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侵華 慘絕人寰的張家口崇禮大屠殺(圖)


被共匪焚燬的崇禮西灣子主教座堂舊照。
被共匪焚燬的崇禮西灣子主教座堂舊照。(網絡圖片)

(一)中共又一次大屠殺

今天我們完全知道了一件慘絕人寰中共屠殺崇禮縣人民的事實。

事實是這樣:本月九日,察北共軍陳宗昆約三旅之眾,乘國軍恪遵停戰令不採任何行動的當兒,突然攻佔距張家口九十華里的崇禮縣城,盤據三日,到十二日方由國軍予以收復。在共軍攻入縣城的三日間屠殺焚燒無辜的男女老幼千餘人,男的多遭剖腹剜心,粹腦裂屍,女的多遭割乳劓鼻,刺刀亂刺。血手所及,連七八十歲的白髮老人和幼稚的兒童,都不免一死,崇禮養老院被放火焚燒,院中老人逃出者僅一人,其餘全部變成了焦炭。不滿十歲的兒童,被共軍挽到街上當皮球來踢,踢來踢去,以被踢兒童的哀號慘叫為樂事,等踢得將死,才用一條麻繩勒死那兒童,兒童死於這踢皮球的魔鬼手裡者,數達二十餘人。崇禮天主教堂的一位外國老神父,告訴參觀劫餘崇禮城的人們:「我今年六十多歲,傳教已四十年,到的地方很多,兩次世界大戰我都經過,從沒有見過這樣慘這樣可怕的現象。不但殺了神父(徐神父),而且燒了教堂。更慘的是把二百多個教民,燒死在教堂裡,一個十餘歲的小孩,曾逃了出來又被投進了火坑,你看多麼慘!」共軍又不僅殺人放火而已,並且是一面殺人放火,一面搶劫居民所有的物資,連孤兒院二百多個孤兒的衣著也被剝得精光。劫後的崇禮城,到處都是慘死者的屍體,到處都是劫餘的灰燼,並且到處都是父母哭子,孀婦哭夫的聲音,身歷其境的人們,莫不懷疑自身是在做一場惡夢,幾乎不相信世間有這種慘無人道比神怪小說裡的魔鬼更凶殘的吃人活魔。

中共本是靠殺人的血手來奪取政權,其到處伸出屠殺的血手,本不足怪,但過去的屠殺還多少留著自己辯護的口實。說某也國特、某也土豪劣紳、某也頑固分子,所以要殺。現在則不然。現在屠殺到了養老院中的苦老人和黃口的孺子,連任何藉口都不要了。過去讀史者,都為揚州十日、嘉定三屠而慘怛墜淚,後之讀史者,倘讀此次共軍在崇禮的屠殺暴行,則將無淚可揮。

中共或者還以為這種屠殺手段,足以奪取政權,亦未可知。但事實上,中共越是伸長殺人的血手,就越發加速其自身的崩潰。最近中共到處進攻都終於失敗,就是中共殘忍成性,人民憤恨達於極點的結果。人民的向心力,決非屠殺所可招致,屠殺不能引起人民的歸心,只能造成人民「與汝偕亡」的心理。中共如果要在政治舞台上活躍,那就必須放下血淋淋的殺人屠刀。而今中共一隻手想抓政權,另一隻手卻握著血淋淋的殺人屠刀,以「順我者生,逆我者死」恫嚇人民,人民那有不倔起自救的道理?孟子說「以若所為,求若所欲,後必有災!」我們以此警告中共。中共倘仍執迷不悟,則必有自食其果的一日。

我們過去還以為中共終有自動放下屠刀,為人民留一條生路,為國家留一線生機的一日。今觀於中共在崇禮縣的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不能再存中共能自動放下屠刀的希望了。但我們雖已絕望於中共的自動放下屠刀,而在人民已不甘坐待中共屠殺的今天,我們深信中共手裡的屠刀,縱不被奪,也將鑄成自殺的大錯。

(京中央日報)(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

(二)察省民眾代表飛京報告崇禮血案

察哈爾省民眾代表李竭忠,自察飛抵首都,以共軍屠殺崇禮之慘況向全世界人士公布,並呼籲予此絕滅人性之劊子手以有效之制裁,為崇禮千餘被殘害之無辜民眾雪仇。李氏稱:政府頒布停戰令後,察省前線國軍遵令停止行動,共軍見有機可乘,竟於十二月九日夜發動三個旅的兵力,向崇禮縣城偷襲。駐城國軍一方面因恪遵停止衝突令,一方面寡眾懸殊,不得已忍痛退出。共軍進入後,即大肆屠殺,參加保障城垣之七百餘農民首被俘虜,以繩索串縛,驅之遊街,隨走隨殺,街頭巷尾,遍處均遺有死屍,最後剩餘三百餘人,被驅至東南城角,以機槍射死,集體大屠殺。零星之殘殺隨處發生,無論老弱,無論婦女,均為共軍刀鋒之對象。而婦女復多遭姦淫,並有被割去陰戶、乳頭而慘死者。天主教堂內積屍達三百餘具,堂中修士貞女均被害,徐神父亦同時慘死。教堂內復有被火燒焦之屍體十餘具。據目擊者談:此等被難者均赤身不掛,以草繩縛為為一束,置於澆有火油之柴堆上,引火燒燃,草繩燒斷後,掙扎欲逃。共軍圍於四周以刺刀劈刺,最後終於在刀劍與火灼中慘斃。共軍盤據崇禮三日,國軍收復後,檢獲被害人民屍體千餘具,共軍退出時,復四處縱火,並將人民所有財產搜括捆載而去,甚至未完工之布鞋底亦成為共軍之贓物。死難最慘者,有一家十二口盡被殺害。李君謂:劫後崇禮傷心慘目之情景,非目睹者殆難想像,而言語筆墨亦難傳述此魔鬼的恐怖巨制於萬一。李君攜來照片多幀,令人慘不忍睹。察省旅京人士會同李君在國大會堂休息室招待中外記者報告崇禮血案情形。(京中央日報)(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

(錄自共軍屠殺崇禮紀實,國防部新聞局印行)

◎不亞於南京大屠殺的長春大屠殺◎(網絡文摘)

1948年5月至10月,中共進攻長春,採取的是「圍城困死」戰術,其指揮人員強調,要封鎖一切可供守城國民黨軍使用的生活資料,斷絕城內外人員往來和商業關係。

為此,中共軍隊除在長春城外拉起幾道封鎖線,嚴查過往行人、車輛,封堵糧食進城外,同時還嚴禁城內百姓外出,以製造大量飢民,去爭奪國民黨守軍的糧食。

很清楚,如此圍城,必將造成大量無辜百姓死亡。然而,中共為達目的,又何惜「誤殺」千萬條生命!下面兩段文字,是從當時林彪等人給毛澤東的報告中摘去的,從中可見其狀況的慘烈:

(一)我之對策主要(是)禁止通行……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飢民便乘夜或於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兩千……

(二)不讓飢民出城,已經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飢民對部隊戰士,都是很費解釋的。飢民們會對我表示不滿,怨言特多說:「八路見死不救」。他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飢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過去的。經糾正後,又發現了另一偏向,即打罵捆綁以致開槍射擊難民,致引起死亡(打死打傷者尚無統計)。

長春圍困前有居民約五十萬,經過五個月的無情圍困,至中共「解放」該城時,城中只剩下了十七萬人,實堪和「南京大屠殺」媲美了!對這樣慘絕人寰的「誤殺」,就連當時一些被迫執行圍城命令的中共士兵都看不下去,很多人問:咱們是為窮人打天下的,餓死這麼多人有幾個富人?有國民黨嗎?不都是窮人嗎?

亡靈已遠去,而對此等「誤殺」,從那時至今,卻未曾見一個中共喉舌去追問究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