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報料者講述事件原委(圖)



兩名婦女在進入新疆和田市場之前接受檢查(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2月16日訊】(法廣RFI)最近一年多來,關於中國新疆大批穆斯林被關入再教育營的消息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中國政府一再否認之後,承認在新疆設有職業培訓中心,目的是培養職業技能,學習漢語等等。但11月下旬,繼美國《紐約時報》披露獲得400多頁中國政府內部文件幾天之後,由17個不同國家媒體組成的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又公布他們獲得的另外24頁中國政府機密文件。所有這些泄露文件不僅證實了這些關押中心的存在,而且也暴露出這些中心的強制性本質。國際調查記者聯盟通常不披露其信息來源,但24頁「中國電文」內容披露之後,已在荷蘭獲得政治庇護的維吾爾族女性阿塞伊-阿卜杜拉赫布突然公開身份,稱自己是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公開的「中國電文」的報料者。阿塞伊如何獲得了這些中國政府機密文件?她為何決定向媒體公開其內容,又為何選擇公開自己的身份?我們電話採訪了阿薩伊-阿卜杜拉赫布:

阿塞伊:「抱歉,關於是誰(將這些文件)發給我、我如何得到這些文件,這些細節我暫時不願意說出……」

法廣:此人將這些文件發給您的時候,是否說明他(她)希望您向西方媒體披露,還是只是希望您保存?

阿塞伊:「發送文件的人就是希望海外的維吾爾人把它暴露給全世界。他(她)的最後一句話是:如果這些文件暴露出來以後,我還活著、還能與你們聯繫的話,我會再發送一些重要文件。」

法廣:那這之後,他(她)是否有發送新的文件?是否與您有過其他聯繫?

阿塞伊:「沒有。」

法廣:您當時披露這些文件,是因為受人之托,還是您確實認為這些文件內容非常重要?

阿塞伊:「兩個原因都有。一是那人冒著生命危險,發送文件,我覺得我有責任認真對待。另外,我自己也看了這些文件,覺得這些文件的確非常重要。因為此前從來沒有有關集中營關押多少人或其他類似消息的內部資料公布出來,這是第一次。所以,我覺得這些文件無論如何我應當認真對待,交給合適的媒體。」

法廣:當時您看這些文件的時候,哪些內容讓您感覺意外、讓您感覺必須要披露出來?

阿塞伊:「比如他們用什麼方式審問、指控什麼罪行等等。那些文件上寫的「罪行」有些其實很可笑,讓人覺得:就為這點事就要去集中營、要受法律制裁,那人權在哪裡?那些內容非常不合理,讓人感覺維吾爾人真是什麼生存空間都沒有,什麼權力都沒有。而且,審問的人是社區的人,不是法官或法律體系中工作的其他人。只是社區人員審問後,做判決。」

法廣:您自己有家人或朋友經歷過集中營或者目前還在集中營嗎?

阿塞伊:「我不知道,因為從2016年底開始,我和家人、朋友、同學、同事……所有人都失去聯繫。之前,還可以用微信與他們聯繫,但後來他們都把我刪除了,一切信息來源就這樣(斷了)」

法廣:是您的家人和朋友把您的微信刪除了?

阿塞伊:「對……很多家人和朋友最後一次都是說:我們不能繼續聯繫了,我必須把你刪除,可以聯繫的時候我再加你(的微信)。」

法廣:這24頁中國政府內部文件經西方媒體披露之後,您為什麼選擇了公開自己的身份?

阿塞伊:「我不得不這麼做,因為我的前夫被中國政府騙到迪拜。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我電腦上的文件,而且他們還給他一個監視U盤……這之後,中國政府又告訴我前夫,說他們已經知道我的所有信息,而且在荷蘭到處都有他們的人……既然這樣的話都說了,我還有什麼必要隱藏我的身份呢?我對誰隱藏呢?!」

法廣:披露這份文件之後,您現在對自己這次舉動感覺如何?

阿塞伊:「我覺得自己的確做了一件我認為對的事情。因為他們一直在撒謊。雖然有很多證人的證詞在世界各地公布出來,但是他們一直否認,一直拒絕(承認)有這樣的事情。但是,這次我那份24頁文件暴露出來。之前,《紐約時報》也暴露出來403頁(政府文件)……我當時很驚訝,怎麼會這麼巧!他們好像沒有全部公布。但內容也是與朱海倫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關,也是關於集中營的政策的一些文件……真的,我覺得這是一件對的事。」

法廣:中國政府近日表示,這些官方所稱的「職業培訓中心」裡的人都已經「結業」、「畢業」,離開了這些中心。您認為這個消息可信嗎?

阿塞伊:「不可信,因為之前,雪克來提.扎克爾(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區政府主席)也說過90%的人已經結業了,或者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工作……當時國外的維吾爾人沒有人出來說:集中營確實關閉了,我的親人找到了……那裡的人無法與外界聯繫,我們也無法與國內的家人聯繫:那他們放了誰?如果他們放人了,應該把網路全部打開,讓我們很暢通的同國內聯繫,讓他們來告訴世界,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中國政府怎樣對待他們。」

採訪結束後,阿薩伊-阿卜杜拉赫布又補充告訴本臺,這24頁中國電文公布兩天之後,11月27日,一名與她合作的維吾爾族知識份子的全家14人全部失蹤,之前本還可以聯繫的這些家人如今不知去向。

阿薩伊-阿卜杜拉赫布2009年離開新疆,在荷蘭尋求庇護。她不願具體說明她離開中國的原因。獲得這24頁文件之後,她先在其推特賬戶上發送了其中一頁的照片,但很快就刪除。她表示,儘管如此,她的推特賬戶和臉書賬戶都受到入侵,她的臉書頁面甚至收到「碎屍」威脅和恐嚇。但現在這些騷擾似乎暫時平靜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法廣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