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烈的印尼排華 中共國抛棄華人 美國和臺灣這樣行動(圖)


一九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中受波及的華人婦女。
一九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中受波及的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接上文:印尼殘害華人婦女 中共政府的表態讓人心驚

二、各方反應

印尼排華集體強暴事件後,來自印尼和其他地區的華人,紛紛通過因特網、傳真、郵遞電話的方式,向全球喊冤和求救,網路上也陸續出現華人婦女遭凌辱的圖片,血淚斑斑的創痕震憾人心。全世界被震怒了!

美國、加拿大、香港、紐西蘭、澳大利亞、馬來西亞、菲律賓、臺灣,世界各地的華人民間組織紛紛表示了極大的驚駭和憤怒,嚴辭譴責印尼政府,要求印尼政府迅速查清事情真相,對犯罪份子繩之以法,保護華人的合法權益,並對受傷的華人婦女表達了深切的關懷。

美國國防部表示如果有必要,準備為想離開印尼的美國人提供軍事保護和支援。美國大使館敦促僑民離開雅加達,並安排兩架波音747包機,協助僑民撤離。美國政府並認定該事件為種族歧視,批准了部分華人的避難請求,使這部分華人得以以難民身份進入美國。暴亂發生後,《紐約時報》及時發表四篇文章披露印尼華人在動亂中成犧牲品的種種劫難,更於六月十日發表一篇近萬字的報導,詳細描述印尼華人在這次動亂中所遭遇的不幸。其它如《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及各主要電視媒體,都曾以顯著的篇幅密集報導華人遭遇的不幸。38位聯邦眾議員聯名致函克林頓,促他向印尼政府施壓力,要印尼政府採取措施,保護華人,此外,這些眾議員並表示,他們將在國會舉行聽證會,針對印尼排華的暴行進行聽證,並將邀請印尼駐美國大使到會說明。這些眾議員並將要求印尼政府保證不再發生排華暴力事件,否則將中斷對印尼的貸款。加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范士丹女士更在八月六日發表聲明表示,她除了致函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要求國務院向印尼政府施壓盡快調查排華的暴行之外,在參議院九月初復會後,她將在「1999年的外援法案」中提出修正案,促使印尼不得不接受美國所提出的懲凶及防止今後再發生排華暴行的要求。

從七月中旬起,美國華人陸續發動抗議印尼華人遭暴民施虐的活動。八月七日和八日,全美國13個城市同步舉行譴責印尼暴民罪行的示威抗議活動,近兩萬名華人群集各地印尼使領館前,向印尼官員遞交抗議信函,並舉行各種抗議示威活動,聲勢之大,可比美3年前的保護釣魚島運動。

加拿大特使會見了強姦受害者,拜訪了印尼總統哈比比。哈比比問:「怎麼你們加拿大華人要干涉印尼內政,中國都不干涉。」加拿大特使反駁說:「這是普世的人權!我是代表加拿大!」

英國各界華人組成的支援印尼華人委員會在倫敦唐人街發起簽名運動,抗議迫害印尼華人、姦殺華人婦女的野蠻暴行,強烈要求印尼政府採取措施,切實保護當地華人的合法權益。全英華人社團婦女聯合總會也發表聲明,強烈抗議印尼暴徒殘害華人。英國揚州同鄉會等4個英國華人社團近日聯合發表致英國及歐洲全體華人書,呼籲他們採取行動,敦促所在國政府要求印尼政府切實維護法紀,保護華人合法權益和生命財產的安全。

馬來西亞派遣了兩架空軍運輸機前往雅加達接運僑民。馬來西亞副總理安瓦爾七月二十五日發表講話,譴責印尼華人遭受強暴和危害的事件,他說,正義必須獲得伸張,馬政府對於印尼發生的暴行深表關注。馬來西亞內政部副部長、馬來西亞華人總會副會長黃家定也發表聲明,要求印尼當局對暴徒處以重刑,並切實保障華裔公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馬來西亞國內77個團體聯合向印尼駐馬大使館遞交抗議書,對印尼華人婦女遭強暴事件表示強烈抗議。馬來西亞華人總會、13州中華大會堂和7大鄉團代表馬來西亞國內230個華人社團,分別向印尼駐馬來西亞大使館遞交了備忘錄,強烈譴責和抗議印尼華人華僑被強暴和殺害事件。馬來西亞中華大會堂總會會長張征雄率領多位總會領導人,把該抗議備忘錄副本,轉交聯合國駐馬來西亞辦事處,希望聯合國採取必要的行動。

泰國中華總商會代表泰國華人華僑發表聲明,印尼華人華僑被姦殺者數以計,此等慘狀,令人憤慨。希望印尼當局迅速制止迫害華人華僑的暴行,並嚴懲暴徒。

菲律賓中華總商會、善舉總會等組織紛紛發表聲明和公開信,對迫害印尼華人的罪行表示極大憤慨。菲律賓的一些華人華僑組織積極籌辦對印尼華人的救援活動,向身處苦難的印尼華人提供救濟資金。菲律賓華人華僑各界代表近百人在馬尼拉舉行集會,呼籲全世界華人華僑行動起來,幫助慘遭不幸的印尼華人,並敦促印尼政府認真調查華人婦女被強暴事件,保證今後不再發生類似事件。七月底東盟在馬尼拉舉行外長會議和地區論壇會議期間,菲律賓華人華僑還舉行抗議示威活動,要求東盟和聯合國等地區和國際組織敦促印尼當局查處殘害印尼華人的不法之徒。菲律賓的華人報紙也連續發表文章,譴責踐踏印尼華人的暴行。《世界日報》發表的評論說,印尼五月騷亂期間發生的暴行是對全人類的恥辱,「理所當然要引起全世界一切有正義感和良知的人們的憤慨和強烈譴責。」

秘魯華僑組織「中華通惠總局」在華僑華人社會發起簽名運動,抗議印尼暴徒殘害、凌虐華人。秘魯首都利馬和內地7個城市的華僑參加了這一簽名運動。秘魯華僑報紙也刊登文章,揭露印尼暴徒凌虐華人的暴行。

臺灣籍僑民有32000人準備撤離,臺灣長榮和華航增加專機前往雅加達,由於雅加達機票難求和哄抬票價,長榮航空指示印尼職員,對無現金支付機票的臺商、旅客、僑民,可先登機,回臺後再補交票款。中華民國外交部長胡志強在七月二十九日約見印尼駐臺代表提出強烈抗議。

香港國泰航空公司改派波音747客機飛行,每日增加200個機位,協助滯留在印尼的港人返港。香港特區的抗議群眾更用「黑漆」塗印尼領事館大門。

新加坡方面,唯一的一個機場二十四小時晝夜不停的來往營救難民。新加坡婦女行動和研究會向印尼駐新大使館遞交一封抗議信。信中對印尼華裔婦女被凌辱表示震驚和極度關注,要求印尼政府將暴徒繩之以法。

聯合國亦定此事件為種族騷亂並組成聯合調查委員會前往調查。

中國。一九九八年八月新加坡《聯合早報》對於屠殺事件的評論——

「中國對印尼政府似乎太軟弱了,太軟弱了,太軟弱了……。中國連譴責都不敢。6月中旬外交部對此事件表示了關注;時隔一個多月後,7月28日,外交部長唐家璇又表示『強烈關注和不安』。就在國際輿論紛紛用「野蠻」、「慘無人道」來描述這一事件時,8月3日遲到的《人民日報》評論員卻只敢說『掠人財產、姦人妻女』,彷彿是個別道德品行不良的流氓所為似的。

「不僅如此,中國國內的各大報紙也似乎斷絕了消息來源,對印尼發生的暴行非常陌生,好像印尼華人血管裡流的不是中華民族的血液,擺出一付莫管閑事的姿態。這不應該是中國的形象。這不應該是中華民族的形象。這不應該是普通中國人的形象。在天涯咫尺的信息化時代,印尼五月發生暴亂的消息居然在中國大陸被封鎖了足足兩個多月。直到七月份網際網路上傳出一張張令人慘痛欲絕的圖片,傳出海外華人群情激憤示威遊行場面時,才終於點點滴滴地漏出在媒體上。」

江澤民委託美國人為其寫的傳記中,對九八年印尼大屠華也是隻字未提。

八月十日清晨,北大、清華部分學生貼出大小字報,抗議印尼五月暴行。十六日晚,在北大歷史學系的門口,一大群義憤填膺的北大學生聲淚俱下,痛斥印尼暴徒,相約次日在印尼使館門前舉行遊行。北大團委書記受命趕來警告學生,不聽勸阻去遊行會帶來災難後果。一個女同學放聲大哭,說:「我們不是去反政府,只是想對印尼華人表達哀思,這也不行麼?」團委書記說:「你們是學生,這不關你們的事。」一位紅了眼的男同學問:「我們都是中國人,怎麼能不關我們的事呢?」團委書記說:「相信我,國家會處理的。」男同學追問:「難道我們就不是國家的一員?!」遭威脅的學生在淒然散去時,有個聲音絕望的大喊:「你們當官的是不是中國人?!」

八月十七日上午九時許,北京北大、北航、北化和財政經貿大學等部分大學約兩百多名學生衝破當局的阻攔來到印尼使館。據說,政府原先預計學生要到印尼大使館,因此事先做了一個方案,以印尼獨立日請求維持使館前大街秩序為由,禁止學生接近使館。中共當局一不允許舉牌,二不允許喊口號,學生自製的抗議牌子和放大的照片只好鋪展在地上。從十七日至二十日的答覆時間裡,中國各大小新聞媒體見不到有關這場抗議的任何隻言片語,也見不到印尼政府的答覆。

三、暴亂根源

對於五月暴亂的原因,網路上有多種詮釋,歸納起來不外乎以下幾種:政治方面,印尼總統蘇哈托為擺脫國內政治困局,轉移矛盾焦點,指使印尼軍隊以及一部分暴民,對在印尼的中國華人實施了慘無人道的屠殺;歷史方面,自古以來,華人與印尼原住民就有摩擦,矛盾淵源較深;經濟方面,佔人口5%的華人把持了印尼70%的經濟命脈,華人比一般原住民富裕,引致印尼人嫉恨;種族方面,……等等。

以上原因,看似有理,實際上都沒有觸及到問題的實質。印尼當局針對華人的大規模屠殺,九八年五月排華暴亂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一九六五年對五十萬華人的大屠殺,而這場血腥屠殺的直接原因是共產主義禍水。當時的印尼有三百萬共產黨員,是一支很大的力量,時任總統蘇加諾親共、近共,藉助於共產黨的力量執政。中共企圖推翻印尼現政權,在印尼建立一個完全由共產黨控制的政權。如能成功,就可以示範擴大到整個東南亞,使整個東南亞地區變成赤色的世界。所以鼓動印尼共產黨暴亂奪權。但印尼共產黨行事不周,陰謀敗露,結果招來殺身之禍,被蘇哈托藉機上臺後清洗。試想,如果不是中共暗中搗鬼,幾十萬華人被殺,當時的中共高層毛澤東、周恩來會不吭聲?也沒有提出抗議?當時連美國、英國、臺灣都提抗議,發譴責,中共能反而沉默?中共弄巧反拙,偷雞不成蝕把米,印尼不僅沒赤化,反而把千辛萬苦培養出來的一支力量丟了,赤化東南亞的計畫也落了空。東南亞其他國家也對各自的共產黨組織瞪大了眼睛,也時有中共的所謂反華行動。為什麼東盟至今對中國懷有戒心,中國對南沙問題不敢強硬?這就是原因之一。

不只是印尼反共,馬來西亞、越南、緬甸、柬埔寨、新加坡都反共,新加坡與中國同宗同源,但直到九十年代才與中共政權建立外交關係,還不說明問題嗎?鄧小平復出後,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曾親口勸鄧不要再輸出革命了。自那中共的輸出革命才告結束。當年中共為什麼在國際上吃不開?因為國際上的主流社會都反共,只有亞、非、拉那些所謂的第三世界小國家、窮國家,在中共銀彈外交攻擊下,為了經濟利益才向中共示好,國際上一有制裁中共的提議時,他們可以昧著良心替中共說話。這就是中共想要的。聯合國會議除了常任理事國外,其它不分大小,小國也是一票。中共就是為了這一票才這麼幹的。這一點,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罷了。否則,中共何以六十年代置自己的國民餓死四千萬於不顧,還要出口糧食給阿爾巴尼亞、越南、古巴及其它非洲小國呢?它要在聯合國爭中華民國的席位。所以一九七一年中共取代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後,老毛才會說,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這才是關鍵。

排華還不只是印尼排華,菲律賓排華、日本排華、越南排華,連中共自稱鮮血凝成的、兄弟加朋友的共產小兄弟朝鮮都排華,甚至其它美洲、非洲、歐洲等國家也都有排華,中共把排華說成是反華,其實所有的反華都是反共。如果中共是個好東西,何至於全世界都反你?!

蘇哈托政府上臺後,便下令以「支那」一詞來取代「中華」,把印尼居民分為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將華人歸為非原住民,並在其身份證上注上特殊記號。從一九六六年起,蘇哈托政府頒布了數十項排華反華的法令法規。蘇哈托政府的內政部、司法部甚至多次頒發專令,要求印尼華人改名換姓,徹底放棄自己的中文名字,改用印尼化的姓名。此後數十年內,蘇哈托政府一直在壓制或極力排斥中國文化,包括對使用中文和中文名字的限制。即使有的華人已經是第九代移民,他們仍然不能得到和當地居民同等待遇。大量華人被逼離開印尼到海外生活。中共作惡,華人遭難!

關於九八年五月印尼排華暴亂,網上有不少議論,摘錄兩貼:

「為什麼印尼人就偏偏欺負華僑呢?印尼的日僑有千千萬萬,可是講日本話的都可以躲過那場災難,而我們黃皮膚黑眼睛溫順的中國人卻遭到搶劫,殺害,強暴……是因為我們有一個懦弱的政府,我們有一個處處裝作以和為貴的政府!無力去保護他的子孫!」

「上萬華人被姦被殺,世界各國同聲遺責,偉大的中華民人共和國竟說:這是印尼內政,我們不干涉別國內政。最後還是美國武力出面阻止印尼慘無人道的屠殺行為,同時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成為中華民族歷史恥辱與羞愧。」

四、印度洋海嘯中國對印尼的援助

2004年印度洋海嘯時,南方網訊,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在25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中國積極參與海嘯受災國的援助工作,截至目前,官方及民間捐款總額已超過10億元人民幣。

孔泉說,海嘯發生後中國立即向受災國提供了總計2163萬元人民幣的援助。隨後,中國政府又再次宣布向災區追加5億元人民幣和2000萬美元的緊急援助,總計7億多元人民幣。截至21日,中國民間援助捐款到賬資金達3.74億元人民幣,官方和民間總款項合計達10億多元人民幣。這筆資金在本月底之前將有50%到位。

孔泉說,中國地震局於去年12月31日派遣第一支救援隊共35人到印度尼西亞的班達亞齊投入救援工作,目前已救治7000多名病人,並協助當地政府恢復了三所醫院。第二支救援隊共34人於1月11日出發至班達亞齊,包括21名醫務人員及13名救援隊員。兩支救援隊共69人目前仍在災區工作。

據悉,中國衛生部的第四批衛生救援隊25日中午從北京出發,前往印度尼西亞班達亞齊。在此之前衛生部已先後組派了三批中國衛生救援隊,分赴泰國、斯里蘭卡災區開展救援工作,目前都已回國。

對此,有人評論說,看看現在的中國政府,自己的人民在印度尼西亞被當地的災民搶掠,98年數萬名華人被印尼人燒殺強姦,我都替中國人感到難過,而現在,居然中國捐給印尼上千萬的款項,日本比中國富裕幾十倍,都只捐了百萬美元的款項……他們國家(中國)有大量的人連飯都吃不飽,上億人還在貧困中,他們居然會把錢捐給燒殺過強姦過自己同胞的印尼人,我真的沒見過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