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何將2021年6月的黃金目標價設在4000美元?(圖)

2019-12-05 11:4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12月5日訊】這是關於期權市場的一篇報導,文章中說到:「美國時間11月27日,黃金期權市場出現一筆價值175萬美元的看漲期權交易,該神秘買家以每張3.5美元的價格買入5000手看漲期權,押注到2021年6月,紐約黃金期貨價格將漲到4000美元。」截至美國時間11月27日,2021年6月交割的黃金期貨報1494.40美元/盎司。這意味著,如果該筆交易希望獲利,黃金期貨的價格要漲到三倍於當前水平。

一位黃金期權投資者看漲並押注紐約黃金期貨價格在2012年6月漲至4000美元
一位黃金期權投資者看漲並押注紐約黃金期貨價格在2012年6月漲至4000美元。
(圖片來源:KIM JAE-HWAN/AFP/Getty Images)

一直以來本人都認為,對於黃金市場來說,無論分析師還是投行對黃金的判斷都僅僅只限於表面,如果分析師和投行對黃金的判斷靠譜的話,黃金就不再是黃金,這從過去二三十年黃金的實際走勢與分析報告的對比可以得到驗證,只有極少人能相對準確地預測趨勢。根源在於黃金市場是最不可預測的市場之一,就像經濟危機一樣,危機爆發被稱為黑天鵝,說的就是不可預測性。

相對來說,期貨市場中關注長期走勢的操盤者更有心得,比那些分析師和投行更靠譜。源於在它們每次下注之前,都必須進行嚴密的邏輯分析並推演各種變化,要考察自己的邏輯分析是否合理,經濟、財政和地緣政治等因素是否都已經考慮週全,未來還會有什麼變化,是否能與原油農產品的行業分析相吻合,下注的時機是否合適,自己應該投入多大比例的資產參與博弈,等等,這些工作即需要經驗也十分耗費精力,否則就不會去下注(也無法下注),相信上述那筆175萬美元的下注,就是這種交易方式,很具有研究價值。

在此,筆者推演一下其下注的邏輯性,僅供參考。

在黃金市場面前,拿出那些中短期的技術圖形幾乎是毫無意義的,因為這必須立足於大局,其一是全球財政;其二要立足於地緣政治局勢的變化。

之前曾提到過全球經濟和全球政府實際上已經處於破產狀態,代表的就是財政問題。但已經處於破產狀態,不代表它們就會立即進入破產法院執行破產程序,源於只要它們還有手段維持現狀,就還有喘氣的餘地,這就像圍棋一樣。現在,各國央行不斷降息就是它們的手段,當利率低的時候,債務就可以維持下去。比如歐元區很多國家的國債收益率已經是負數,投資者要買國債,每年要向各國財政部倒貼利息,這就擴張了歐洲各國政府的債務空間。

以前說過,這種負利率是違背常理的。紙幣本身就是歷史性貶值的,但購買國債還要倒貼利息,就讓持有人的損失更大。這種違背常理的事情都只能在短期內存在,就像實際負利率(銀行存款利率減去通脹率為負數)只能在短期內存在一樣。

無論央行的負利率、低利率還是實際負利率,其終點當然都在於通脹不受各國政府控制地上漲(注意「不受它們控制」地上漲),所以,歷史上的實際負利率(即銀行的存款利率減去通脹率為負數)都源於這一因素而結束,央行的負利率、低利率也一樣會因此而結束。那麼,什麼因素才會導致通脹不受各國政府控制地上漲哪?只能是地緣政治!這是世界上最為不可控的因素。

過去說過,經過經濟全球化之後,全球的貧富差距嚴重惡化了,到現在,全球最富有的1%的人群佔有了大約全球50%的社會財富,那麼,貧富差距惡化最嚴重的地區在哪?

貧富差距問題最嚴重的地區是南部非洲和南美。當一個社會貧富差距惡化到不可持續的地地步時,就會導致社會動亂,現在,南美的委內瑞拉、智利、玻利維亞、厄瓜多、哥倫比亞都已經陷入了動亂的狀態,而巴西和阿根廷也很不穩定。一旦這塊大陸陷入深度動盪的時候,會導致什麼結果哪?當初的委內瑞拉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石油出口國之一,現在已經是燃油進口國,這就是給經濟和出口帶來的變化。

一旦南美陷入深度動盪,它的出口就會遭遇嚴重挫折。南美對世界經濟的主要貢獻是什麼哪?無疑就是初級產品,包括礦產、農產品、化學原料、有色金屬等。比如,南美洲的玉米出口佔全球出口總量的26%左右,大豆、肉類、鐵礦石、有色金屬(尤其是銅)等在全球出口市場中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一旦南美繼續陷入深度動盪,就會帶來委內瑞拉的石油出口萎縮效應,對全球通脹的推動力是巨大的。

巴西是南美最大的國家,一旦巴西落入委內瑞拉類似的境地,就很可能是危險爆發的節點(要注意,巴西雷亞爾本月已經跌破2015年9月的低點,這意味著新一輪危機開始了)。不要說不可能,巴西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曾經經歷高度混亂,與今天的委內瑞拉類似。也不要認為農產品不會像原油一樣出現出口萎縮,阿根廷在2002年爆發貨幣危機的時候,也曾經出現糧荒,當然就無法繼續出口。這將立即在國際農產品市場上形成極度短缺的形勢。

全球另外一個集中輸出初級產品的地區就是中東,一旦中東因宗教和貧富差距惡化等因素導致局勢惡化,原油危機對全球通脹的推動力是無法控制的。如今伊拉克、伊朗、敘利亞都在混亂之中,而沙特也不安寧。

伊拉克的混亂已經將苗頭對準了伊朗,根源在於伊朗長期對伊拉克內政的干涉(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開始,伊朗就在伊拉克內部扶持自己的勢力,伊拉克對伊朗的敵視是歷史性的,也因此才有兩伊戰爭),導致伊朗住伊拉克領事館被燒燬。同時,伊朗本身處於內亂之中,急需要轉移注意力,會不會對伊拉克進行攻擊?兩伊的內亂就是未來原油市場的引爆點之一。

沙特的財政也處於危機之中,一力通過減產挺價事實是在削弱自身的財政,沙特阿美急於上市,其核心目的就是緩解自己的財政,這說明土豪也缺錢了。一旦沙特財政在社會腐敗、軍事支出不斷增長的壓力下崩潰,就需要放棄自己的聯繫匯率,通脹暴漲,對自身的原油生產會形成猛烈的衝擊(參見委內瑞拉),也足以引爆石油危機。

中東必然是推動全球通脹的火藥桶。

中東和南美就是推動全球通脹的兩隻蝴蝶,由於世界主要大國(尤其是美國)自身的財政已經是負債纍纍,就不具有對這些地區進行大規模干預、保持地緣政治穩定的能力。當全球通脹不受控制地上漲時,各國的政府債務怎麼辦?債務危機和財政危機就開始了。

黃金是紙幣價值的標尺,一旦各國陷入財政和債務危機的時候,黃金就真正啟動了。

或許有人說,上面那位期權投資者為何就設定在4000美元的位置呢?這麼高的位置能否實現?這個問題可以從上世紀70年代滯脹時期來估算,兩次石油危機(推動通脹不受控制地上漲)都形成了金價的大幅上漲,其漲幅甚至超過了上述比例,所以,設定這樣的漲幅也不是毫無來由。

本文只是希望解釋華爾街一位博弈者的思維邏輯。至於這種博弈能否實現,誰也不知道,因為博弈博的就是一種概率。要說明,這個世界沒有大概率和小概率之分,今天看來機率很小或許只有1%甚至0.1%,但這些小概率發生之後,就變成了100%;對於那些99%的大概率事件,一旦將來未能發生,它的概率就變成了0%。所以,概率的大小實際都是相對的,更是隨著地緣政治因素的變化而不斷變化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