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非洲等地中國勞工返鄉之路艱難漫長(圖)


2019年2月21日,在西非阿比讓的中國工人。
2019年2月21日,在西非象牙海岸的最大都市阿比讓的中國工人。(圖片來源:ISSOUF SANOG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4日訊】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期間,被滯留在非洲等地的中國勞工情況堪憂,要求返鄉的呼聲不斷。然而,在中國上下一片「大國擔當」的聲浪中,他們的歸國之路似乎遙遙無期。

準備遺物

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勞工石祚元近日對美國之音說。「難道沒有病,我在這裡裝病嗎?我六十歲的人,家裡老婆孩子都等著我,都替我擔心,孩子跟我視頻時,臉都不敢朝著我,就是在哭。」

石祚元,蘇北贛榆人,現在阿爾及利亞北部的布法里克(Boufarik)一帶打工,2020年3月患病後一直想回國治療。他說:「我在這邊,小病拖成大病,這裡查也不能查,天天都是消炎藥,這種藥吃太長時間就有副作用。」

病重時石祚元默默準備了後事:「六月份我實在不能行了,我把理髮的頭髮留下來,剪的手指甲蓋也留起來,腳趾甲也留起來。來的時候公司就說了,在(非洲)這邊有病病死,或者出事故死亡,屍體回不了國。我要是真不行死掉,好叫他們把頭髮和指甲帶回去,那是最壞打算。」

包工隊已經告訴他,目前還得繼續在這裡幹活,沒有飛機,快也得十一月份,工程完成了才能回去,國內人來不了,他們必須把人留下來。這裡很多人生病,不只是他一個人,大家覺得被人拋棄了。

躲避媒體

石祚元對美國之音說,他的病狀非常明顯:「頭暈,頭疼,我剛剛發了圖片給曹元,因為他說我沒病。片子顯示,頸椎主動脈上有斑塊,很明顯了。」

曹元的名字採訪中幾次被提及,他是蘇北和魯南地區赴阿打工人員的包工頭之一,人稱「曹翻譯」,他稱「石祚元沒病」。美國之音多次試圖通過他瞭解情況,但是,他的中國大陸手機總是提示,「正在通話中,稍後再撥」。

記者聯繫石祚元所在包工隊的另一位「負責人」,同時也是工程隊駐奈及利亞「負責人」韓培良,他的奈及利亞號碼手機接通了,不過,得知是媒體查詢,對方立即挂斷電話。

石青(Joseph Shi)是加拿大阿爾伯塔省市議員,十幾年來處理過三、四百中國海外勞工討薪、改善待遇等權益案件,他對美國之音說:「這些公司就是小公司,承包了一些小工程,例如蓋民房等,它們跟公家二道販子那裡包活,都是轉包,已經轉包多少道了。現在都是這樣,大公司拿到工程,層層轉包,層層盤剝。很多工人拿不到工資,白在那裡干,利益不保,苦難的時候由他們來承受。」

石青還說,奈及利亞目前就有約11萬中國勞工希望回國。疫情威脅、生病、收入微薄是主要原因, 「他們天天工作,一天十幾個小時,有技術的,砌牆的,技術好的,250元人民幣一天!干一天,算一天。」

法新社說,自從布特弗利卡總統掌權以來,中國加大對阿爾及利亞投入,阿境內約有3萬名中國人。中國國家建築工程總公司(CSCEC)承建的非洲最大清真寺,動用中國工人不下萬人。

絕非個案

像石祚元這樣因疫情被困在海外的中國勞工還有很多。據南華早報報導,世衛組織警告,非洲冠狀病毒疫情大爆發,實際感染人數很高,勞工要求返鄉呼聲不斷。 58歲的工程師任嘉貴(音)在社交媒體上呼籲,幫助一下被困奈及利亞的中國勞工。他被解雇後也只能靠積蓄和捐助為生。詢問中國使館回國飛機信息,答覆總是「不知道」。有人希望使館借點錢給受困者,結果被告知,應靠家裡電匯解決。

「清嘉」網友7月26日發文:「自殺,恐慌,感染新冠:這數以百萬苦苦等待回國的人快要絕望了」,文章說,數以百萬計被忽視的海外務工人員滯留回不了國,大部分人出去打工,不過就是普通民工,收入一般,捉襟見肘,擠住衛生條件很差的勞工營或者宿舍。疫情使他們陷入沒有收入的窘境,面臨國外疫情威脅,加上沒錢買機票,只能國外苦等。

文章配發的一張照片顯示,一塊由海外勞工拉起的白色綢布上寫有:「疫情嚴重,我要回家」。另一張照片上,奈及利亞石化項目中的一批中國勞工拉起中英文橫幅:「我們是滯留奈及利亞的中國公民,懇請祖國目前通知(回國)」。他們說,1700多人的密集接觸的生活環境下,已有確診案例發生,可是公司領導一直隱瞞,對外宣稱無感染,所有發熱一律按感冒治療。工人們要求回家,沒有包機,公司也沒有任何回覆,工人們只好繼續等待。可是等待,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篇文章還說,在中東(如沙特),中亞(如塔吉克),非洲(如奈及利亞),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海外務工者,他們的情況也很糟,在疫情的威脅下,「膽戰心驚中過著每一天」。

另外,中國財新網7月13日的報導說,俄羅斯鄂木斯克市郊,一個中國油化項目工地出現疑似新冠聚集疫情,那裡2000多工人中已有十幾人核酸檢測為陽性,但是,這些人還沒有被批准回國,所在化工項目的地點附近就在前不久爆發疫情的哈薩克斯坦,工人們很恐慌。

「大國擔當」?

滯留非洲等地的中國勞工是當前被困海外中國公民龐大群體的主要部分,他們的狀況和命運引來輿論不同看法。

石青說:「我認為,作為一個國家,不管情況多麼糟糕,都應該把自己的國民接回來,去阿爾及利亞打工,其實賺不了多少錢,中國政府就放任,讓這些人輸出到異國他鄉,但是這些人拿不到錢,也掙不到錢,災難來臨的時候,國家應該把這些人想辦法弄回去,派軍艦也好,派飛機也好,任何國家都這麼做,自己的國民是自己的責任,你怎麼就這樣把人丟在外面不管?」

對比加拿大政府,石青說,「加拿大早就把國民接回來了,所有想回來的加拿大人,在3、4月份的時候全部接回來,不管採取什麼方式,一定要接回來。加拿大的理念是,自己的國民,哪怕他(她)已經染上這個病了,我們接回來治療,也不能把他留在外國,沒有祖國的聯繫,這是不可能的。中國一再宣傳大國擔當,關心自己的國民,但是在這個關鍵時候,不管不顧。」

中國國際問題學者倪樂雄對美國之音說:「理想的東西現實中都要打扣,平時不要把話說得太滿。什麼叫災難?這就是災難,災難就是反常。」

他說,海外中國勞工「有的是國家公司派出去的,有的是自己過去的,有的可能是偷渡過去的,什麼情況都有,你說怎麼辦?」他表示,大量人員集中回國,將給中國以及相關國家的民航、機場、檢疫、海關、隔離等系統造成極大負擔,況且國家間的緊張關係還在持續,國際空中交通遠沒有恢復到原有水平,或者短期內根本沒有可能迅速恢復,因此,龐大的中國公民海外滯留現象還會持續。

另外一方面,中國民航局9月2日說,將先行恢復泰國、柬埔寨、巴基斯坦等8個輸入病例較少國家至北京的直航國際航班,無需首先進入「第一入境分流點」,這是中國對外空中客運交通的最新動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本類熱門評論
本類週排行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