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丁家喜在獄中遭到警方惡毒對待 近日被曝光(圖)

2020-07-23 11:4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維權網從丁家喜律師妻子處獲悉,丁家喜在獄中遭遇酷刑,他的通信權利亦遭到剝奪。
維權網從丁家喜律師妻子處獲悉,丁家喜在獄中遭遇酷刑,他的通信權利亦遭到剝奪。(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7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2020年7月19日,中國人權律師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透過推特帳號「Luo Shengchun丁家喜律師妻子」發布推文表示,丁家喜律師在獄中遭遇酷刑及其通信權利遭到剝奪。

相關新聞如下:
維權律師王全平被刑拘 數百律師聲援
滕彪:讓我們記住作惡的法官
大陸70名律師聯署 抗議司法局干涉維權
維權律師丁家喜刑滿獲釋 住所被監視
陳光誠:關注丁家喜「律師後」

人權律師丁家喜在獄中遭遇惡毒對待 其妻羅勝春近日透過推特曝光

丁家喜律師妻子羅勝春透過推特帳號「Luo Shengchun丁家喜律師妻子」表示,丁家喜在獄中遭遇酷刑,他的通信權利亦遭到剝奪。

羅勝春在推文內提及了丁家喜被失蹤的內部消息,包括丁家喜在煙臺期間遭受了長時間的剝奪睡眠,例如整日以噪音騷擾、24小時以日光燈照射、固定睡姿及長時間的固定坐姿、要他坐在一個安裝著鐵籠子的鐵椅子上進行審訊、不給餐食或是只給極少量的餐食等酷刑。

羅勝春表示,為了少數領導邀功,專案組不只是從各地抽調了一百多位員警負責看管丁家喜等遭到監視居住的人,還不斷的捕風捉影,試圖要將案件性質升格。從一開始試圖將案件辦理成涉槍涉恐,到後來又將參會人員參與過的非暴課程描繪成了顛覆政權的培訓。至於此次讓丁家喜入獄的主因——廈門聚會則被確定為非法組織的成立大會。

羅勝春表示,目前丁家喜律師被失蹤已經第206天了,但因為專案組任意阻攔律師會見,以及看守所任意扣押她寫給家喜的信,甚至還以電腦系統沒有丁家喜的名字為由,故意為難丁家喜的家屬得存錢。針對這一系列侵害在押人員與家屬的合法權益的違法行為,羅勝春特意向臨沂市公安局申請若干資訊公開,目前則等待著臨沂市公安局依法給予答覆。

羅勝春20日發布推文表示,第208天!非常感謝諸多朋友發來關注,問候和建議!很多的朋友建議我追責作惡者,我的答覆是:我會的,我一定會讓那些沒有基本良知,沒有是非標準,只知聽從領導旨意,假借執法之名行不法之事的人付出代價的!

羅勝春22日繼續發布推文表示,「丁家喜律師被失蹤第210天!沒有別的奢望了,除了在漫漫投訴和追責的道路上繼續前行!今天將請國內朋友向臨沂市公安局長李登全先生寄出一封投訴臨沭縣看守所侵犯通信自由的信,同時把寫給家喜的第十二和第十三封信一起發給局長先生,希望李登全先生為專案組作出遵守法律的表帥,派人把信交給丁家喜。」

傳丁家喜獄中遭到酷刑 羅勝春:北京用秘密關押散播恐懼

羅勝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她跟律師已經根據北京政府的資訊公開指南,撰寫陳情書給臨沂市公安局,要求他們將丁家喜、許志永的名字跟案件訊息登錄至系統中。根據指南規定,公安局擁有20天的時間來回覆家屬的陳情書。

針對有消息顯示丁家喜可能在獄中遭到酷刑,羅勝春向德國之聲表示:「我主要是為家喜感受到切身的痛苦。中國當局的做法比『709大抓捕』時還更高明與隱晦,他們不鞭打這些被關押的人,免於讓這些人身上留下皮肉傷痕。他們運用看不到傷痕的方式來折磨這些被關押的人,我認為這樣的做法十分惡毒。我現在看不到丁家喜,所以無法想像他的狀態到底如何。而這些折磨是無形的,這也是最叫人擔心的地方。」

羅勝春還說,她估計北京維權人士、中國在押政治犯許志永可能也面臨了與丁家喜類似的處境。

羅勝春還向德國之聲說道,中國政府對待許志永、丁家喜兩人的方式,是延續了中方在過去幾年來採秘密關押來對待異議人士的方式。羅勝春表示:「首先他們將被逮捕人定一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然後號稱因案件涉及國家機密,不讓律師會見。他們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其它過往案例,便可以清清楚楚明白他們的做法。」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中擔任人權研究與宣導顧問的藍甯(Leo Lan)向德國之聲表示,丁家喜的案件再一次突顯中國政府是如何透過「指定監所居住」針對被關押的異議人士實施酷刑。藍甯說,由於丁家喜無法跟他的律師會見,導致外界無法確認丁家喜被關押期間的真實情況及條件。

藍寧強調:「聯合國的專家多次對被關押者在『指定監所居住』期間可能遭受酷刑表達擔憂,而當中國員警決定使用這種方式來關押異議人士時,中國國內沒有一套制衡體系來防止員警濫用職權。」

羅勝春也重申,她將持續從海外挖掘關於秘密關押案件的資訊,並要運用這些資訊來讓國際社會瞭解北京政府是如何採用秘密關押對中國人民散播恐懼的。羅勝春表示,雖然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在中國國內會遭遇到國保所施加的壓力,但她仍是認為,李翹楚應要持續堅持替許志永發聲,並且公開關於案件的真相。

羅勝春說道:「翹楚只能透過慢慢努力與中國當局對抗,並在面臨國保施壓威脅時,鼓起勇氣慢慢走出來。」

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學獲得工學學士、工學碩士(飛機製造專業)的丁家喜,是從1996年起轉為專職律師的,後任職於北京市多家律師事務所。

丁家喜自2010年開始,就積極參與推動「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教育平權活動,他還於2012年12月9日跟許志永等人發表了致習近平等中共高層領導人公開信,並要求包括習近平在內的205位中國部級以上官員應該要率先財產公示。

然而,丁家喜於2013年4月17日被北京當局以「非法集會」罪名刑事拘留,並關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中。同年5月21日,公安機關將他的罪名更換為「尋釁滋事」提交至檢察院。同年11月4日,北京市檢察院一分院則將案件退回至公安局補充偵查,控罪更換成了「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北京市海澱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2016年10月16日,丁家喜刑滿出獄。

一篇於2014年5月10日刊載在新世紀網上,由學者、紀錄片工作者艾曉明撰寫,題名為「艾曉明:深切懷念我坐牢的朋友們」的文章表示,丁家喜與許志永、郭飛雄等人,「甘願付出失去自由的代價,也讓我們這些沒有進去的人更多地看清了一種人生境界,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人——自由戰士的境界。」

艾曉明認為,中國應該要有律師團,而不是去為這些人取保候審,而是要「直接起訴關押他們的機關和決策者」。因為,不該將「無罪的人關起來,嚇唬全國有正義感的公民」。

艾曉明也強調,她很敬佩這些坐牢的朋友們,並認為,「所有渴望社會公正的人,都應該分擔他們的命運。簡單一句話,也如在追悼會上的老生常談:化悲痛為力量;把該說的話說出來,該走的路,繼續走下去。」

被失蹤的丁家喜曾透過微博帳號「丁家喜_律師後」,以「自由的囚徒」這五字來形容自己。而他於2019年12月26日晚9點左右,因為廈門公民聚會案,在朋友家中遭到山東國保員警帶走押至山東,至於他的手機等物品亦被查抄。後續遭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最終遭到正式逮捕。現今羈押於山東省臨沭縣看守所中。(地址:臨沭縣吳界前村;電話:0539-6084034/6084535)。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