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者曝「被監視居住」經歷被警方傳喚 父親被威脅(圖)

2020-08-30 10: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捍衛人權人士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28日上午遭到北京警方傳喚,連她父親也被警方傳喚威脅「隨時可以將李翹楚抓進去判刑」。
捍衛人權人士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28日上午遭到北京警方傳喚,連她父親也被警方傳喚威脅「隨時可以將李翹楚抓進去判刑」。(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8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維權人士、知名捍衛人權人士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因為披露遭受1226公民案株連、發布「被連坐煽顛、監視居住的120天」的相關資訊,導致8月28日上午遭到北京警方傳喚,連同她父親也遭受員警傳喚威脅「隨時可以將李翹楚抓進去判刑」。

綜合中國公民運動網、維權網8月29日報道,28日上午李翹楚遭受北京市公安局、海濱區公安局國保警方的傳喚威脅,事件起因是李翹楚在推特上發布自己因為1226公民案「被連坐」、「被監視居住的120天」的相關言論、回憶,其中一名郭姓員警則聲稱李翹楚公布了警方電話「已經違法」,並威脅說「你還在取保候審期間,把員警的事發到網上對你沒好處」,且進一步要求她刪除推特上的有關內容。

在此期間,李翹楚的父親也遭受市局孫姓國保員警的威脅。在李父所在的轄區通州區玉橋派出所中,北京市公安局孫姓國保拿出了李翹楚在推特上發布的、約有10多頁的文字,並聲稱隨時可以將李翹楚抓進去判判。該員警還強調,李翹楚尚在取保期間,加上1226公民案尚未結束,因此有些話不能夠對外說。自從李翹楚被取保候審以來,警方已經兩次對她傳喚威脅,連李父也多次被傳喚至轄區派出所。

李翹楚在男友許志永被抓捕數小時後,於今年2月16日淩晨遭到北京警方自家中帶走,後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屬在此期間未曾接獲任何法律文書,律師也無從會見李翹楚,外界對她的處境亦一無所知。李翹楚此次被強迫失蹤逾40天,直至6月19日才被取保候審。

重獲自由的李翹楚,不顧警方威脅,堅持為許志永發聲,並就許志永被羈押時期的健康、身體狀況等問題來申請政府資訊公開;為了維護自身的基本人權,李翹楚也申請政府資訊公開,並要求取回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及《取保候審決定書》等法律檔,還要求公開於指定監視居住期間為她會診、檢查身體、治療紀錄、開藥的醫生資訊及用藥紀錄。李翹楚表示,「自由,要一起爭!」

28日上午9時30分左右,李翹楚被叫喚至員警的汽車上,除了前次談話的兩位員警,還有一位穿著便服並自稱是市局的「員警」,他拿著筆及本子記錄。3位員警面對著我,讓我一下子就壓力大了,心跳加速,胸口發悶,還有點喘不過氣了。

一名坐在後座的女警官先問我最近的身體、治療狀況,以及是否有找工作,生活上有無困難。對此,李翹楚做了簡單回應。

至於坐在駕駛座上的郭警官則是一轉身,就惡狠狠地表示:「上次跟你聊天你還直播了啊,我都沒說你什麼。可是你的Twitter越來越激烈了,居然還說被『連坐』了!你現在挺自由的,別給自己找麻煩。」

李翹楚原本想問,不是「連坐」是什麼?但她卻緊張地張不開嘴了。

只見員警的語氣更嚴厲了,還質問李翹楚為什麼要公開他的電話號碼,那可是個人隱私。

李翹楚被對方的喊聲嚇了一跳,倒一下子清醒了,她努力表示,員警的工作電話是能夠公開的。

該員警喊著:「這是我的私人電話。咱們是工作關係,千萬別上升到私人恩怨。還有,你在裡邊時我就警告過,出去後不許說裡面的事。今天市局的領導坐在這兒,就是對你挑釁的事,會跟市局彙報,我也會把我的意見轉達給領導。」

李翹楚當時有些糊塗了,因為自己跟那位員警哪有私人關係,「給我號碼也沒說是私人的啊?我寫的指定監視居住經歷,沒有一個字是假的,有24小時監控錄影可以核實啊!為什麼不讓我說呢?」

當時,市局的韓警官停止了記錄,看著李翹楚說:「在治安管理法中有侵犯他人隱私,包括姓名、聯繫電話,雖然你的行為不至於犯罪,但已經違法了。如果郭警官要追究你的責任,你是要被拘留的。員警也是人,有工作和生活。」

郭警官又說:「你還在取保候審期間,把員警的事發到網上,對你沒好處。」

這時李翹楚的心情剛好穩定了一些,就說:「我發的都是事實,你們可以通過執法記錄儀和監控記錄去核實。」

郭警官這時的音量小了許多,他表示:「你要看這事值不值,而不是對不對。從咱倆第一次見面,我就對你和和氣氣的。你在裡面待得無聊了,我給你拿書,我自認為對得起你。」又問李翹楚:「你發的咱們談話的那條Twitter能不能刪掉?最好你能消除對我的影響。」

該員警看李翹楚低著頭不吭聲,又提高了聲調:「這事兒是你辦的,影響是你造成的,我現在讓你給我消除影響,這過分嗎?人與人都是平等的對嗎?我們都需要有自己的隱私。」

李翹楚又不明白自己跟員警之間哪來的隱私啊?況且,國保專人專車跟蹤她時,她又哪裡有隱私權?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雙方就談完了。李翹楚迫不及待的拉開車門要下車,這時市局的韓警官突然表示:「我今天是第一次見你,說句不好聽的,你的這些行為和言論,基本沒有達到一個成年人的水準。」

李翹楚回到家後,發現她被約談的同時,自己的父親也被叫到了通州區派出所去,並遭受市局孫國保的威脅。

李翹楚29日表示,「真是沒想到!在海澱區姓郭的國保找我談話的同時,我父親也被員警叫到了通州區玉橋派出所。」李翹楚又提及北京市公安局的孫國保跟她父親談話,並拿出了10多頁的twitter內容,還說隨時可以將李翹楚抓進去判刑。孫國保還強調,李翹楚還在取保期間、12.26案件還沒有結束,所以有些話不讓對外說,就是不能夠說。

李翹楚質疑,「我寫出來的被指定監視居住的經歷,都是真實的啊!也不是國家機密啊,哪些話不能對外說,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也強調,自己在自取保後是嚴格遵守「未經批准不准離開北京、傳訊時必須到案、不能干擾證人作證、毀滅偽造證據或串供」的規定,但為什麼孫國保不是「依法」,反倒是「隨時」可以將她抓回去。

針對父親的此次遭遇,李翹楚則怒批,「我父親也沒違法犯罪,卻一次一次被任意叫到派出所威脅,你們這樣做是依照的什麼法律?我實在無法抑制心中的憤怒!」

另外,在此之前,李翹楚因為透過推特發聲,導致7月16日被警方約談。

李翹楚對此表示:27日下午,「兩位警官來找我談話,對我的健康狀況表示關心,提醒我不要在Twitter上發表許志永案的資訊,而我要求公開的資訊,都是國家秘密,即使化名關押也是正常的。反復強調引導我回歸正常生活」。取保候審監管約談則是對她強調「不要被別人利用了」。

至於李翹楚的男友許志永,出生於1973年3月2日,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人,前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人民陪審員、前北京郵電學院專業講師、「公盟」及新公民運動的重要創始人之一。許志永同時是一名青年法學家、憲政學者及公民維權代理人,他也是就全國人大對於《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進行違憲審查提議人士、中國在押政治犯。

許志永於今年2月15日,莫名遭到廣州市警方自番禺海鷗島楊斌律師的居所帶走、刑拘;根據了解,許志永此次被抓,是與他在2019年12月參加「廈門聚會案」遭到通緝有關,連同其親友都遭到多次騷擾跟蹤,至於女友李翹楚隨後被強迫失蹤,但後續已獲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