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專欄】浮生漫記◎洗塵谷(圖)

2020-09-17 07:47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古人臨溪而坐好彈琴,那真是不可多得的人生之大樂。(圖片來源:Pixabay)

偶坐秋山靜,來學世外人。清溪鳴濺濺,可以洗凡塵。

此地山中並無什麼特別的景致,除了一道山溪。沿溪而行,一來不會迷路,二來,聽著澗水的聲音,一路都不覺寂寞。特別是,在此清秋時侯,人間褪去暑氣的烘托,山中亦格外清淨,唯有流水的聲音,清亮如歌。

在山中行經之處,不知什麼人用了一整棵樹橫於溪上,橫木中間,上有綠蔭如蓋,下有流水清波,這很像西方傳說中精靈們的休憩之處,而當精靈們出現的時候,當有千年老藤如帷幔垂下,黎黑的一段枯木也瞬間開滿了大朵大朵艷麗的花。

再往前走,有一方大石橫在溪間。臨溪而坐,看山聽水。偶有枯葉或一段枯木從腳下流過,我會目送它一程,曲曲折折,直到看不見的地方——這樣的時光,最是愜意不過。

此處與我來的地方只有三十分鐘的路程,卻儼然世外。雖然這裡實在不能與中土相比,東嶽的氣派,蜀山的深幽,燕山的蒼茫,在這裡全然不見半點意思,但是,卻可以飽聽一回溪水的聲音,洗耳,洗心,煩襟頓開。

我喜歡看水中圓潤的石頭,每一顆都不一樣,我觀察它們的樣子,如卵,如餅,如山,如玉,一如形形色色眾生相,卻個個都洗脫了塵俗氣。秋光下,返照中,亂流明滅,與水底的石頭金碧設色,宛如一個琉璃大寳的世界。想來他們中大概也有當年補天之遺才,不知何年何月流落此處,偏得一溪活水千年沖洗,日夜砥礪,竟也自成一番靈境,可謂遊歷於人間,卻不汩沒於紅塵。人生在世,若能活出這樣的境界,該有多好。

臨溪而坐,時有山風吹過,是另一種好處。古人臨溪而坐好彈琴,或彈流水,或彈松風,琴聲峻急,與水相亂,意之所到,隨手而彈,那真是不可多得的人生之大樂。我雖只是枯坐此處空想一番,竟也能體會到那種快樂,這真是一件奇怪又奇妙的事。手中無琴,心中有琴,流水潺潺,松風泠然,草木搖落,山鷹盤桓,盡入我耳,又入我心,所謂心開萬籟,殆無過乎!

我來的時候已是下午,所以停留了並不甚久,便已夜幕四垂。回去的路上,望著前方山下的燈火,如晝,如市,如海。我一邊向著山下而行,不久,也將隱沒在那一片燈山火市之中,一邊卻好像還在溪濱徘徊,猶聞水聲在耳,清清澈澈,猶見水底細石,斑斑駁駁。我想這條溪谷應該有個名字,或者就叫洗塵谷吧,雖然俗套了點,但可以提醒我,遊歷在人間,卻不汩沒於紅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