片)

1949年2月,國民政府海軍最大的王牌軍艦、「重慶號」巡洋艦在中共地下黨的謀劃和策動下,從上海北上駛入了中共控制的山東煙臺港。此事轟動一時,不僅引起了美英等國的關注,而且也使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擬將該艦隻調入長江,防範中共軍隊渡江作戰、確保長江以南被中共佔領的計畫流產。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的職務也因此被免。不過,軍艦上官兵沒想到的是,投共後的他們並沒有獲得所嚮往的民主、自由,反而大多數命運多舛。

王牌軍艦的由來

為什麼說「重慶號」巡洋艦是國民政府的王牌軍艦呢?原來其前身是英國的「震旦」號(Aurora)輕型巡洋艦,其在二戰中擁有非凡的戰績,包括擊沉德國巡洋艦「伯力克」號,讓「俾斯麥」號戰列艦聞風喪膽,擊沉義大利驅逐艦2艘,運輸艦10艘等。此外,它還參加過西西里登陸戰。

「震旦」號巡洋艦排水量7,500噸,長153米,最高航速32海浬,各型火炮24門,並配有魚雷發射管,有7部航海、海上警戒和炮瞄雷達,其無線、長波電臺可進行全球通信。在當時,「震旦」號屬於武器精良、裝備現代化的戰艦。

二戰後,英國政府為了抵償香港英國當局代為保管中丟失的中國6艘港灣巡邏艇,而將「震旦號」移交給國民政府,其後改名為「重慶號」。

1948年5月26日「重慶號」與英國租借給中國的「靈甫號」驅逐艦從英國樸茨茅斯港啟程回國,船上是民國政府於1946年11月派往英國學習的400多名海軍學員,其中有一個19歲名叫畢重遠的成員乃是中共南京地下黨員。他在前往英國學習前,中共給其的指示是: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特別要注意很好地隱蔽自己;中共將來也要建設自己的海軍。

在英國期間,畢重遠結識了一個英國共產黨人奧爾弗雷德,並從他那裡瞭解到了有關中國時局的消息。彼時,在蘇聯支持下的中共,通過欺騙美國,通過埋伏在蔣介石身邊的間諜,以及國民黨自身的原因,中共軍隊已在東北、華北取得了勝利,國民黨節節敗退。

受時局影響的畢重遠,也迫切希望可以得到中共的進一步指示。1948年7月,「重慶號」抵達香港,停泊期間官兵放假上岸,發生了20餘名水兵逃亡未歸的事件。8月,「重慶號」回國,直接駛往南京,停泊在下關江心。國民黨諸多要員,包括蔣介石本人也先後到巡洋艦上視察,並在艦上召開東北戰區國民黨高級將領會議。

背叛民國政府投共

畢重遠隨「重慶號」抵達南京後,即抽空與中共地下黨聯繫,希望獲得新的指示。中共聯絡人告訴他,在艦艇上要密切注意士兵的思想動向,可以團結一些人,遇有時機就可以組織行動。

接到指令的畢重遠回到軍艦上後,開始利用圖書管理員的身份購進一批所謂的中外「進步」書刊,如左翼的魯迅、巴金、鄒韜奮、郭沫若的作品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西行漫記》等,並推薦給水兵閱讀,潛移默化地向他們灌輸共產黨的思想,並從中瞭解哪些是「進步分子」。

1948年10月,在桂永清的親自坐鎮下,「重慶號」巡洋艦駛往遼寧葫蘆島外海面,支援國軍的錦州作戰。艦艇上的數千發炮彈傾斜到了中共塔山、高橋陣地上,給予中共軍隊以重創。據說在炮轟下,後來被中共命名為「塔山英雄團」的一個部隊當時只剩下18人。其後,在國軍東北戰場失利後,「重慶號」又承擔了協助撤退的任務。

此時,很多水兵不願打內戰,因而出現厭戰情緒。另據中共黨史資料,中共曾派四路人馬策反軍艦內的官兵,畢重遠只是其中的一路,但這四路人馬相互並不知情,只是各自秘密地發展投共人員,自然也並無聯繫。一個叫眭世達的水兵在1979年撰寫的回憶錄《參加重慶號巡洋艦武裝起義》中透露,他就是「被共產主義理想引向革命的道路」,畢重遠借給他的書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並最終與其站在一起投共。

至於具體發展過程不妨略過。最終在1949年2月25日,「重慶」號巡洋艦部分官兵發動叛變,為了安撫知情和其他不知情的水兵,安定人心,發動叛變的組織者將艦艇上所要運輸的銀元發給每人400多塊,而兩名軍官跳海自殺,但艦長鄧兆祥因在國民黨內受到排擠,也選擇了投共。這不能不說他們中很多人都受到了中共的蠱惑和欺騙。

在富有豐富航海經驗的鄧兆祥的指揮下,載有500多人的「重慶號」沒有受到任何阻礙,駛到了中共軍隊控制的山東煙臺港,其後又開往葫蘆島。

「重慶號」巡洋艦的叛變在國民黨內部引起了巨大震動。美國國會和駐日本美軍部發言人也表示了「嚴重關切」,港英當局還扣留了當時尚在香港的「靈甫號」驅逐艦。大罵桂永清無能的蔣介石,隨即下令國軍連番派出戰機對「重慶號」實施轟炸。3月20日,一顆2,000磅的穿甲彈擊中軍艦的右舷尾部,炸開了一個直徑三四米的大洞。6名水兵陣亡,20多人受傷。

不得已,中共在拆除主要設備後,將巡洋艦自沉在葫蘆島港內。5月,中共以「重慶號」投共官兵為基礎,成立了中共第一所海軍學校,即安東(今丹東)海軍學校,鄧兆祥任校長。

投共後「重慶號」官兵的命運

投共後「重慶號」官兵的命運,真的如他們從書中看到的、從中共黨員所描繪的那般美好嗎?在中共發動的歷次運動中,他們逃脫了嗎?令人嘆惋的是,事實上,絕大多數人的命運都很悲慘。

《參加重慶號巡洋艦武裝起義》透露,參加叛變的一個叫于家欣的水兵,當時曾接到青島的嫂子來信,稱中共在膠東地區推行「土改」,他的地主父親和哥哥被鎮壓了,嫂子要求他為父兄報仇。然而,早已受中共思想蠱惑的于家欣卻稱「多年不知父兄情況,家庭小事,不影響參加起義」。

就是這樣一個不顧父兄死於中共之手而仍然選擇投共之人,卻在1954年被清除出中共海軍,20年後才知道其罪名是:一是地主家庭的「血仇分子」,二是大連海校值班玩弄手槍時,校長張學思恰巧經過,因此被人誣陷為「企圖謀害張學思」。

類似于家欣這樣被清除出海軍的佔「重慶號」投共官兵的絕大多數。這與中共將大量國民黨投共部隊投入到朝鮮戰場的原因一樣,就是絕不相信國民黨的官兵,要將這些有生力量消滅、瓦解,以免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

他們同樣沒有逃過中共發起的一次次運動。如叛變領導成員眭世達和趙家棠被打成「右派」,前者被貶到地方工廠當工人,含冤受辱長達22年之久;曾瑞生,被海軍一個高官批示押回家處決,雖然地方沒有執行,但卻坐了五年監獄。

文革期間,這些投共官兵大多還被安上了「假起義,真潛伏」等罪名,受到了殘酷的迫害,如「士兵解放委員會」成員中就有陳洪源被逼跳樓自殺未遂而摔斷了腿;李鐵羽含冤活活被打死;被鬥者十有八九。如眭世達的後代回憶,他在文革時「沒少被批鬥、掛牌子、陪綁」。

這其中大概只有鄧兆祥和畢重遠一直留在海軍,在歷次運動中,免遭不少磨難。鄧兆祥於1955年被中共授予少將軍銜。而為了贏得中共的信任,他不惜出賣自己從越南回國探親、意圖「策反」自己的親侄子鄧汝璋,並配合中共將其抓獲。不過,中共「考驗」了他16年,才同意其入黨,70歲時才轉正。1998年去世。

而畢重遠則在1955年後任海軍政治部主任秘書,海軍政治部幹部部副部長、群眾工作部部長。1984年任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2013年去世。

結語

「重慶號」巡洋艦眾多投共官兵的下場,再次印證了輕易相信中共是沒有好果子吃的。中共卸磨殺驢已不是一次、兩次。

至於「重慶號」,中共於1951年將其打撈出水,希望可以恢復其戰鬥力,攻打臺灣。中共邀請蘇聯專家對其修復進行評估。蘇聯專家在報告中認定該艦可以修復,但修復工作約需3年時間,國外定貨約需5千萬盧布,國內修理費約需1,800億元(舊幣)。

1955年底,蘇聯專家來華,再次對「重慶」號艦的修復作調查勘驗,結論是全部修復「重慶號」原有武器裝置是困難的。最好的方案是利用現有艦體進行全部改裝,但修復費用昂貴。1957年海軍向總參和軍委建議,將其報廢處理,理由是保養艦體需36人,每年需15萬元保養費,長此以往是很大的浪費。1964年,「重慶號」艦艦體成為了渤海石油公司的海上住宿生活船,文革期間艦體被拆解作廢鋼處理。「重慶號」的命運難道不是其官兵命運的折射嗎?

參考資料:

1、《參加重慶號巡洋艦武裝起義》

2、《聆聽歷史細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