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高考被頂替的 都是女生?(圖)

2020-06-26 10:40 作者: 孫旭陽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高考 頂替
2017年6月6日,邯鄲舉行模擬高考前,使用指紋和面部識別來檢查學生身份(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26日訊】高考女生被頂替的稿子,我做記者時也採寫過。

從2008年到2009年,河南工業大學一名叫黃婉青的女生,在報考英語四級和六級時,都被告知該人已報考過。她查詢後發現,2006年高考後,有人頂替她的學籍和成績,被河南大學錄取。

那一年,黃婉青考了523分,主動放棄讀三本的機會,選擇了復讀。所以,這次頂替除了給她考四六級造成一點麻煩外,似乎沒啥傷害。

我費盡周折在河南工業大學找到她之後,她說正參加校報記者團的活動——她對新聞很感興趣,除了證實事件梗概後,關於細節她一概不答。

很顯然,她被做通了思想工作,不願意再繼續「給河南抹黑」。

十一年後,山東女生陳春秀和苟晶被頂替,包括山東省兩年發現242個頂替者的新聞很火,我卻並不感到奇怪。在河南和山東這種地方,頂替你就頂替了,還能咋得,抓人判刑嗎?

在黃婉青被頂替案中,涉事的河南大學民生學院時任黨委書記告訴我,「黃婉青」3年前到該院報名時,錄取通知書、身份證和個人檔案應有盡有,真假黃婉青又長得有點像,故當時沒查出問題。

媒體曝光後,「黃婉青」被學校開除,又被父親接走。無論河南大學還是黃婉青高考地長葛市的教育部門,都說「黃婉青」音信全無,連真實姓名都不知。

「黃婉青」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帶走了所有真相,整個鏈條的人都安全了。可是,就這麼點信息,我無法給報社交差呀,就只好威逼利誘長葛市教體局領導:你們給我看看調查結果,我發完稿子就沒事了,要不逼我去長葛,再有其他人投訴被頂替,你們麻煩就大了……

於是,在發稿前的晚上,長葛市教體局時任紀委書記透露,「黃婉青」一事已調查完畢,並處理了三名人員。

根據調查報告,黃婉青2006年在長葛三高畢業,班主任張韶華貪圖河南大學民生學院300元的招生費,私自替黃婉青填報了民生學院的志願,在黃的錄取通知書寄達後,又借給他人複印,「客觀為黃婉青被頂替創造了條件」。

長葛三高另一被處理教師趙淑娥對調查組陳述,黃婉青的通知書被借給了她的一個李姓同學、河南大學民生學院一招生人員複印。

而黃婉青的班主任張韶華認識河南大學招生人員李某,正是通過趙淑娥牽線。

隨後,「有人」拿著黃婉青的通知書和身份證,找到教體局體衛藝股副股長歐陽俊寳,後者在沒有確認來者身份的情況下,違反相關規定,替其到高招辦取出了黃婉青的檔案。

長葛市教體局時任紀委書記跟我解釋說,歐陽俊寳曾在長葛三高當過教師,學生都認識他。「他就是見對方面熟,就幫她取了檔案,不一定非知道她是誰。」

嗯,這個歐陽俊寳真是個活雷鋒。畢竟,張韶華老師還有300元招生費可拿,歐陽老師圖的什麼?

十一年後,我還是沒猜透。今天,我搜了一下,發現我這篇報導披露的頂替流程,可能是類似新聞中最詳細的。

卻又如何?各方早已歲月靜好。

與陳春秀和苟晶不同,黃婉青並未被「黃婉青」偷走學位和人生,因此她更多是疑惑,而不是悲憤。

不過,假如陳春秀和苟晶沒有被頂替,她們的人生就會光明很多?

未必。

先說陳春秀,即使她於2004年入讀山東理工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現在她能和;「陳春秀」一樣任職辦事處——也算個政府機構,吃財政飯嗎?

她高考「落榜」之後,去煙臺打工,先在食品廠,又去電子廠加工鍍膜鏡片,「每天接觸有刺激性的化學藥水」。

在「陳春秀」大學畢業時,陳春秀正在拉麵館做服務員,經常工作到凌晨,算上加班費,一個月也只能掙一千多塊。

假設此時畢業的是陳春秀,境遇又能比拉麵館服務員好多少?

東窗事發後,「陳春秀」被單位開除,她的同事認為陳春秀「事情做得太絕了」,被很多網友痛罵。

義憤填膺的人們並未品出這句話的潛台詞:就是把文憑還給你陳春秀,你也跟我做不了同事呀。好好談,要點補償,不香嗎?

另一被頂替者苟晶也吃盡了生活的苦,她賣過化妝品,推銷過軟體,做過移動公司的話務員,現在做電商貌似小有所成,處境相對優渥,也使得她的自述哀而不傷、怒而不厲。

要知道,「苟晶」從「一所北京的大學」畢業後,回到老家濟寧,也只是在一所中學的後勤部工作。或許,她現在不見得比苟晶活得好。

但要是當年進京的是苟晶呢?

即使已足夠克制,苟晶也被當地要求刪帖,因為「在全國網友面前破壞了濟寧的正面形象」。

看來,「濟寧」和「正面形象」兩個名詞,至少有一個病得不輕。

2004年高考,山東女生陳春秀546分,距離山東理科二本錄取線少3分。

同年,北京高考理科一本線491分,二本433分。

2006年高考,河南女生黃婉青523分,距離河南文科二本錄取線少24分,超過三本線6分。

同年,北京高考文科一本516分,二本線476分。

如果她們都是北京女孩,根本沒必要去復讀,也不會輕易被頂替。你見過北京考生被頂替的嗎?

這些年來,高考被頂替的新聞中,被頂替的一般都是女生,又是為什麼呢?

並不複雜,在被高考錄取線歧視的人口大省,底層家庭的女生跟男生比,她們的身份和前途,更易被家庭和學校忽視。

在那條黑色的利益鏈看來,頂替女生風險更小。

而頂替別人的女生,改名換姓,混個文憑,安排到辦事處和中小學安穩過日子,反正她生下的孩子肯定要跟夫姓,她還叫不叫她,無所謂。

據說陳春秀正在考成人大學文憑,想弄一張幼師證。我建議,在她考取文憑和證書之後,當地政府應該聘她做公辦老師。

不是「好客山東」嗎,就先可憐可憐這個女人吧。

還有山東理工大學,你們再發通告,能不能別扯什麼「陳春秀女士」了,喊她一聲遲到16年的「同學」,丟你們百年名校的臉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