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擊維吾爾人還不夠 還要他們幫做宣傳(組圖)

2020-06-14 11:35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共如今仍持續打壓、迫害信奉佛教、基督教、天主教、法輪功等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士,以及維吾爾人等不同種族的群體。(圖片來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武漢肺炎解封期間,信奉無神論的中共繼續威脅恐嚇拒絕加入愛國會的天主教信徒。

相關新聞如下:
惡法無差別迫害香港人
調查:新疆再教育營羅列70餘種罪行 強迫認罪
基督徒因信神被重判6年還慘遭酷刑 滿身電擊傷痕
TikTok成中共武器 年輕人追捧有何危害?
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三)

中共號稱境內疫情解緩,但各地卻又陸續傳出疫情,例如中央社6月14日報導,北京新發地市場爆發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疾病疫情後,確診人數日漸升高。中國官方當日再公布,13日全中國共新增57例確診,包括本土病例38例(北京36例,遼寧2例)。除此之外,外界對中國官方發布的疫情消息始終抱持質疑立場,或聲稱確診與死亡人數跟北京對外公開的實際數字相差甚遠。

然而,無論中國境內的疫情如何,中共不時做出令外界愕然之事,除派遣軍機擾台、於社群上發動與美國的外交戰、中印軍隊持續在拉達克中印實際控制線上緊張對峙超過一個月之外,對內同時亦仍持續打壓、迫害信奉佛教、基督教、天主教、法輪功等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士,以及維吾爾人等不同種族的群體。

中共打擊地下天主教加劇 信徒於疫情期間在家唸經遭官員強阻

《寒冬》6月11日報導,2020年復活節前夕,江西省撫州市玫瑰聖母堂遭受宗教局官員所衝擊。官員除威脅該堂負責人不參加愛國會的話,就要將經堂拆除並罰款20萬元(人民幣,下同。約2.8萬美金),同時還要抓捕神父,後來官員又令其將教堂牌匾拆掉。

兩週過後,「玫瑰聖母堂」牌匾遭到遮蓋,做彌撒的用品也都被藏了起來。該教堂在2019年底就不准做彌撒,並遭到當局持續監控。

撫州市崇仁縣有一間地下天主教堂近兩三年來一直遭受當局的騷擾,信眾便分散在信徒的家裡聚會。3月下旬,一間聚會點家主與其孫女在家唱詩歌期間,被當地鎮政府官員闖入,除勒令祖孫倆不許唱,還威脅這名家主,再接待聚會就要遭受處罰。該家主聯繫神父做彌撒,神父則擔心被政府抓住之後,就要坐牢,於是便拒絕了。

河北省作為中國天主教的重要地區,目前有近100萬天主教徒,且一直都是中共宗教迫害的主要省份之一。

2019年年底,河北省曾下發文件,要求進一步擠壓地下教會的生存空間,並加大對聚會場所與地下神父的鎮壓。該文件還要求加大力度針對地下主教與神父進行轉化,讓其服從中共與天主教愛國會的領導。神職人員還必須得遵守憲法、法律法規,支持「獨立自主」的原則,同時應該要停止沒有經過國家批准的宗教活動。

繼2018年梵中協議之後,2019年6月28日,在梵蒂岡對外發布的《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稱,地下天主教神父與主教可以出自於良心的原因而不加入愛國會,不過中共仍是不擇手段要迫使所有的天主教徒受其管控。

河北張家口市有一名教友對《寒冬》表示,2019年5月,該市政府除了將當地45名地下天主教神父安排於一家賓館中,還對他們洗腦,並強迫他們加入愛國會。

2020年4月,該省張家口市宗教局、國保隊人員闖入了一戶老年天主教信徒家,除勒令其關閉私人聚會用的「聖體房」,亦威脅不照辦就得罰2至20萬(約2800至2.8萬美金),還會給其拍照,登記個人身分信息。

2020年5月初,政府官員又接連兩次前往該信徒家盤問以往常來這邊聚會的神父的下落,並逼其簽寫不會再次在家舉行宗教儀式的承諾書,並沒收其低保卡。

2019年5月8日,河北省石家莊藁城區政府人員就將當地一間地下天主教聚會點的設施全部清空,除了強行切斷電源,還威脅日後再聚會就要沒收該聚會點宅基地。

當局還要求黨員幹部、政府官員及教師等人員前往地下聚會點的信徒家中,進一步說服信徒參加由愛國會神父所主持的宗教活動。

2019年5月底,保定市高陽縣政府官員聯合警察二十多人將一名地下神父逐出其所在的教堂,並查封了教堂,政府人員隨後還挨家挨戶讓該堂80多名信徒簽字說要加入愛國會,並威脅信徒說若不簽字就要撤銷其養老金,不讓其後代上大學、當兵與入黨。

「跟共產黨作對,你能鬥得過?共產黨說你圓你就圓,說你扁你就扁,隨便給你按上個罪名就能判了你!」該教會一名信徒在回憶政府官員對他所言時如此表示。

2020年初,吉林省宗教事務局也下發文件,要求持續開展整治地下天主教的工作,並組織專項摸排調查,還要加強對地下神職人員的管控、教育轉化等工作。

懼信徒聯絡美國人 武漢肺炎防疫解封中共強拆家庭教會聚會點

除天主教徒遭到打壓,基督教徒也好不到哪去。

2020年4月27日,江西省上饒市廣信區有一處家庭教會聚會點遭到當地政府官員聯合派出所警察等30多人運用挖掘機夷為平地。政府人員則聲稱該聚會點沒有經過政府審批,屬於私設宗教活動場所,所以必須拆除。

該教會一名信徒表示,「共產黨逼迫家庭教會越來越嚴厲,主要是因信基督教的人數太多,家庭教會不願登記辦證,受國家的管制(教會一旦辦理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證,教會的講道、財務等各方面都要受政府控制,『四進』等各種政策就入侵教會,信仰會因此被侵蝕),國家就越要管你(教會)、限制你、打壓你。」並強調,「它(共產黨)的目的就是要讓基督教中國化,要人敬拜它。」

同樣被打壓的還有廣信區楓嶺頭鎮兩處老地方教會聚會點。2020年4月中旬,鎮政府人員闖進其中一處聚會點,除強行拆毀十字架等宗教標誌,還擄走了教會奉獻款。

該教會一名信徒向《寒冬》表示,在一週內,這已經是政府人員第三次衝擊教會了。他強調:「我們不願意歸入三自,政府就經常過來騷擾。他們說基督教是從外國來的,害怕我們與美國人來往,聯合起來反抗(共產黨)。共產黨是無神論,在信主的事上,我們不能聽政府的。政府的目的是為了取締我們的信仰。

被中共迫害還不夠 新疆維吾爾人還得幫做宣傳

一名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為營救遭到中共迫害而身在獄中的母親而四處奔走請願。
一名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為營救遭到中共迫害而身在獄中的母親而四處奔走請願。(圖片來源:推特)

中共除了逼害有信仰的人不手軟之外,對不同種族的人亦然。

中央社12日報導,一名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為營救繫獄母親而四處奔走請願,他表示,他是從2018年1月起就無法與待在新疆的家人聯繫,他沉默了多時又求助無門,在絕望之餘決定放手一搏而開始在鏡頭前面錄下證言,以家庭離散的親身遭遇向世人揭露中共針對維吾爾人進行的迫害。

他除了向歐洲聯盟駐土耳其代表團遞交陳情函,也將內容發給中國駐伊斯坦堡總領事館,盼望能夠獲得家人消息。他終於在今年2月間獲館方回覆。根據中國領事館官員透過電話對西爾買買提.加吾蘭提出的說法,其母親是因為「幫助恐怖活動罪」而遭到判刑。

對此,西爾買買提.加吾蘭表示,他母親擔任國家公務員已經長達30年,她於2013年參加由中國官方核准的旅行團前往伊斯坦堡探訪當時正在就學的他,並於2018年遭判5年徒刑,目前仍被關押在獄中。

出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霍城縣的西爾買買提.加吾蘭,2011年抵伊斯坦堡念大學,畢業之後選擇在當地工作,並已經取得了土耳其的永久居留權。

6月1日,西爾買買提.加吾蘭居然意外接獲已經「從集中營畢業」的父親與弟弟致電「為中共宣傳」,但他說道,「給我做了一些中共的宣傳工作,強調當前政策特別好,叫我專注於學習,不要再參加活動」。在此之前,西爾買買提.加吾蘭與父親已經長達兩年半無法聯繫。

西爾買買提.加吾蘭表示,家人是受到當局壓迫而要求他停止對外發聲。

西爾買買提.加吾蘭12日在電話中告訴中央社記者:「然後我也跟父親說了,如果沒有聽到媽媽的聲音、沒看到媽媽跟親人一起吃飯的畫面、沒辦法跟老家的人自由通電話,我絕對不會停止。」

他認為家人是受到安排,在警察局或是國家安全機構裡打電話給他的。

儘管中共當局施展親情攻勢,西爾買買提.加吾蘭仍說,他不但不會停止發聲,還要持續向國際組織與國際媒體揭露,「控訴中共對維吾爾人進行的迫害」。

美國國務院於當地時間10日發布了「2019年全球宗教自由報告」,並稱估計有超過100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以及其它穆斯林少數民族成員,遭到北京政府監禁在特別建造的新疆集中營。這一些人只是因為自身宗教信仰及種族而「被消失」,或是遭受政治洗腦、身心虐待等。

聯合國專家表示,新疆至少有100萬名維吾爾人與他族穆斯林被拘禁在再教育營裡。北京當局還聲稱再教育營是職業訓練中心,有助於根除極端主義,以及培訓新技能。部分西方媒體則稱再教育營為集中營。部分報導表示,被關押在集中營的少數民族人士多達180萬人。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