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普質疑拜登健康狀況 川普呼籲總統辯論前藥檢(圖)


小川普(特朗普)8月30日對左派媒體避談的拜登(Biden)的健康和智力狀況提出質疑。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在首次總統辯論前呼籲拜登和他做藥物檢測。衆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Pelosi)卻聲稱應取消辯論。
拜登及其陣營的種種怪異表現讓人對他執政白宮的體力與智力上的能力產生巨大疑問。圖爲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辦公室。(圖片來源:Doug Mills-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31日讯】(看中國記者理翺編譯/綜合報導)小唐納德.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 Jr.)週日(8月30日)表示,左派媒體基本上避免報導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健康狀況和對白宮辦公室的適應能力,但問題是他是否具備擔任國土上最強大職務的身體和精神的能力。美國總統川普日前亦表示,他將在9月29日首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之前呼籲拜登和他本人進行藥物檢測。而美國衆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Pelosi)則聲稱應該取消辯論。

據福克斯新聞網週日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的大兒子、小川普在接受採訪時對拜登的身體狀況提出強烈質疑。他説:「您明白(總統)這個工作是多麽耗人。」「我的意思是,喬.拜登拒絕進行競選活動;他甚至連視頻電話都不做;他呆在他的地下室裏。」

小川普問:「是他做不到還是就是身體(狀態)不容許?」

小川普指人們有權知道總統候選人身體健康狀況

推定的民主黨候選人一系列高調的失言和令人困惑的言論,導致一些專家質疑拜登執政白宮的能力。今年三月,極左翼組織「青年土耳其人」說「每個人」都在質疑拜登的任職資格,此話題此後在保守派圈子中廣為流傳。

但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其它自由媒體都奇怪地淡化或忽略了這一敏感但至關重要的事情,他們不問有關拜登的這類問題。拜登也一直保持低調,並在最近幾週的一系列採訪和公開露面中苦苦掙扎。

小川普說:「我不想輕描淡寫那些健康問題。我知道那是多麼嚴重。我知道很多那樣的老年人。」

「(和拜登)不同之處在於,我們沒有將核彈的足球標誌托付給我們普通的祖父母;我們沒有將世界上最偉大的經濟托付給他們;我們沒有將三億五千萬美國人托付給他們。」

小川普稱拜登的健康記錄是「相當慘淡的」,他指出,如果「唐納德.川普(總統)只有其中記錄的一小部分,就左派媒體而言,那將是絕對取消資格的因素。」

他說:「他們(左派)會不停地談論它。每位心理學家都會在電視上說那已經結束了。」

拜登本人去年同意,鑒於他的病史,包括他在1988年進行過腦部手術,如果他決定競選總統,「問他的健康狀況是完全合法的」。

然而,30年前為拜登進行動脈瘤手術的神經外科醫生尼爾.卡塞爾(Neal Kassell)告訴媒體,拜登表現「完全清醒」。他甚至開玩笑說,拜登的手術使拜登「比他以前更好」。

對此,小川普駁斥道:「(腦瘤手術)對表現能力沒有非常重大影響的機率幾乎為零。」

「這意味著我們應該提出質疑。如果你要當總統,我們應該調查一下。」

「然而美國的媒體甚至連碰一碰這個問題都拒絕。」

川普建議候選人在大選辯論前進行藥檢

8月早些時候,《福克斯新聞》主持人克里斯.華萊士(Chris Wallace)讚揚拜登在接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中的演講是「非常有效的」,認爲當時該演說將川普對前副總統的「智力欠缺」特徵的描述「打了一個大洞」。

小川普對此表示不值一提,並對拜登講話之後的表現提出強烈的疑問。他說,總統職位不僅需要「發表提詞助力的演講」。

他說:「那是他的事。在華盛頓特區工作50年後,您應該能夠做到那樣。」

「但是隨後您看到,他的妻子幾乎不得不把他架離舞臺。」

「這個人會在凌晨3點醒來接聽(緊急)電話嗎?這個人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嗎?」「如果我們都不確定,除了我以外、還會有人問這個問題嗎?」

與小川普的含蓄提問不同,川普總統則對拜登在競選中的表現發表了重磅評論。在週三(8月26日)的橢圓形辦公室採訪中,總統對拜登突然的顯著改善表示懷疑,並暗示他認為這種改善是藥物(毒品)刺激的結果。

除了接受提名的時候,拜登在民主黨初選階段的辯論表現讓川普深深質疑。

拜登在初選賽季共參加了11次辯論,大多數是在擁擠的候選人群中當面辯論,但是3月15日的最後辯論只有拜登和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川普總統稱他看到的那次辯論與之前的辯論有很大不同。

川普說:「沒有人認為他(拜登)甚至會贏。」「因為他(之前)的辯論表現太糟糕了。坦率地說,他的最佳表現是對伯尼。」

「我不知道他在(先前)辯論中怎麼可能表現得如此無能,然後對伯尼時就突然表現好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回頭看那些無數次辯論中的一些,(你會發現)他是非常糟糕的,他甚至都不連貫。而反對伯尼(那場),他是(很連貫的)。」

川普總統說:「這是不可能的。」「我們正在呼籲進行藥物測試。」

他繼續解釋說:「突然之間,他(拜登)表現不好,他又正常了,我不理解怎麽回事。」「我不知道是否存在,但是有人對我說,他一定在用藥。」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但我要進行藥物測試。兩位候選人都做,我也是。」

川普強調說:「我認為這是適當的。」「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這樣做,但我認為他們應該這樣做。」

此前雙方承諾參加由總統辯論委員會主辦和安排的3場辯論。9月29日將舉行第一次辯論。

佩洛西聲稱應該取消總統辯論

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週四(8月27日)表示,不應舉行任何2020年總統辯論。

「我不認為應該有任何辯論。」佩洛西週四對記者說。

她給出的理由是:「我認為美國總統的舉止與真實、證據、數據和事實沒有任何聯繫。我不會將與他進行對話合法化,也不會辯論。」

佩洛西對川普總統的指控并不屬實。她現在是左派中提出取消辯論的想法的最新、最有影響力的聲音。她因此加入了長長的左翼評論員名單中,這些評論員已經建議拜登長達幾個月都不參加預定的活動。

例如,美國有綫電視新聞網(CNN)分析師和前克林頓(Clinton)白宮發言人喬.洛克哈特(Joe Lockhart)在7月敦促拜登,「無論做什麼,都不要與川普辯論。」

所有這些舉動,除了對民主黨的政策不自信之外,也讓人對拜登的健康與智力狀況疑竇叢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