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瑞福:北京不與蔡英文對話是一個錯誤(組圖)

2020-01-20 12:19 作者: 鍾辰芳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才卸任不久的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說,臺灣選舉後他沒有見到中國有「慾望」要改變目前對臺灣施壓的做法,但他認為北京當局不與蔡英文坐下來談「是一個錯誤」。
才卸任不久的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說,臺灣選舉後他沒有見到中國有「慾望」要改變目前對臺灣施壓的做法,但他認為北京當局不與蔡英文坐下來談「是一個錯誤」。(圖片來源 :VOA)

【看中國2020年1月20日訊】才卸任不久的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說,臺灣選舉後他沒有見到中國有「慾望」要改變目前對臺灣施壓的做法,但他認為北京當局不與蔡英文坐下來談「是一個錯誤」。

蔡英文上星期在大選中以壓倒性票數贏得連任,在勝選演說中她提出與中國互動的「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關鍵基礎,並重申她對維持台海現狀的承諾不變,不過中國國台辦仍然堅持一國兩制及「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強調臺灣選舉「改變不了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

星期四(1月16日),美國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基歐全球事務學院(Keough School of Global Affairs)劉氏亞洲研究所就臺灣選舉結果舉行座談會,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在發表演說時表示,或許有少數人認為,蔡英文連任後北京必須與她打交道,不過他說,2004、2005年陳水扁連任總統後北京也沒有這麼做。

「絲毫看不出他們在傳統上涉及臺灣時有非常微妙、非常靈活的廣泛工具箱」,因此薛瑞福說,他猜測選後可以看到北京維持選前相同的手法、相同的壓力,挖走臺灣邦交國,或在臺灣周邊舉行軍事演習等,而不會與蔡英文對話。

「再一次,我沒有看到有一個慾望要改變這個軌跡去坐下來與蔡英文談。我認為那是一個錯誤,」薛瑞福說。

中國持續對臺灣施壓的大前提下,薛瑞福提到臺灣在美國自由開放印太戰略下的角色。

他說,臺灣是美國印太戰略明確指認的夥伴,美國尋求推進這個夥伴關係,由於臺灣站在中國威脅的最前線,美國會持續依據《臺灣關係法》提供臺灣足夠的自我防禦能力,「我們希望臺灣至少能維持這條防線,守住他們的地位、守住他們的事實獨立、應對他們眼前的挑戰,以便我們能夠有更好的地位來處理印太地區更廣泛挑戰。」

薛瑞福說,美國在台海的利益是希望兩岸通過和平與外交途徑解決彼此的分歧,雖然美國對臺軍售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國共產黨最大的刺激物,不過「軍售和美國對臺灣的安全協助並不是為了支持臺灣任何黨派的政治議程」,而是為了要創造有利於兩岸對話的環境,尤其是要給臺北信心,讓他們在坐上談判桌時「沒有一把槍抵著他們的頭。」

「我們的軍售在促進台海兩岸對話方面有非常好的記錄」,薛瑞福說,包括1992年老布希售臺150架F-16戰機後兩岸在新加坡的會談、2001年小布希政府最大一筆軍售之後不久兩岸即進入世貿組織、2008年64億美元軍售之後兩岸即簽署ECFA貿易協定等,過去幾次在美國有重大對臺軍售之後,兩岸關係都有顯著甚至突破性進展。

對於台海發生衝突的可能性,薛瑞福說,衝突的風險總是會有,如果美國持續提供臺灣必要防衛就可以防範中國做出武力行動的決定,美國國防部的目標是要把這個可能的情況儘可能推遲,製造更多不確定性來提高共軍動武的代價,美國也會繼續派軍艦通過臺灣海峽的做法,保持這個海域的開放,畢竟臺灣海峽本來就是國際水域。

對於薛瑞福先前提到北京對臺灣施壓的另一個途徑--挖走更多臺灣邦交國,不得不讓人一些人聯想到,如果北京把臺灣邦交國挖光到一個都不剩,那會發生什麼情況?

美國聖母大學基歐全球事務學院舉辦2020臺灣選舉結果對美國政策影響座談會,左1為馬佳世,左4為金恩(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美國聖母大學基歐全球事務學院舉辦2020臺灣選舉結果對美國政策影響座談會,左1為馬佳世,左4為金恩(圖片來源 :VOA)

聖母大學基歐全球事務副教授馬佳士(Joshua Eisenman)隨後提出了這個假設性問題,也提醒北京想清楚,這麼做可能帶來的風險。「如果把臺灣,或者我們應該說的更清楚,如果把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全部挖走會如何?除了北京的威脅之外,還有什麼可以避免臺灣在第2天就宣佈成立臺灣共和國?」

前美國商務部外國商務服務資深亞洲事務顧問、紐約政治諮詢公司帕克策略(Park Strategies)副總裁金恩(Sean King)也同意馬佳世的看法。他說,「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也否定了那些在臺灣,想要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人的權利,而且它幾乎把臺灣逼到一個牆角要去建立它自己獨立的身份。」

金恩說,特朗普(川普(特朗普))上任後現在正是美臺關係的「迷你黃金時期」(mini golden-age),不過他對特朗普團隊中一些對臺灣較為友善的官員,例如薛瑞福及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離開後,特朗普總統是否因美中貿易問題而在對臺關係上有所退縮感到擔憂。

不過馬佳世認為,在美國現有的一中政策框架下,美臺之間還有進一步加強關係的空間。他說,當尼克松總統與毛澤東坐下來談的時候美中兩國還是彼此互不承認,因此在美國現行政治框架下美臺還有許多未開發空間可以交往,但為何至今還沒有這麼做,「美國本身的因素要遠比中國或是臺灣的因素來的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