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宋代詩人陸遊:本來作何面 認此逆旅屋(2)(圖)

2020-05-24 09:3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古卷流香】宋代詩人陸游:本来作何面  认此逆旅屋(2)
宋代詩人陸游畫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維基百科)

【續 宋代詩人陸遊:本來作何面 認此逆旅

提到宋代詩人陸游,您最先想到的是他的“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種深刻的蘊涵嗎?還是他的“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那種憂國憂民的真摯情感呢?

**********

我們再接著看下一句,「本來作何面,認此逆旅屋。」

既然人世間不是我們真正的家園,那我們來自何處呢?我們的「本來面目」是什麼呢?我應該努力修行,只有這樣才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鄉,才能找到自己的「本來面目」啊。人世間就是個客棧,是我暫時歇腳的地方,何必執著人間的名利情,而忘記自己原有「本來面目」的那個真正的家呢?

本來作何面,是源自佛家用語「本來面」,又稱為「本來面目」。有注本稱是指人的本性。據《圓悟錄》:「但能上無攀仰,下絕己躬,外不見大地山河,內不立聞見覺知,直下擺脫情識,一念不生,證本地風光,見本來面目。」

又據《六祖壇經》,六祖慧能得傳衣缽,南下途中,僧慧明趕來,終於在大庾嶺追上慧能,向慧能求法。惠能遂出,坐盤石上。惠明作禮云:「望行者為我說法。」惠能云:「汝既為法而來,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明良久。惠能云:「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惠明言下大悟。

筆者對「本來面」、「本來面目」也有自己的體悟。

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神話傳說。我們都知道,在西方有《聖經》,有上帝造人的說法,在創世篇有耶和華用六天的時間創造天地萬物,按自己的形象造亞當和他的妻子夏娃,將他們安置在伊甸園。但是亞當和夏娃受狡猾古蛇的哄誘,偷吃禁果,最終被上帝逐出伊甸園,人必須終身勞苦才得餬口,最後死去而歸回塵土。

在東方,一直流傳著女媧造人的神話。《淮南子‧說林訓》:「黃帝生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媧所以七十化也。」《淮南子》認為,女媧造人時,其他神靈都來幫忙。黃帝幫助人生出陰陽,上駢幫助人生出耳目,桑林幫助人生出臂手。在他們的幫助下,女媧經過了七十次的嘗試和改變,最終創造了人類。

根據流傳下來的神話傳說和各種典籍,人是神造的。

筆者目前能理解到的層次是:既然是神造了人,我們最初被神創造出的那個境界,是美好,是高於現在的人的境界的。那個我們最初被造出的境界,就是我們最原始的美好家園,那麼我們最初被造出的樣子,就是我們最原始的「本來面目」。也許像亞當和夏娃那樣,我們被造出之後,犯了錯誤,不能再呆在最原始的家園了,我們最終被貶到人間,在東方來說,就是犯了天條、天規,所以貶到了人間。所以,我們在人間的面目,非「本來面目」。要想找回「本來面」,就要通過修行,重返家園(天庭)。而我們現在生活的人間,就是陸游詩中的「逆旅屋」。因此,陸游發出「本來作何面,認此逆旅屋」的千古感嘆!

筆者對此詩理解到這個地方的時候,認為陸游真的不是一般人!非凡夫俗子也!

逆旅,是我國古代對旅館的別稱,為客舍、旅店。常用以喻人生匆遽短促。

陸游詩中的「逆旅屋」,就是指人間、凡間這個地方。

筆者認為對「逆旅屋」形容最逼真的,是《西遊記》中的一段話:「把這青天為屋瓦,日月作窗欞,四山五嶽為樑柱,天地猶如一敞廳!」我們生活的「逆旅屋」就是這樣的,看似廣闊,但在茫茫蒼宇中,卻如同滄海一粟。

在道家經典中,有「旅歸」的說法,比喻人的生命,認為生是暫時的,就像旅途反歸家鄉;而道是永恆的,就像自己家。

《屍子》引《老萊子》說:「人生天地之間,寄也。寄者,同歸也。」《列子》說:「死之與生,一往一反,故死於是者,安知不生於彼。」

我們再看最後一句,「逢人吹布毛,出世不忍獨。」

經過詩的前三句的鋪墊,詩人最後發出了「逢人吹布毛,出世不忍獨」的大願!佛法無邊!佛法如此博大精深!修行得道者,可超脫人的生死輪迴,能尋回自己的「本來面目」,能不被凡間這個「逆旅屋」所束縛,回歸自己真正的家園。

詩人認識到修行的重要性,那是人的真願,是神性一面的覺醒。如同夢境被驚醒,詩人不想再在夢中徘徊,執著於人世間的得失,他本真的一面覺悟,決定要好好修行。

但是詩人的境界更加宏大,他的大願並不限於自己的超脫和圓滿,他的博愛擴展到更多的人,「出世不忍獨」,我怎麼忍心就一個人修行佛法大道呢?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佛法的精深啊!因此他還要「逢人吹布毛」,跟自己能接觸到的所有人弘揚佛法!

最後一句更像倒裝句,因為「出世不忍獨」,所以才要「逢人吹布毛」。

「吹布毛」,是一個典故。

吹布毛,源於佛家典故。據宋釋道原《景德傳燈錄》卷四《杭州鳥窠道林禪師》:「有侍者會通,忽一日欲辭去。師問曰:『汝今何往?』對曰:『會通為法出家,以和尚不垂慈誨,今往諸方學佛法去。』師曰:『若是佛法,吾此間亦有少許。』曰:『如何是和尚佛法?』師於身上拈起布毛吹之。會通遂領悟玄旨。」當時人稱之為「布毛侍者」。後亦用為開悟的典實。

對道林禪師「吹布毛」的一種理解是:欲求佛法,只須看我吹布毛,信手拈來,口吹便是,何須到他處去尋覓呢。後喻佛法無所不在,不可粘著。粘著,指執著,不能超脫。

筆者的理解是,這裡用「吹布毛」這個典故,來讚譽佛法博大精深。

我們再看看「出世不忍獨」中的「出世」。

根據維基百科的有關信息:出世,出世間,也叫出世間法、出世法,佛教術語。相對於世間而言,是指超出五蘊、生死世間,無煩惱染著的境界,是一種無為法。世間法是有為法,必定是無常的而有壞滅之日,唯有無為法才是不生不滅的,無為法又稱作出世間法或出世間,簡稱出世法。出世法的目的是心的淨化,涅槃解脫。

又據《大寳積經》:我忍惑盡,不忍煩惱。我忍諸善,不忍不善。我忍無罪,不忍有罪。我忍無漏,不忍有漏。我忍出世,不忍世間。我忍清淨,不忍雜染。我忍涅槃,不忍生死。

筆者的理解是,詩人這裡用「出世」指通過修行,超脫生死輪迴,最終修成圓滿。

陸游的詩篇代代相傳,流傳到了今天。筆者最初讀到陸游的這首詩,大約在兩年多前,雖然參考書上有對個別典故的簡單校注,筆者還是無法完全理解這首詩的全意,因此當時雖然認為這首詩好,卻遲遲沒有動筆。光陰似箭,時隔兩年多,再次讀這首詩時,筆者忽然發現能體會到這首詩的全意了。

當筆者看懂陸游的這首詩時,心情是喜悅的,非常快樂,也被陸游深深的感動著。

筆者讀古人詩文,常常感嘆古詩文中記載了許多秘密,而今天的人往往受無神論和進化論的影響,阻礙了今天的中國人去真正理解中華神傳文化的深厚內涵,對古詩文的解析經常停留在表面,真正精華的部分卻被視為糟粕。如此態度,又怎麼能真正理解古人的詩文呢?又怎麼能揭開這些古詩文中的秘密呢?

筆者希望親愛的讀者通過這首詩對陸游能有更深一層的理解,也希望讀者能破除一些現代迷思,不要讓無神論和進化論阻礙自己的思想去理解中華神傳文化。當站在傳統的角度上,你會發現中華神傳文化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博大精深,那是一個無比廣闊的領域。筆者感悟,當能真正理解一些古詩文的時候,那是生命的喜悅、淨化和回歸的一個過程。

陸游的宏願記載在他的詩文中。但是往往今人很少會去關注這一類的詩文,一概視為迷信,甚至進行否認,認為是詩人的時代侷限性造成的。只有站在傳統的角度,才能真正理解詩人到底在表達怎樣的心境和內涵,這是筆者親身實踐得出的結論。

悠悠歲月,千百輪迴,大詩人陸游今日又在何方呢?也許他又已輪迴世間了吧?也許他正在這世間的某個角落吧?又也許,他正在這世間真正實踐著「逢人吹布毛,出世不忍獨」的千年大願吧?

參考資料:

《劍南詩稿校注》,上海古籍,2005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