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薄從何來?——憶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

2020-05-09 03:09 作者: 新知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個世紀80年代的中國,首次上音樂課,老師就教了一首「月亮在白雲般的雲朵裡穿行..."中共邪黨污蔑仇恨古代的歌曲,學生們啊欣喜若狂,下課了還在陶醉的唱,此後更是經常唱,且迷上了唱歌,那時整個中國學生都是這樣。而農村放電影,只要有一個村莊放電影,周圍十里八村的人都不嫌遠,一齊湧向那裡,真是人山人海啊,都痴迷的瘋了一般。我村裡只要有電影放,我們學生會先知道,因為學校和村部連在一起,而且還在學校的操場上放,於是我們馬上到操場上各自劃定圓圈來佔地方,不許其他人到自己這個圓圈裡來,到了晚上時,父母兄弟拿著板凳就到這個圓圈裡坐著看電影。到了中學,學生們流行抄歌詞,很多人都有歌本,唱歌成了每個人的心醉。

當時黑白電視也剛剛出現,很少見,在農村尤其如此。在我們村,有一戶人家買了個14英吋的黑白電視機,於是村裡多數人每天晚上都湧向他家裡去看電視,直到看到電視臺停播才回去睡覺,風雨無阻,電視上無論廣告、電視劇、還是其他節目都愛看的要命,他家裡也歡喜的把電視搬到院子裡架起來,讓村民們看。人吶,出現一個沒見過的東西,就不管好壞、趨之若鶩的擁抱到如此程度,真是可怕。

當時也正流行瓊瑤的愛情小說,大多數學生們都如痴如狂,借書、抄書瘋狂的看,上課也偷著在課桌的屏蔽下看。我看的第一本是《在水一方》,看完我就暈了,大腦陷入一種與現實世界完全脫節的虛擬狀態中,還有點像做夢。我想自己完了,這樣下去的話還活得了嗎?人是在現實中生活的,可我卻被瓊瑤的書給搞成了「世界是虛幻的,我被虛幻的雲霧感的東西與世隔絕了」。嚇得我再也不敢看了,這個狀態好幾天才過去,過去之後,才感覺自己腳踏實地了,才感覺自己是真實的自己了,才感覺到世界重新恢復了真實。別人對瓊瑤的感覺我不知道,但我真是怕她了,我也不想評論她如何,從此她的書我遇見的話頂多掃一眼書名。

與此同時,武俠小說蓬勃爆發,賣書的跑到學校裡出租書給學生看,那時中學生絕大多數都是窮啊,買不起書。書販子把一本武俠小說分成20頁左右一份,就這樣出租,可憐學生甘心情願的被宰,無怨無悔,這是武俠小說的魔力、還是人們對陌生世界無知崇拜的魔力?

與此同時,迪斯科、探戈、霹靂舞、各種跳舞怪模怪樣的蜂擁而出,學生們沸騰了,老師們也沸騰了,整個社會都沸騰了,跳舞成了美好、高尚的代名詞。細看這些舞蹈啊,哪裡有什麼美感?就是搞怪而已,但整個社會的人們都陶醉於陌生事物,覺得「怪」才是美。那時候,或許只有怪物現身活生生的把人吃掉才能喚醒人們的理性,好在怪物沒有出現,但是人也清醒不了。

一天,在校園裡,我和同學們要去教室上課了,路上看到一群學生圍著一個人,過去一看,是我的美術老師,此刻他帶著一副墨鏡,正在模仿社會小流氓的動作,咧嘴跨步、伸拳發狠,就像有人突發神經在馬路上跳舞給別人看一樣,他認為是在向別人顯示自己的表演才華,可是人卻丟大了。一個為人師表的老師啊,就如此淺薄、輕浮、無深度、無內涵,只剩下表面那亂飛的塵埃,真是丟人現眼而不自知啊。可是那時整個社會都是如此的浮躁、輕薄。

大約是1987年吧,邪黨中央電視臺的一臺《春節聯歡晚會》,中共外交部竟然把它作為歡迎西方領導人的歌舞盛典。自己認為美就當別人也這樣,中共領導人是土包子進城啊,沒素質,毫無審美,啥都新奇,就認為太好了,太有水平了,殊不知城裡人早已司空見慣,看著中共土包子那淺薄、無知的欣喜可笑至極。

80、90年代,整個中國社會的風氣就以邪為榮、為本事了,很多人們爭相向別人展示自己的邪,以此來對別人耀武宣威,邪的人是誰都不敢惹啊。我村裡整修供電電路時,一村民拿著一把菜刀突然衝到一位電工的梯子下面輪刀就砍,好在電工爬得高,退縮得快沒砍著,其他人趕忙拉住這個村民,這個村民大叫:我今天不收拾你,我就不叫「二邪」(他排行老二,邪是他的榮稱)!

我沒經過「文化大革命」,但聽說那時人們被中共逼的很瘋狂,只認邪黨、不認爹媽,鬥爹殺娘。不知道80、90年代的邪惡狀態是否與文革有的一比?

與此同時,各地的飯店裡的服務員遭殃了,服務員多是年輕女的,以我們那地方為例,整個社會的風氣瀰漫著淫亂,青年人、中年人喜歡到飯店調戲服務員,地痞流氓在飯店裡強姦服務員,而多數飯店老闆都不敢管。跑車的司機也是這樣。有一次我到一個飯店去找鄰村老闆要賬,鄰村老闆正夥同幾個人坐在包間的飯桌旁,飯已經吃完了,而旁邊有一張床,床上坐著一個女服務員,包著被子,鄰村老闆拍著自己下體正在和那個女服務員講:「******,*******」。見我進去了,有點不好意思了,趕忙拿起飯桌上的飯給我吃,想封我口,我當時噁心的不知多噁心了,那時我就感覺到整個社會都爛透了,而且還是懶洋洋的、堆屎、散屎面天的爛透感。人們都喜歡壞、而不喜歡好,我姨就教訓我說「你要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才能不吃虧」。但說鬼話不是鬼嗎?我不想當鬼啊。其實我姨也不願當鬼。

曾經禮儀之邦的中國在中共侵入後竟然變成了不知羞恥、以邪為榮、以傷害別人為樂的社會風氣。馬克思強姦妻子的侍女生下孩子讓恩格斯撫養,列寧死於梅毒,斯大林看完演出後強姦名演員,還要求她保密,鬼頭毛澤東臨死前還有張玉鳳、孟錦雲兩個20歲左右的姘頭供他泄欲,鄧小平臨死前在醫院裡還抱著裸體女護士猥褻,江澤民除了嫖宋祖英,還想強暴劉曉慶,沒強暴成,就把劉曉慶關進了監獄,中共流氓習氣從其祖宗就一脈相傳。

如今距上個世紀已經20多年過去了,今天的人們到了何種程度?我心已出紅塵,不知道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