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正能量」?一個下流有毒的詞彙(組圖)

2020-06-15 15:46 作者: 鹿鳴君

手機版 简体 7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那個下流、有毒的「正能量」
那個下流、有毒的「正能量」。(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兩節作文課後,2020年6月4日15:14,江蘇常州金壇河濱小學五年級學生繆可馨,一臉痛苦衝出教室,爬上欄杆,從四樓墜落身亡。

從「繆可馨世界第一可愛」微博上的視頻和資料來看,這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孩子,家中貼滿獎狀,前不久的期中考試,語文第一名。

小朋友有寫日記的習慣,從三年級開始報名了作文培訓班,過往的作文,比如《星星舞會》《坑娃的捉迷藏》《不一樣的六一》,充滿了想像力。

這一天的作文課,老師命題「《三打白骨精》讀後感」。

她分析了唐僧、孫悟空、白骨精的角色,然後總結寫道:「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裏,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老師命題「《三打白骨精》讀後感」

可是這篇文章被老師打上大大的紅叉,認為這樣寫太「負能量」,要求「傳遞正能量」。

這篇文章被老師打上大大的紅叉,認為這樣寫太「負能量」,要求「傳遞正能量」。

即便摘自《西遊記》原文中的描寫也被圈出要刪除,這篇作文刪了改,改了刪,仍然沒有過關。直到孩子墜樓。

這篇作文刪了改,改了刪,仍然沒有過關。直到孩子墜樓。

繆可馨的爸媽大惑不解:什麼是正能量?

繆可馨的爸媽大惑不解:什麼是正能量?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人髮指:

家長向老師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老師置之不理。在家長群裡,則有家長發起投票說「袁老師沒有錯,你們點個讚」。家長們並不在現場,怎麼會知道事情真相知道誰對誰錯呢?他們依據什麼點讚,而點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現實是:家長們一排一排的點讚接龍。

齊刷刷為老師「點讚」的家長,像是一群無靈魂殭屍以「正能量」為名在宣示著力量。
齊刷刷為老師「點讚」的家長,像是一群無靈魂殭屍以「正能量」為名在宣示著力量。

這個班級群以「505一家人」為群名,卻並沒有把剛剛不幸離去的繆可馨小朋友當做「一家人」裡的一員。在「未來美少女」同學群,繆可馨也被踢了出去。

直到後來,終於有家長小心翼翼地提出一點不同意見:「這時候點讚會不會對繆可馨家人增加傷害?我現在只想對繆可馨家人說節哀順變。這個時候我作為家長選擇沉默,不想給任何一方再增加傷害,希望大家理解。」

「傳遞正能量」戕害了繆可馨的靈魂,進而奪走了她的生命。
「傳遞正能量」戕害了繆可馨的靈魂,進而奪走了她的生命。

有人匿名告訴繆可馨家長:老師在批評繆可馨負能量的同時,還打了她一巴掌。

如果說,「傳遞正能量」戕害了繆可馨的靈魂,進而奪走了她的生命,那麼,家長們齊刷刷為老師「點讚」,則是一群無靈魂殭屍以「正能量」為名在宣示著力量。

這是又一例「正能量殺人」的案例。前段時間,初中生鐘美美大火,被稱為「影帝」,但隨後,又刪除了那些模仿諷刺老師的視頻,一個原因是,中間有相關負責人約談了鐘美美及其家長,希望他創作更多「正能量」作品。

什麼中國許多年輕演員都不會表演了?因為他們的演技早早就死於這類「正能量」的要求裡了。
為什麼中國許多年輕演員都不會表演了?因為他們的演技早早就死於這類「正能量」的要求裡了。

什麼叫做正,什麼叫做負?「正能量」是一個標準模糊很容易被強權者扭曲的詞彙。比如,在日本侵略軍眼裡,大力推廣「大東亞共榮圈」的幾百萬漢奸軍人和幾千萬奴才平民,是「正能量」,而淞滬會戰、臺兒莊戰役、長沙會戰、衡陽會戰中強悍的中國軍人,則是必須消滅的「負能量」。在已伏法的大貪官、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眼裡,楊維駿這樣長期舉報自己的退休老幹部,是雲南的「負能量」,所以故意將老幹部座談會縮小到黨內召開,以求將非黨員的楊維駿排斥在外。

在繆可馨所在的這個班級家長群裡,給老師點讚就是「正能量」。至於一個孩子死亡的客觀原因和經過是怎樣的,沒人追問,沒人關心。

說到底,所謂的正能量、負能量,不外是以一己私利為訴求的黨同伐異而已,它們常常無視對真理的追求,更貶斥科學的深究,當然也不會顧及一個小朋友剛剛萌生的獨立思考。

關於「正能量」一詞的興起,有很多種說法。但許多人是因為宋山木而熟悉這個詞的。

宋山木,就是那位曾經連續六年出現在春晚觀眾席並被央視給予特寫的大鬍子吊帶男。他是山木培訓創始人、山木教育集團總裁。2010年12月24日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宋山木犯強姦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當時該案流傳最廣的細節是:宋山木姦污女學員的時候,常說這樣一句話:「你現在身體裡面充滿了負能量,我給你注入一點正能量。」

宋山木,就是那位曾經連續六年出現在春晚觀眾席並被央視給予特寫的大鬍子吊帶男。
宋山木,就是那位曾經連續六年出現在春晚觀眾席並被央視給予特寫的大鬍子吊帶男。

這是2010年的事情,那之後,正能量開始流行起來。

所以,在我眼裡,正能量從一開始就是一個語感下流的詞彙。

當我看到市面上銷售《帶著正能量去做人》《帶著正能量去做事》《傳遞正能量:爭做優秀職業女性》《正能量口才》這樣的暢銷書時,都不免要想起宋山木那副嘴臉。

正能量從一開始就是一個語感下流的詞彙,這些「正能量」書大行其道。
正能量從一開始就是一個語感下流的詞彙,這些「正能量」書大行其道。

作為一個讀書人,我對這類書只有一個評價:不說人話。

這是一個怎樣的不公啊。楊維駿這樣為底層草根鼓與呼不惜得罪歷屆省委書記的老革命家,想出書卻出不了,這些「正能量」垃圾書卻大行其道。

回到繆可馨的作文上,她寫的作文有哪一句話說錯了?難道如今這個社會不是有很多人說一套做一套,像白骨精一樣「帶著面具虛情假意矇騙別人」嗎?難道不是有很多人「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嗎?

繆可馨從《三打白骨精》中透視了社會,有什麼不好?

那些排隊點讚的家長,哪個不是帶著面具虛情假意,哪個不是想通過點讚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凡還有一點人性,他們會為自己孩子同學之死點讚嗎?

真正有害的,不是對社會真相的透視與認知,而是對社會真相的無視與遮蔽。社會的美好,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爾虞我詐血雨腥風。正視社會的真實存在的問題,與它相處,解決它。這是一個正常社會最基本的樣子。

給繆可馨打上大大的、紅色的叉叉,並要求她「傳遞正能量」,這是強權者對孩子的謀殺,是一塊巨石將一顆雞蛋壓得粉碎。

繆可馨不可能回來了,但是,公道要回來。
繆可馨不可能回來了,但是,公道要回來。(以上圖片皆為網絡微博截圖)

發生在這個班級的種種「正能量」,讓我想起宋山木。一點都不高級,十分下流。

我自2013年開始在呦呦鹿鳴寫作,自2003年開始公共寫作,有心的讀者會發現,我很少使用「正能量」這個詞。所以,今天這篇文章,寫得我很不舒服。

如果繆可馨還活著,我會告訴她說:「請不要把『傳遞正能量』這樣的批評放在心上,即便它來自你的語文老師。那種『正能量』是三聚氰胺,是地溝油,一個健康的孩子沒有那樣的『正能量』。」

可是,她已經走了。我支持繆可馨爸媽的聲張,孩子不可能回來了,但是,公道要回來。即便,這看起來比死而復生更加遙不可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