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上的「葬禮」(圖)


葬禮 老師 旁聽 墳墓
課堂上的「葬禮」。(圖片來源:Adobe stock)

A君曾經是密西根州的一位小學老師,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在正式給孩子們上課之前,校長帶大家去大溪城的一所小學參觀,向別校的教師學習如何上課。那裡有一個名叫唐娜的女教師,據說非常優秀。很榮幸,A君被安排進她的班級裡旁聽

走進教室,A君趕緊在靠後的一個空位子上坐了下來,這時,所有學生都全神貫注地埋頭在紙上寫著什麼。A君挪動到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小男孩旁邊,只見他正在寫一些他「不能做到」的事情,諸如「我無法把球踢過第二道底線」「我不會做三位數以上的除法」「我不知道如何讓麥克喜歡我」等,眼看他已經寫了半張紙,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仍舊認真地繼續寫著。

A君又看了旁邊幾個學生,他們也都在寫自認為很難做到的事。A君好奇地走進唐娜老師的講臺,發現她自己也在伏案寫著「我不能」的事:「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讓約翰的母親來參加家長會,除了體罰之外,我不知道怎樣教育艾倫……」

A君想不明白。唐娜老師為什麼和學生們一起專注於這些做不到的事?為什麼不多想想「我能做到什麼」或者「我最擅長做什麼」呢?A君滿腹狐疑地回到坐位,約20分鐘後,孩子們都在寫滿一整張紙後陸續停了下來。唐娜老師站起來,讓孩子們把手中的紙折好,然後排隊將紙投進一個空盒子裡。最後,唐娜老師把自己的紙也投了進去,將盒子蓋好。學生們排好隊跟著她走出教室,當然,A君也跟在他們後面。

唐娜老師帶大家來到操場邊一塊空地上,拿起鐵鍬挖了一個足有三英尺深的洞,然後讓孩子們把盒子放進去,並讓每個孩子抓一把泥土往洞裡撒,最後,這裡出現了一個高高隆起的「小墳墓」。

這時,唐娜老師認真地說:「孩子們,現在請手拉著手、低下頭,我們準備默哀。」

學生們把「墳墓」圍在中間,唐娜老師莊重地念起了悼詞:「朋友們,今天我很榮幸邀請你們前來參加『我不能』先生的葬禮,『我不能』先生在世的時候,曾與我們朝夕相處,影響著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現在,我們把你安葬在這裡,希望你能夠安息,請『我不能』先生放心,在你離開後,你的朋友『我可以』先生將會一直陪伴著我們,對我們產生更加積極的影響……」

「願『我不能』先生安息吧,也願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振奮精神,勇往直前!」孩子們都這樣說。

A君的心靈受到了很大的震動。他想,這一天也將深深地印在每個孩子的心上,以後,每當孩子們在無意中想要說出「我不能……」的時候,應該就會想起「我不能」先生已經死了,進而去努力探尋積極的解決方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