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專欄】三峽大壩是鬼門關 習近平不炸誰來炸?(圖)

2020-06-24 00:37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8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江澤民上臺。三峽,以及長江下游兩岸生靈的命運就此被改變。(圖片來源:AFP/Getty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23日訊】1989年「六四」後,江澤民從黃浦江一躍進了中南海,蛤蟆精變身孽龍王,鬼眼一轉,看準了長江三峽,是個興風作浪的好地方。

說起三峽,從毛澤東時代起,中共就在打三峽的主意,不過直到毛澤東死去時,三峽大壩還只是「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的一個空中畫餅。到了鄧小平時代,差一點就將畫餅做實,無奈反對聲音太大,1989年兩會時,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姚依林在人大會上宣布「這件事五年不議」。

原以為三峽大壩的論戰可以消停五年,沒想到兩個多月後發生了「六四」天安門屠殺,江澤民上臺。三峽,以及長江下游兩岸生靈的命運就此被改變。

無論是出於迎合鄧小平,或是結盟李鵬,或是給自己樹立政績的哪一種原因,三峽工程對於借「六四」上臺,急於站穩腳跟的江澤民而言都是不二之選。於是「六四」剛過,位子還未坐熱的江澤民急匆匆跑去湖北視察三峽。在江澤民的力推下,1992年4月3日《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在人大會上以破天荒的67%的低贊成率通過。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開工——一道鬼門關落了閘。

三峽大壩的鬼門關效應

開工典禮在全國聚焦下大張旗鼓,三峽工程被極盡讚美為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然而到了2009年的竣工儀式時,與開工典禮的轟轟烈烈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中共最高層竟無一人出席,並且竣工多年,竟因無人願意背鍋簽署合格證書,至今仍未驗收。

原來,當初被中共描繪成「具有防洪抗旱、發電、航運、環保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的三峽工程,到頭來只實現了一個目標,發電。然而發電雖然實現,電費卻居高不下,中國民眾通過高昂電費給害民傷財的三峽工程買單。

至於三峽工程被鼓吹的主要功能防洪,其效果如何?從黨媒報導中一斑可窺:2003年6月1日,新華社發稿「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新華社發稿「三峽大壩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新華網發稿「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20日,央視網發稿「三峽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而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則直言,三峽工程根本不具防洪作用!

雖然,中共所宣傳的關於三峽工程的種種好處並未落實,但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一批水利專家們,他們對三峽的種種災難性論證卻一一兌現。特別是曾經6次上書中央痛陳三峽工程之害的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曾對三峽工程預言了12種災難性後果:

1、長江下游幹堤崩岸;2、阻礙航運;3、移民問題;4、積淤問題;5、水質惡化;6、發電量不足;7、氣候異常;8、地震頻發;9、血吸蟲病蔓延;10、生態惡化;11、上游水患嚴重;12、終將被迫炸掉。

如今,除了最後一個後果還未實現,其餘11條皆預言成真!——三峽大壩這道鬼門將長江攔腰截斷,一日不拆,長江危矣。

三峽大壩由誰來拆

黃萬里對三峽大壩的最後一道預言就是炸掉。而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則更進一步提出,隨著三峽大壩存在的時間越長,泥沙淤積越多,一旦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就會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簡言之,現在不下決心拆除三峽大壩,將來想拆也無濟於事了。

三峽工程上馬難,拆除也很難,拆除的難度不在技術,在於面子。將中共的面子工程拆除,對於好面子的習近平而言,實有難度。也許習近平當局想的是,泥沙淤積到40億噸還要有一段時間吧。的確,王維洛先生給出的時間是當三峽大壩運行30年後,從現在算起還有20年。這20年,似乎足夠習近平將這燙手的山藥再扔給下一任解決。然而,希望習當局不會這樣想問題,因為上天留給你的時間很可能不會再有20年。

事實上,所以說三峽大壩是道鬼門關,除了它所造成的生態破壞、移民問題等,還有一個更大的人禍威脅,就是戰爭。

在三峽大壩還處於構想階段的五十年代,毛澤東首先要確認問題就是人防安全。也就是能否建成一個能夠躲避敵機轟炸並且能夠承受常規武器乃至核武器打擊的大壩。時任副總參謀長的張愛萍經過研究後,得出的結論是:「在目前的情況下,三峽工程的安全無法保證。」

1986年關於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開始。基於論證,至1992年三峽工程在中共人大獲批通過時,有關人防安全的結論卻是「三峽工程戰時可能成為敵人實施戰略襲擊的目標之一」。

1991年,也就是三峽工程在中共人大表決通過的前一年,時任政協副主席、物理學教授錢偉長發表了《海灣戰爭的啟示》一文。文中,錢偉長談到從海灣戰爭獲得的關於三峽大壩的啟示:如果遭受突然襲擊,使用常規武器就足以使三峽潰壩,這將使長江下游六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的防禦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說,三峽大壩除了對生態的破壞,以及引發的移民災難等,還有一個更為可怕的戰爭隱患。曾有人提出,中共如果武統臺灣,臺灣只要成功襲擊三峽大壩,中共就立刻無心應戰。此外《長江啊長江》一書中,財訊傳媒前副總裁楊浪從軍事角度分析,三峽下游是中國後備軍屯軍的地方,若三峽潰壩,中共的後備軍將全滅。

然而,臺灣政府畢竟不是中共,如此非人道的「缺德」打法,可能性不大。不過,喜怒無常的喜歡把導彈當禮炮放的小兄弟金三胖,如果哪天與老大哥翻臉,相信將三峽大壩做為攻擊目標會是他的首選。然而,無論是臺灣,還是朝鮮,都只是擺在明面上的外部敵人,而真正防不勝防的從來都是能夠變生肘腋的內部政敵。習近平在反腐中,那些被打得半死的老虎,只要一息尚存就一定會在某個陰暗的角落裡虎視眈眈。兩方相鬥,最後的結果,要麼倒習成功,鹹魚翻身,要麼被習逼上絕路。然而,當這些人被逼上絕路時,難保不會盯上三峽大壩,與習天下同歸於盡。

當年毛澤東想在三峽動土,猶豫再三後,還是說了一句「頭頂一盆水,你能睡得著覺嗎?」如今,三峽大壩已成事實,習近平頭上頂的不是一盆水,而是一個定時核彈,想想這些,你真覺得還有20年的時間可以高枕無憂嗎?

誰都不拆,就等老天拆

說起三峽大壩這個水害工程,如果習近平不拆,習近平的敵人也不拆,那還有一個可能,就是等著老天來拆。今年入夏以來,南方24省暴雨成災,三峽大壩再次拉響警報。位於長江上游的重慶市,更迎來80年來最大洪水。三峽大壩會否崩潰完全取決於大自然的不可抗力,不是任何人可以論證,控制,更遑論阻止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戰戰兢兢抱著僥倖心理,只求雨快停,水快退。

不過,當老天出手拆壩的時候,後果也是可怕的。正如王維洛先生所說:「三峽如果潰壩,不光是帶來水災,還有20億至30億立方米的泥沙。泥沙下來的破壞力比洪水要厲害,第一撥洪水下來的時候你要能擋過去了,你就活下來了,但是泥沙下來整個生態就破壞了。也許長江就被堵住了,再下來水往哪裡流就不知道了。在這種情況下,泥沙一旦下來,整個長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就全部玩完。」鑒於近日三峽水庫水位還在上升,王維洛再次提醒三峽庫區的民眾更危險,趕緊逃。

然而,一旦三峽大壩崩潰,早已搖搖欲墜的中共,在更巨大的經濟損失,生態災難,難民危機的重創下,也必然會瞬間坍塌。江澤民建了三峽大壩,在長江安了一道鬼門關,面對這道鬼門關,習近平只有兩條路可走,或者主動拆除大壩,使億萬生靈免於塗炭,或者坐等泥沙俱下,裹脅億萬生靈為中共陪葬,成為留名千古的罪人。

最後,無論習近平何去何從,處於危險中的中國人,不要再聽信中共的宣傳,按王維洛先生所說,趕快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