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加拿大難民的香港抗爭者:好可怕(圖)



黃強正在等待加拿大難民審批,暫時不能曝光真實身份。(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6月3日訊】香港局勢越來越令人憂心,已經有至少四十六名曾經參與民主抗議運動的香港人加拿大申請難民。一位已經遞件申請的難民,認為香港國安法的制定代表這個城市已經走向絕望境地,他很遺憾沒能再為香港做些事情。回憶起自己曾被逮捕、被橡膠子彈和水炮車射擊以及被跟蹤監聽的日子,仍感到恐懼。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黃強(化名)從2014年起就參與香港雨傘運動了,一路為香港民主自由奮鬥抗爭,去年一系列的反送中運動都有他的身影,說起香港警察的暴力執法,他感觸特別深,稱不僅是對身體的傷害,還有心靈的打擊。831太子站襲擊事件中他和一群人被警方拘捕,警察稱他們是「蟑螂」,抓了他們還極盡嘲諷和迫害。

「運送的途中,很多警察就列隊,然後還拍手、羞辱你、講髒話。他抓你回去用很多的手段讓你很難受,像是在警察局很熱,去廁所要等很久,食物很差,警察態度也很差,我那時候手傷了一直在流血,他們不給我包紮,也不讓我去醫院。」

隨後的香港理工大學抗爭、國殤遊行、九龍大遊行等活動,黃強都沒有缺席,多次被警察的橡膠子彈和水炮車襲擊,他說,真的很痛。尤其是水炮車威力,可以感覺到不斷增強,藍色水劑中也的確摻入了令皮膚灼痛的化學藥劑,被噴灑後會讓人感覺像火在燒一樣。

「很明顯它那個催淚的成分明顯提高了很多,你回家包著也感覺有火在燒,在理工大學的時候最誇張,我那時候全身上下,包裡的東西全都是藍色的。我一直洗,洗了一個多小時才感覺頭皮不是有火在燒,你一直衝,就看到藍色水一直流,好可怕。」

除了現場正面和警察衝突過外,他發現生活中不斷有跟蹤監聽等騷擾問題出現,這更令他不安,甚至他的家人都遭到騷擾。看著妻子和兩個年幼孩子,左思右想之下,他決定到加拿大避難,去年底來了之後就遞出了難民申請。

「感覺跟蹤越來越頻密,可能一個星期有三、四天,還有電話可以感覺到被監聽。我想在這裡(香港)生活,我想在這裡看著小孩長大,我就不甘心說我活不下去了只好移民,總想在這裡做一些東西。特別是我看到很多人比我付出還多,做得比我更誇張,就會想既然還有人在奮鬥,為何我不加入他們或是做一些我可以做的事情。」

對香港國安法,他感到痛心,但已經無能為力,目前他不能離開加拿大,因為發生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加拿大政府運作耽擱了,他的申請案本在3月就要第一次聆訊,如今不知拖到何時。

他說在香港一些朋友最近紛紛問起他關於到加拿大的問題,相信未來更多香港人將離開那片土地。但相信所有人都如他,有太多不得已、無奈、痛心和掛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